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會考》題目只不過是一條橋,我們只要講一個「故事」,便能通過讀者心橋,傳遞「真情」。

今年的會考作文題目跟冰箱文,是一樣的 都是廣義的意象文 抒情就是意象,意象文就是抒情文 散文和作文有同心圓 作文一定要有散文的基本美學 那就是,散文是「實中虛」 用「實際」的物品(冰箱/ 未成功的物品)講故事 骨子裡講的是「抽象」的情感


編按:
今年度國中會考寫作測題目為「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考題提出4項展覽題目即內容,分別是「廢棄的魚缸」、「落選的科展作品」、「被拒絕的紀念服」與「一連串失敗紀錄的照片」,要求考生依照題幹作為線索,寫出個人經驗、感受與想法。下圖為題目及引導寫作 :

 


其實,今年的會考作文題目跟冰箱文,是一樣的
都是廣義的意象文
抒情就是意象,意象文就是抒情文
散文和作文有同心圓
作文一定要有散文的基本美學
那就是,散文是「實中虛」
用「實際」的物品(冰箱/ 未成功的物品)講故事
骨子裡講的是「抽象」的情感


如同電影《後來的我們》的經典台詞:
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所以考生一定要準備不幸(遺憾)的故事進考場
沒得獎的比賽、沒通過的提案
沒選上的幹部、或不成功的告白
全部都可以當故事


這些,就是今年的題目:「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
寫的方式很簡單
只要在第一段跟最後一段有出現 物品/故事 的關鍵字即可
中間的故事其實都是一樣的
很多人反應今年的會考作文不好寫
真的有點可惜


以下是3/26的貼文
一字不改再貼一次
朋友們可以再參考一次喔:
寫好抒情文的要素是「故事情節」
--失去真情節,只剩假情緒
抒情文的題目不重要,不要被題目障眼
其實題目都是「假象」,題目只不過是一條橋
我們只要講一個故事,便能獲准過橋,抒發「真情」
抒情文難倒一堆考生,要如何快速寫好抒情文,其實是有方法的,講方法前,想請大家效法孔老夫子「取乎其上,得乎其中」的學習心法,先取乎聯考「抒情作文」的上層美學--「抒情散文」。


今日的純文學散文,已等同於「抒情散文」。


例如龍應台和陳文茜都有兩支散文好筆,一支筆寫是「論述散文」,另一支筆寫「抒情散文」。然而會得到年度散文集青睞的,絕對是後者。前者寫得再好,拿來參加文學獎,總有武狀元刺湘繡的扞格感,應該在複審第一關就會被打掉了吧!


「情節」是「抒情散文」的主體

以曾獲年度散文獎的龍應台名文〈目送〉為例,是「抒情散文」的最佳示範:


華安上小學第一天,我和他手牽著手,穿過好幾條街……十六歲,他到美國作交換生一年。我送他到機場。告別時,照例擁抱,我的頭只能貼到他的胸口……博士學位讀完之後,我回台灣教書。到大學報到第一天,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火葬場的爐門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沈重的抽屜,緩緩往前滑行。


作者娓娓道來自己的四段送行故事,在末段才抒發對人世離散的深情告白: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一般人對抒情文有一個刻板印像,就是堆砌一堆文謅謅的虛詞,也就是少了前四段的「情節」主體,只寫文末最後一段。失去故事情節的抒情文,情不真、意不切,寫的人煎熬,讀的人也受罪。


散文大家石德華曾為散文下了兩個標準:散文很我;散文重實。換句話說,寫散文最好能寫出「自己真實」的「情節」。散文的特徵是「實中虛」,必須用「實體情節」去乘載「虛質情意」。與其相對的是小說的「虛中實」,小說是用「虛構情節」,去呈現人性的「心理真實」。
聯考作文容許虛構,但須做到「內在真實」
近年來大考後,有些寫出高分範文的考生受訪時,會誠實承認情節是虛構的。


基本上,公開發表的散文不宜「完全虛構」,因為那是散文與小說文類唯一的分際,然而聯考作文目的是測試考生的「文字力與邏輯」,情節真假與上述標準無關宏旨,因此閱卷老師也不會考究「外在真實」與否。會影響分數高低的關鍵,其實是文章是否觸及人類的「內在真實」。


例如有位考生,挪用看過的韓劇老人院情節,杜撰自己家中開老人院;也有位考生寫自己因為身形被網路霸凌,其實是借用他人的經驗。他們或許沒有「第一手經驗」,但所使用的「第二手經驗」,因為其來有自,都是曾經觸動內心的情節,因此應考時應用,很容易抵達眾生內在的真實。

 


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故事是情節的主體,自己或他人的故事都可充當寫作素材,然而日升月落,瑣事如麻,要如何經緯萬端?爬梳出有用的故事?首先就必須先釐清甚麼是「故事」!


