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就是養育孩子的過程嗎? 想與白貓合照,不是屁股對鏡就是擋我的臉,拍不出我眼中牠的漂亮。 但我依然喜歡牠

面對孩子,我們得蹲伏。處理孩子問題時,一如與白貓拍照,無論怎麼處理問題,可能終究得不到好結果。然而這絲毫不影響孩子長成一個獨立、負責,而且具有自己特色的人。

當孩子情緒來,我們只要當一個陪跑界的諧星,做孩子的情緒陪伴就對了。 

個人的內在穩定,可以仰賴「覺知手,允納心」這六道安心護法,適時的「讓問題跑一會兒」,就能安頓內在情緒。當情緒平穩之後,才能替為情緒所苦的孩子做出良好示範。 

若湧起情緒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孩子),該如何陪伴他人度過高張的情緒,是這個章節所要談述的內容。 

此章節有幾個工具可以學習。但在學習工具之前,學習者須先理解何謂「教養的系統思維」。因工具運用時,都海納於系統思維之中,包含看待孩子的方式、姿態、觀點等,以此做基礎,所展開來的陪伴孩子的工具,才能發揮最大功效。 

何謂「教養的系統思維」,簡單說,就是看待孩子的目光,愈豐富愈好。 

 

欣賞孩子的獨特樣態 

初春某日午後,我在河岸散步,偶然遇見一隻白貓。我看了白貓一眼,心裡對牠微笑與讚嘆,是一隻很美的貓呀。 

白貓彷彿與我有和善的感應,優雅的走到我腳邊,以親近信賴之姿,在我腳下磨蹭、翻滾、呼嚕。 

我挺直身軀時,與貓的距離是很遠的,為了看清楚貓,我幾乎以蹲伏的姿態靠近白貓,臉頰幾乎要湊到地上。 

我拿出手機,想與白貓拍張美好的合照。 

最後,我拍了數十張,白貓不是以屁股對鏡頭,就是用尾巴掃過我的臉,不然就是埋頭舔拭自己的毛,始終拍不出我眼裡的牠的漂亮。 

雖然沒有拍到我眼裡的牠的樣子,但我卻依然喜歡牠。因為牠是那麼的獨特,那麼的優雅,那麼的與世無爭,因此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因拍照不順利而厭惡牠。 

這不就是養育孩子的過程嗎? 

面對孩子,我們得蹲伏。處理孩子問題時,一如與白貓拍照,無論怎麼處理問題,可能終究得不到好結果。然而這絲毫不影響孩子長成一個獨立、負責,而且具有自己特色的人。 

如果父母願意蹲伏身子,貓著身軀貼近孩子,欣賞孩子的獨特,我們的思維將因此而有重大改變。 

 

二女兒川川升上小一時,某日放學回家後,本該是寫作業的時間,川川卻一直無法專注,東摸西扯分心極了。我提醒她注意時間,數次之後,她仍無法警覺。一個小時過去了,她只寫了一個字。 

沒多久,姊姊三三走出書房,來到我面前說,她的功課寫完了。我習慣性的欣賞三三:「你很認真,我很欣賞你,這麼快就完成作業,可見你的專注。」 

這句話,有一半是說給三三聽,一半自然是說給川川聽的。沒想到川川不但沒反應,還淡淡回嘴:「哼,我知道你是說給我聽的,但我一點都不嫉妒,也不羨慕。」 

我看著川川,如同看著白貓,嘴角不由自主上揚,最後朗聲大笑,大大的稱讚川川的幽默與氣度,欣賞川川的應對姿態。 

教養的系統思維(目光豐富)沒改變以前,我肯定臭罵川川一頓,「不知道努力向上就算了,還好意思頂嘴,簡直無可饒恕!」 

然而現在,我貓著身子,蹲伏在川川身旁,以仰望的姿態來看川川時,我發現川川真是可愛極了。 

姊姊寫完功課而川川尚未完成,按理川川內心會有極大壓力。此刻再聽到我稱讚姊姊,應該會更爆炸才對。然而她卻以幽默化解壓力,帶著具有「創造性」的天賦來面對困境,這是多麼得天獨厚的優勢。 

此刻的川川,一如我在河岸看著的白貓,是那樣優雅而獨特,她正長成屬於自己的獨特樣態。 

這便是傳統思維「這是什麼態度?」,與教養的系統思維「這是孩子發展自己的獨特能力」最大的不同之處。 

只要我們願意蹲伏下來,以仰望的目光看孩子,任何細節都將因此偉大起來。再微小的幸福,也能從貓著身子過生活的方式,漸漸擴散開來。這便是轉換系統思維的教養之道。 

有了系統性思維的教養觀念做基礎,我們才有陪伴孩子走過情緒的能量。 

 

情緒教養五大核心 

當孩子的情緒湧起風暴時,謹記口訣:「陪跑界諧星」五大陪伴步驟,父母可以更順暢的面對孩子的情緒,也更能協助孩子重新面對困境,走過情緒風暴。 

「陪跑界諧星」口訣幽默好記,簡單意思為「當孩子情緒來,我們只要當一個陪跑界的諧星,陪伴孩子的情緒就對了」。 

其中「諧星」,取其「協心」諧音,為了方便記誦而有所調動字句,真正意思與意義,詳介如下。 

1. 陪(真誠陪伴):陪伴,是教養孩子成長的雄厚基礎,當孩子情緒湧起時,只要陪伴者的內在是穩定的,以對話工具「聽核心」做為基礎,引導孩子面對情緒。 

2. 跑(讓問題跑一會兒):當孩子內在被情緒充斥,成了一頭情緒怪獸,陪伴者可以大膽放手,與孩子保持安全距離,讓孩子的情緒奔流一會兒。 

3. 界(劃定界線):孩子若慣用情緒哭鬧來索求事物,長久下來可能演變為情緒勒索。當孩子情緒奔流之後,就是為孩子說明界線(規範)的時刻,讓孩子清楚知道,有些事即使哭泣也必須遵守,無法越界。 

4. 諧(協,目標協商):諧,乃為方便記誦而取諧音字,本意為「協」,也就是「協商」。當孩子情緒稍微平穩,清楚界線後,父母可針對眼前的困境,透過對話引導孩子,展開目標性的協商,共同找出彼此都能妥協或認同的方法,越過困境。 

5. 星(心,用心欣賞):星,也是為方便記誦而取諧音字,本字為「心」,也就是「用心欣賞」。這是所有對話結束前,絕佳的結束語句。只要善用欣賞,孩子更有能量面對挑戰。 

 

摘自 李儀婷《薩提爾的親子情緒課》/ 天下文化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