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孩子的努力》展開團體生活後沒有媽媽隨伺在側,會發現他們逐漸培養出的韌性和個性、嘗試一一面對克服的勇氣

團體生活中沒有媽媽隨伺在側,因為事情無法如願、無法向同學表達自己的心情、想跟大家一起玩卻被排除在外、想丟球玩卻找不到自己的球等原因,而感到受傷、悲傷、難過的情況其實所在多有。然而,孩子必須想辦法克服這些情緒。

團體生活所代表的意義:

☀​ 自己的情緒自己救

團體生活中沒有媽媽隨伺在側,因為事情無法如願、無法向同學表達自己的心情、想跟大家一起玩卻被排除在外、想丟球玩卻找不到自己的球等原因,而感到受傷、悲傷、難過的情況其實所在多有。

然而,孩子必須想辦法克服這些情緒。

以前只要大聲哭喊、動手打對方,忍無可忍時甚至張嘴咬人,爸爸媽媽或老師就會出面收拾殘局。

觀察團體中的孩子,會發現他們已經逐漸培養出韌性。

儘管滿臉不服氣地用力跺腳,卻未哭泣並利用這段時間重整情緒,再度回到小圈圈裡。

重整情緒的方式,反映出了孩子的個性。

有些人會默默地離開現場,暫時獨處後再回到小圈圈裡;有些人則是不斷嘗試跟對方交涉,或主動找老師求救。

看到孩子這些努力嘗試的舉動,實在讓人忍不住想說「加油」為他們打氣。

為避免成為霸凌者或被霸凌者,提出「我想跟你這樣玩」的自我主張,或是提議「我們要不要一起這樣玩」都是很有建設性的互動。

希望孩子們能透過這些方式,培養互相交涉與接受彼此的能力。

 

☀​ 試探大人的反應─出口成髒

展開團體生活後大大小小的傳染病很容易找上門,尤其好發於剛入園沒多久的時期。相信爸媽們應該會覺得「好不容易開始上學卻一直掛病號,實在讓人不知所措」。不過罹患傳染病後會產生免疫力,為了孩子將來的健康著想,只能一一面對克服。

同樣令家長感到震驚的,是孩子會說出一些粗鄙難聽的詞彙,舉凡「白癡」、「豬頭」、「混帳」……等等,甚至還會開黃腔。

這樣的情況多半始於入園後,剛好此時也是大量學習詞彙的時期,所以接觸到未曾聽過、使用過的字彙便立即吸收,也是不足為奇的。

再加上說出這些字眼時,無論是爸爸媽媽或老師,大多數的大人聽到後都會感到驚訝或露出不悅的表情。

孩子不見得理解這些詞彙的意思,但大人出乎意料之外的反應卻讓他們覺得十分有趣,反而更加躍躍欲試。

無須對這些話語做出太大反應,只要想成「這就像長水痘一樣」聽過就算了,或是來個相應不理。

最終孩子會覺得膩,抑或明白對方不悅的情緒而不再說這些詞彙。

☀ 孩子們其實內建著體貼的心

無論是爸爸媽媽或幼兒園老師,陪伴著孩子成長的大人們,大多會希望他們能「成為善良又貼心的孩子」吧。那麼,該怎麼做才好呢……?出乎意料的是,似乎鮮少有人論及真正有效又具體的方法。

某個幼兒園讓我們上了一課,深深感受到「孩子們其實內建著體貼的心」。

我們曾診療過某位偏重度遲緩的兒童,考量到當事人的發展,盡可能讓他與其他孩子一同上課、遊玩,這樣的環境是不可或缺的,因此這名孩童便進入地區的私立幼兒園就讀。

剛入園時,很多學童可能是覺得有新同學加入很新奇,常接近這個孩子,與其互動並主動幫忙。

經過2~3 個月後,會幫忙照顧他的大班女孩只剩2~3 位,半年後則不再有人從旁協助。

漸漸地,該名孩童已經會走路了,也能透過少量的詞彙以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自身感受。

當他順利畢業時,園長告訴我們下面這一段話:

「這是個相當寶貴的經驗,而且我們從孩子身上學到很多,尤其是什麼叫做『體貼』,真的是讓我們上了一課。老師並沒有指示或教導孩子們該怎麼做,他們只是很自然地主動扶持弱小,當這位小朋友能夠自力達成許多事情後,他們又很自然地放手,將其視為一般同學來相處,我認為這光靠我們老師的力量是無法做到的。而且這個班級的氣氛相當和樂溫馨,很少起衝突。」

從這個經驗我們也學習到,跟本身有障礙的孩子一起過團體生活所代表的意義。

無論是身體虛弱還是具有障礙,各種類型的孩子一起相處才會培養出「體貼的心」。

在學校教育的體制下,提倡早期發現發展障礙兒童,並以特殊教育為名,將他們視為特殊個案處理,刻意與一般孩子劃清界線的做法不也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中嗎?

我們深切認為這對兒童的心理發展而言,實在是相當遺憾的事。

 

圖文摘自 小西行郎, 小西薫《0~6歲育兒指南》/ 台灣東販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