如同電影《後來的我們》的經典台詞: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黃錦樹在言叔夏散文集《白馬走過天亮》的序裡如是省思:「現代散文似乎總是自覺的以主體生命的本真性為其核心。弔詭的是,那往往來自於傷害……但為什麼歡樂不是?歡樂彷彿是另一個禁忌──在時間之流裡,歡樂容易被它的對立面沖淡、覆蓋、抵銷。反之,感傷、悲哀往往有很強的存活力、感染力。」


黃錦樹提到的「傷害」,與「不幸」一詞相埒,都會帶來故事的核心--「衝突」。總之,幸福與人間衝突無涉,不幸才會帶來外在與內在的衝突。以歷屆大考試題為例:

年老失智與青年無屋的不幸,帶來是否「青銀共居」的衝突;鄰家貧困的不幸,造成眼見鄰人偷摘瓜時,選擇是否以「溫暖的心」哀矜包容的衝突;或是全球暖化的不幸,帶來「我們這個世代」是否需扛責擔任的衝突;甚至是在「靜夜」,「情懷」滿溢時刻,思索自身遭饞逢譏的不幸,選擇要「滄海寄餘生」、或是「用情人間世」的衝突。


以上試題,都試圖在人間的不幸,製造選擇的衝突,而考生作出的選擇,就成了全篇的主題。

 


考前整理「故事素材」,背入考場


總而言之,要臨場拼湊出感人切題的情節,實非易事。從這幾年大考作文分數崩盤如江河日落,就不難想像考生應試時腹笥甚窘的困境。因此考前素材準備,不應滯留在波瀾不驚的幸福內海,而是要逼視自己與他人的生命缺口,才能找到情感的破口,讓文字與普世悲憫的汪洋對流。


近年作文考題的趨勢,是「從我走向我們」,因此非常建議考生準備三個「不幸的故事」進入考場,可以是「自己的不幸」、「他人的不幸」、與「世界的不幸」。這樣的故事可以成為不同文章「抒情」的「實體」,

以下就以一個相同的小故事,示範書寫近年的三個題目: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571字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我想冰小一那年,沒對阿嬤說出口的道歉。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全身發抖冒冷汗。阿嬤知道薑母可以去風寒,就駝著身子,到市場購買需要的食材,回來後,沒有休息,馬上蹲在廚房燉煮薑母鴨。

幾個小時後,滿身是汗的阿嬤,小心翼翼端來湯汁餵我,才喝一口,我竟然馬上吐得阿嬤全身,還很不禮貌大叫:「好辣!好辣!喉嚨好痛!阿嬤妳為什麼要給我喝這麼難喝的東西?」阿嬤很難過,只好將整鍋薑母鴨倒掉。三個月後,阿公載阿嬤去釣魚,一個緊急煞車,阿嬤摔落,兩天後因腦震盪去逝。

現在長大了,每次經過鎮上的薑母鴨店,我都覺得有點心虛。上個月舅舅請我們全家去吃這家薑母鴨,才喝幾口,我的眼淚就撲簌簌流下。

「怎麼了?」舅舅問我:「不喜歡喝嗎?」
「喜歡,只是不小心嗆到了。」
那天沒吃完,我竟然央求包回家。媽媽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我:「妳不是怕辣嗎?」
「我真的喜歡薑母鴨,真的!」
那天回家,才發覺家裡的冰箱壞了。「怎麼辦?妳的薑母鴨不吃完,明天會壞掉。」媽媽關心問我。


那個晚上,我把剩下的薑母鴨湯都喝完--還是很辣,但是我暗暗跟自己說:「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我一定要冰那年,沒對阿嬤說出口的道歉。」
這座新冰箱可以讓那些話語永保新鮮,想阿嬤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慢慢解凍,慢慢蒸發,飄到天上,讓阿嬤聽見:「阿嬤,對不起!阿嬤,我真的好想妳……」


〈靜夜情懷〉、〈窗〉504字


在靜靜的夜,獨坐書房,有鄰居烹煮補品的氣味,自窗外竄入,那氣味帶我飄回小一那年……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全身發抖冒冷汗。阿嬤知道薑母可以去風寒,就駝著身子,到市場購買需要的食材,回來後,沒有休息,馬上蹲在廚房燉煮薑母鴨。


