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人生考驗,遠比課堂上的問題複雜;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遠比一味追求標準答案還重要!

我們的傳統教育,培養出什麼都得找到正確答案的學生,但在美式教育中,大學校園最大的意義,在於訓練學生面對問題時,養成獨立的思考脈絡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編按:你曾想過要成為怎樣的人嗎?這是作者黃俊隆不斷在思考的問題。

他曾是知名出版社社長與經紀人,卻在42歲那年決定放棄事業和眼前的安穩,遠赴紐約攻讀運動管理研究所,並花了兩年的時間就修完了三年的碩士學位,擺脫了「人設」身分,重新定義了自己的人生。

 

美式教育 VS. 華人傳統教育

網路時代,我們不知不覺看待事情習慣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漸漸地養成了思考的惰性,盲從政治正確的集體風向。

兩年的留學生生活,無論是作業、考試,或課堂上的討論互動,幾乎沒有我們熟悉的是非選擇題,取而代之的,通常是開放式的思辨討論。差別在於討論完後,大家不見得可以獲得正確答案,但往往會有更加清楚、自己對於問題的觀點和看法。

剛入學時,我對於美式教育文化仍不太習慣,當台上教授問:「你們覺得呢?」總是遲疑著是否該鼓起勇氣舉手發言。基於過往的學習經驗,心底常常衡量「正確答案應該是什麼?」、「依照教授剛剛講的內容,他對於這問題抱持的態度是什麼?」經過幾番思考掙扎後,往往同學已回答完一輪,教授也不再要大家發表意見了。

每位教授對於同學的發言也有明顯的態度差異。有些教授容許讓多話、什麼主題都可以發表意見,但卻經常淪為閒談的同學暢所欲言,因而佔掉(浪費)全班一半以上的發言時間;也有教授除了民主外,還講求公平,經常主動點名尚未表達想法的同學。遇到這樣的課,最好的應對方式是在教授點到你之前先主動舉手。

 

研究所第二年,運動教練課的教授便常點名同學發言。某次課堂上,教授問的幾個問題,我全來不及反應,便被其他同學搶先答完,且那些問題算是較簡單的。後來,教授突然拋出一個相當籠統抽象的問題:「什麼叫了解你自己?」他目光掃過台下,在不到十人的課堂上,選中了當天少數尚未發言的我:「Ray,你今天都還沒說話,你來回答。」我還來不及深思題目真正的意思,一時措手不及,硬著頭皮擠出定義,臨機應變地舉了某位大聯盟教練為例,說明他就是了解自己很好的例子。

萬萬沒想到教授並不接受我的舉例,聽完回說:「你答的並不是我所問的。」然後繼續點名問其他同學。後來我才明白,教授那問題只是希望和全班解釋課本上提到的,當個好教練必須清楚了解自己的強項與弱點在哪──原來教授只是單純希望學生回答定義問題本身。

 

那晚課後,走在教室外的長廊上,我懊惱不已,心想為何前面那些簡單問題不搶著回答,以致於淪入尷尬的處境。有了那次教訓,往後課堂上,不管自己確不確定答案是否會被打槍,開始搶在被老師點到名前主動舉手參與討論。 當然,華人的傳統教育文化習慣,在這樣的美式教育環境需要極大的調適。

某回期中考,教授給全班一周時間,在家考試作答。其中某題題目困住許多同學,中國同學紛紛私下討論究竟教授問題的本意為何?卻始終無人能確定。忽然有天收到教授寄來的信,向全班重新解釋了一次題目,並且附上同學發給他的信件內容。我看了發問的問題,心中莞爾一笑,那必定是中國同學問的:「……這是你這問題想問的答案嗎?」當然,教授並未回答,只是把題目說明得更加仔細清楚。

 

有問題,但未必有答案──像極了人生

我們的傳統教育,培養出什麼都得找到正確答案的學生,但在美式教育中,大學校園最大的意義,在於訓練學生面對問題時,養成獨立的思考脈絡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畢竟,當學生們有一天走出校園,面對真實的人生考驗,問題遠比課堂上的複雜難解許多,往往也沒有明確正解,需要獨立思考、判斷,做出決定。到時,我們也不再有老師可以如此回答問題背後的意思。

因為通常不存在標準答案,在課堂上討論,最常遇到也最困難的是因果關係的邏輯辯證問題。運動財務是我最喜歡,也是作業最多、最具挑戰的一門課。教授提出的問題,無論是課堂討論或報告,通常需要先精確地界定解讀,找出自己的論點回答解釋,然後再蒐集具足夠說服力的案例佐證。許多問題往往能夠刺激大家突破傳統思考的邏輯謬誤。

有理論依據的問題雖相對容易,只是課堂上教授所問的問題,不見得都能輕易找到理論支持。經過兩年美式教育文化的洗禮,使我重新體會到許多問題往往很難以絕對的因果關係來解釋,因此,培養獨立思考辯證的能力,遠比一味的追求標準答案來得更為重要。

 

摘自 黃俊隆 《放下人設,人生別急著找答案:迎接人生下半場的50道練習題》 / 早安財經

 

photo: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