彭菊仙》親子衝突時,不需要立即接住青少年的情緒,請先安頓好自己,也絕對不要爸媽聯手「二打一」

從早到晚足不出戶、近距離盯著電腦、悶著頭上課,這絕對更加劇了青少年原本就不穩定的情緒狀態。 我並不想和情緒起伏不定的青少年直球對決,但是日日擠在小小斗室裡,想躲也躲不掉。

停課不停學,家有青少年的爸媽,可能現在每時每刻都要和他們不定時的爆炸情緒直球對決。
即便我們家每個人都是從早忙到晚,各自關起房門,上課的上課、開會的開會,但畢竟無論老師、學生、家長,此刻都在經歷史上首次長時期的線上學習模式,親、師、生都必須調適與磨合這新穎且陌生的學習方式。


事實上,在線上學習,課程並無任何縮減、作業依然照常,而為了彌補在家考試可能潛在的作弊與不公平問題,或許老師用心良苦地、還可能要學生繳交更多額外報告與作品。
從早到晚足不出戶、近距離盯著電腦、悶著頭上課,這絕對更加劇了青少年原本就不穩定的情緒狀態。
我並不想和情緒起伏不定的青少年直球對決,但是日日擠在小小斗室裡,想躲也躲不掉。

某次,真的是毫無來由的,其一小子高溫滾燙的情緒大球就莫名其妙地直接殺過來(至於原因,基於孩子都大了,就恕不詳)。
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當下,我非常錯愕,更倍覺委屈。
因為,思來想去,我完全毫無預警,也不知道到底什麼做不對而觸怒了孩子。
當下,理智真的不可能不斷線,杏仁核立即大膨脹。我完全沒有任何可以自我覺察的縫隙。
我忍不住生氣地回了幾句,但立即驚覺到我正中下懷,中了計,因為青春期孩子立馬找到可以盡情宣洩的大好機會,劈哩叭啦便完全停不下來了。
這股滔滔聲浪壓過了我的聲音,我乾脆閉起嘴巴,但這一閉,反倒讓我的理智線找到縫隙立即連接上了。
我堅定的摀住耳朵,告訴自己,任何挑戰我理智線、刺激我杏仁核加速膨脹的言語,現•在•絕•對•非•請•勿•入。
我用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然後到我自己的冷靜角(房間)端坐,立刻放了冥想音樂,按下十五分鐘計時器,開始整個安靜下來。
我開始眼觀鼻、鼻觀心、不斷重複專注地從一到十數息,覺察任何思緒、念頭,如有亂入,則再度回到清淨空明。
逐漸的,我收斂了飛來飛去的雜訊、念頭,整個人從肩膀到手、到腿、到腳趾頭,整個關注了一遍,一一放鬆。
我不僅完全隔絕了方才的混亂,甚至完全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直到計時聲響,我整個人呈現大放鬆、大平靜,完全沒有任何想要衝出去跟孩子理論討公道的任何念頭。
我平靜了,但是,我問我自己,心情如何?還好嗎?
萬萬沒想到,我的內在告訴我:
「雖然你平靜了、可以不表現怒氣了,但是你的心裡依然感覺到很委屈、很受傷,因為,你覺得自己沒來由地被迫接受一場爭吵。」
怎麼辦?我問我自己。我的內在告訴我:
「請妳接受你現在還是很委屈,請妳陪伴著自己,請不要逼迫自己一定要很快的恢復過來,隨心自在,只要先從外在平靜地在這個屋子裡、如常地度過一分一秒,就先允許自己有這份情緒。」
我跟自己的內在點點頭。
我知道了,委屈感不會憑空消失,雖然情緒都會過去,但是,做為一個忙碌且不斷付出的媽媽,我真的要「勇敢的接受自己有情緒」這件事。
所以,接下來的幾天,我真沒辦法好好地面對惹怒我的小子,但我也不會再挑起話題,爭鋒相對。
我依然做飯、依然為這個家、為每個人、包括這孩子做每一件該做的事情。
我允許自己有情緒,允許自己陪伴著自己的情緒,所以,我暫時停止和小子互動。
這不是懲罰,而是,我必須先照顧好自己、陪伴好自己。
然而,根據包溫理論,整個家是一個情緒系統,因為我的沉默與停止和某成員如常的互動,勢必牽一髮動全局,像齒輪一樣環環相扣,讓被迫「靠」或「銬」在一起的全家人氛圍開始變色。
但是,我真的不行,我真的感覺很委屈,我真的還沒有恢復,我真的還需要時間。
於是,我跟孩子的爸訴說我心裡的難過,但我告訴他,我並不希望家裡的氣氛受到太大的影響。
於是,我邀請爸爸此刻開始,做為一個「補位」的角色,所有和這個孩子訊息的傳遞、日常的運作,都代替我做為窗口和互動的主要角色。
孩子的爸跟這件事情毫無關聯,於是,自然能平靜且毫無任何情緒的如往常一般和小子互動。
我告訴孩子的爸,我需要時間好好修復,我也讓他感受到安心,也就是,我不會無端挑起不必要的教訓與報復。
其中某天,我找來另一個小子,跟他訴說這件事,我希望他能夠置身事外,期望他還是要跟這手足如常的互動,甚至希望他要找更多機會和他聊聊天。
我說明了媽媽我的心情暫時還沒辦法面對惹我傷心生氣的孩子,但我萬萬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子卻回答我,如果我沒找他來談話,他根本沒感覺到家裡有什麼不對勁。
最後,這小子聽完我訴苦,還抱了我一下,似乎是在安慰我:「媽媽你委屈了!」我頭一抬,忍不住會心笑了一下。
心想,哇,還會安慰媽媽啊,真的長大了!
經過好幾天陪伴自己的情緒,允許自己慢慢地走出委屈之感,我真的成功的送走了這次為時好幾天、但也絕對會過去的情緒。
我也再次理解到:情緒都會過去的。

