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興一點的父母剛剛好,一起做有趣的事情,能有全家開懷大笑的時光,比任何事情都還重要

由於人類是一種無論如何都會落入「應該要這麼做」的想法的生物。想當然,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也一定會意識到這件事。 但我們或許可以讓孩子認為「爸媽那麼隨意,那我也不用想這麼多。」來減輕他們內心的負擔。

隨興一點的父母剛剛好 

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常常有人問我「育兒中你最重視什麼?」抱歉,我的答案可能要辜負你們的期待了。作為一位父親,我基本上沒有重視過什麼事。 

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內人和兒子允許我以眞正的模樣待在家裡,所以回到家後,我就不是那個身為老師的我。

尤其是長男跟我的關係,與其說是父子,不如說是夥伴。

我們之間因為這個夥伴關係,擁有了許多回憶。像是洗澡時說著「我們要一起保護媽媽」、兩人單獨一起去動物園、一起用家用相機模仿拍攝特攝片,還有一起期待小四歲的弟弟誕生到這個世上。 

多虧了長男,我才能在多數時候不用刻意以父親的角色行事。 

況且,我是故意展現出笨蛋爸爸的一面。 

例如電視播放志村健快速吃西瓜時,全家就會一起模仿,一邊很快地吃西瓜,一邊噴得到處都是,就算嘴巴、餐桌和其他地方都弄得髒兮兮的也沒有關係,因為我認為對孩子來說,一起做有趣的事情,能有全家開懷大笑的時光,比任何事情都還重要。 

不和孩子談論正經嚴肅的話題,毫無保留展現出自己的缺點。 

這麼一來,孩子在感到安心的同時,就會願意相信父母。 

如果要辯解的話,我這個不合格的父親所展現出的功用,就是在家庭中建立有安全感的環境。 

因為孩子都知道父母很隨意,所以即使有什麼煩惱,父母也都可以理所當然地跟他們說「稍微放鬆一點也沒關係」。 

由於人類是一種無論如何都會落入「應該要這麼做」的想法的生物。想當然,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也一定會意識到這件事。 

但我們或許可以讓孩子認為「爸爸那麼隨意,那我也不用想這麼多。」來減輕他們內心的負擔。 

 

孩子每天都抱著各種煩惱生活,大人的職責,就是擴展孩子的視野,將他們從僵化的價值觀中解放

例如,靑春期的孩子平常會很在意自己的一些小地方;有發展障礙的孩子,大多都會質疑自己是沒有用的人。 

以前與被診斷出有發展障礙的孩子談話時,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 

那位孩子的父母向我表示:「這孩子有發展障礙,所以溝通能力還有待加強。」但是他和我聊天時相當地健談,因此我對他說了以下的話。 

「你覺得自己沒有溝通能力嗎?沒有這種事喔!你不是可以和我侃侃而談嗎?應該只是很難和同年級的人說話吧?雖然這件事等你長大後回顧過往時就會明白,但我現在還是想跟你說,像這樣和同年紀的人長時間待在一起的校園生活,某種程度來說,是一段很特別的時期唷!還是說,在這個地方會讓你感到不自在或是窒息呢?但是再過幾年這種生活就結束了,等你上了大學,會突然和同年紀的人拉開距離,開始工作之後,周遭幾乎不會有同世代的人,所以你完全不用在意。」 

那個孩子聽了這段話後嚇了一跳,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但他的表情看起來放鬆許多。 

幾乎所有被認為沒有溝通能力的孩子,都不擅長和同年紀的人相處。但他們可以隨意和大人說話,也會幫忙照顧年紀小的孩子。不過就像我跟這個孩子說的,隨著年齡的增長,幾乎都能離開造成問題的環境。 

過於擔心自己孩子的父母,為了不讓孩子受傷,在每個場合都會這麼解釋:「這孩子的溝通能力不好。」但這麼一來,孩子會漸漸地將這句話放在心裡,並認為自己的溝通能力就是不好。 

因為孩子看中大人在乎的事情,所以父母無需過度擔憂,盡可能說些能擴展孩子視野的話,對孩子來說會比較好。 

兒子有時會徵詢我的意見,我在最後一定都會補上一句「但我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喔!」 

由孩子自己決定該如何生活。 

自己的意見和走過的道路不一定是正確的,讓孩子親身去經歷,對他們的人生來說是相當重要的過程。 

父母走過的路,不一定是正確的。 

 

摘自 工藤勇一《培養孩子的生存能力父母可以做的事》/ 和平國際

 

Photo by Nataliya Vaitkevich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