幾個小時後,滿身是汗的阿嬤,小心翼翼端來湯汁,才喝一口,我竟然馬上吐得阿嬤全身,還很不禮貌大叫:「好辣!好辣!喉嚨好痛!阿嬤妳為什麼要給我喝這麼難喝的東西?」阿嬤很難過,只好將整鍋薑母鴨倒掉。三個月後,阿公載阿嬤去釣魚,一個緊急煞車,阿嬤摔落,兩天後因腦震盪去逝。


現在長大了,每次經過鎮上的薑母鴨店,我都覺得有點心虛。上個月舅舅請我們全家去吃這家薑母鴨,才喝幾口,我的眼淚就撲簌簌流下。


「怎麼了?」舅舅問我:「不喜歡喝嗎?」
「喜歡,只是不小心嗆到了。」
那天沒吃完,我竟然央求包回家。媽媽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我:「妳不是怕辣嗎?」
那個靜夜,我把剩下的薑母鴨湯都喝完--還是很辣!


一樣的靜夜,熟悉的氣味到再次湧現,我又無法自拔地思念阿嬤,窗外一輪明月看著懊惱的我,牆上的守宮也挺起身子,都等著我打開心窗,輕輕地對著窗外的天地說:「阿嬤,對不起!阿嬤,我真的好想妳……」


〈溫暖的心〉527字


靜夜書房獨坐,有季節的寒氣竄入,那冰寒帶我飄回小一那年。那一年,我曾用最冰寒的眼神,回應世上最溫暖的心……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得了重感冒,躺在床上,全身發抖冒冷汗。阿嬤知道薑母可以去風寒,就駝著身子,到市場購買需要的食材,回來後,沒有休息,馬上蹲在廚房燉煮薑母鴨。

 

幾個小時後,滿身是汗的阿嬤,小心翼翼端來湯汁,才喝一口,我竟然馬上吐得阿嬤全身,還很不禮貌大叫:「好辣!好辣!喉嚨好痛!阿嬤妳為什麼要給我喝這麼難喝的東西?」阿嬤很難過,只好將整鍋薑母鴨倒掉。三個月後,阿公載阿嬤去釣魚,一個緊急煞車,阿嬤摔落,兩天後因腦震盪去逝。


現在長大了,每次經過鎮上的薑母鴨店,我都覺得有點心虛。上個月舅舅請我們全家去吃這家薑母鴨,才喝幾口,我的眼淚就撲簌簌流下。


「怎麼了?」舅舅問我:「不喜歡喝嗎?」
「喜歡,只是不小心嗆到了。」
那天沒吃完,我竟然央求包回家。媽媽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我:「妳不是怕辣嗎?」
那個靜夜,我把剩下的薑母鴨湯都喝完--還是很辣!


一樣的靜夜,熟悉的氣味再次湧現,我又無法自拔地思念阿嬤,窗外一輪明月看著懊惱的我,牆上的守宮也挺起身子,都聽見我輕輕地說:「阿嬤,對不起!我懂了,我已經懂得妳的心,那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心!阿嬤,我真的好想妳……」


故事相同,但關鍵宇「扣題」呈現差異

讀者應該可以發現,要表現這三篇文的差異,就是要在第一段的「破題」、與末段的「扣題」,重複出現「新冰箱」、「溫暖」、與「靜夜」等關鍵字。前後關鍵字的複沓重現,才能首尾主題呼應、情感大海洄瀾。
當然,一篇文章的生成,使用的技藝絕不僅於此:例如「冰箱」冰「道歉」,使用的是「虛實互換」的技巧;「溫暖」對應「冰冷」,使用的是「對比破題」的技巧;「夜靜」對應「情動」,也是使用「對比破題」。這些技巧會在其他篇章再與大家細述。


寫此文的動心起念,是因為日前學生提問:「想請教老師,這幾年作文如〈靜夜情懷〉、〈冰箱〉、〈溫暖的心〉……等,跟早年大學聯考作文如〈窗〉、〈橋〉等,這些抒情文方向有何不同呢?」


讀完本文,讀者應該已經豁然開朗,原來抒情文的題目根本不重要,不要被題目障眼,題目都是「假象」,題目只不過是一條橋,我們只要講一個「故事」,便能通過讀者心橋,傳遞「真情」。

 

總之,希望考生謹記本文的最大目的,背一篇「不幸的故事」進考場就對了!



*今年的考題靈感,可能來自 致未成功的人系列 — 失敗同樂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蔡淇華臉書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