 

絕對不要爸媽聯手二打一

除了利用靜坐、五感轉移法等方法安撫當下快速膨脹發狂的杏仁核之外,真的不需要刻意去壓抑自己內在的真實感覺,靜靜的覺察與感受它、陪著它,直到它離去。
疫情間很難不存在親子衝突與對立,特別是家有情緒變化多端的青少年。
此時,如我在《家有青少年之爸媽的33個修練》所說,縱使很明顯的是孩子不對,也絕對不要爸媽聯手二打一。
反而,另一方可以做一個「補位」的良善角色,不是繼續去對付孩子,而是擔任一座穩定的「臨時橋梁」,讓生活與互動如常。
我的壞情緒、負面、委屈的感覺終於跟我說掰掰了!
我整個真的又回復到輕鬆自在的狀態,甚至,我又有能力回到一個「媽媽的高度」,重新來看待孩子,主動開啟對話。
我又應證了我在書裡所說的:
首先軟下來的通常是父母,不是我們軟弱,而是我們智慧與慈悲俱足。爸媽的恥度無極限,乃是因為爸媽的愛無限度。
我首先陪伴自己的情緒,我先好好地安頓了自己,於是,一道覺醒清明的光就這樣慢慢從陰影中射出來,照亮了我的理智線,讓我又站回了媽媽的高度與格局。
和孩子隨口聊起天,我們都沒有提到當天的衝突,我聊他的興趣,也慢慢聊到線上學習的狀況。
小子突然擺出一張苦瓜臉跟我說:
「媽媽,你知道嗎?改成線上學習變得壓力更大更累,報告作業做不完,又不清楚接下來的狀況,這學期就這樣草草結束了,什麼科目都沒有把握……」
此時,我靜靜的傾聽孩子首次跟我透露線上學習的苦楚,我這才真的理解到孩子們改成線上學習的壓力實在不小,這是媽媽我從來沒想過的,此刻,我也才真的有能力接住孩子的情緒。
而這幾天看似沒有互動,但是這刻意保持的時空距離,似乎都讓彼此更有空間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也有機會看到對方的情緒與困境,我相信也從蛛絲馬跡中感受到,小子跟我一樣,在這場衝突中絕對有他自己的反思與成長。
我告訴他,謝謝他不用我操心,每天都自己準時起床上課,光是這一點,我就已經很感謝且佩服。
我也謝謝爸爸恰如其分、不誇張、不矯揉、平平實時的當我的補位。
疫情期間家裡的大小衝突,是家庭成員學習互動溝通的契機、還是增加彼此仇視的推力?是讓彼此更加了解彼此的心理狀態與真實壓力,還是不斷樹立一道道隔絕彼此的牆?要選擇更對立還是更靠近?
這些,真的都把握在我們的手裡。
爸媽,允許自己先照顧好自己的情緒,也在請這段時間成為彼此的「神隊友」,當自己安妥了,自然能把自己推到父母的格局,站到孩子的角度看孩子,智慧與慈愛自然能湧出。


彭菊仙的家有青少年指引雙書熱銷中:
家有青少年之爸媽的33個修練
家有青少年之父母生存手冊

 

 
Photo By:unsplash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