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把小孩愈養愈小?政大幼教所長李淑菁:「寶教育」是台灣社會發展最大的隱憂!「野放」長大的孩子,生命力比較強韌

現在的孩子成長過程中備受保護,就像在溫室中長大;「有時候,父母以為的保護,其實是一種剝奪,剝奪掉他們學習的機會。你以為你給他很多的資源和機會,但其實他失去很多的生存和生活能力。」

開學季,不只國小和國、高中要開親師座談會,現在就連大學也在家長的要求下,辦起親師座談會,大學教授不禁感嘆「媽寶」學生愈來愈多。政大幼教所所長李淑菁認為,「『寶教育』是目前台灣社會發展最大的隱憂,父母把小孩愈養愈小。」

李淑菁指出,「如果父母一直預設孩子沒有能力、需要被協助,把他當成小孩的話,他就永遠是小孩。」曾有研究生跟爸媽說,想要去「越南」旅行,但爸媽反對,最後只能去「台南」。

 

許多孩子沒有探索環境的欲望和習慣

李淑菁有一門課為大學部的通識課「教育探索與自我學習」,她設計「一個人的漂流」作業,規定學生:一定要讓自己迷路、一定要「一個人」開始(過程中可以相遇)、不能開手機行動上網、不能使用Google Map或GPS(除非遭遇安全上的疑慮)。

六、七年下來,李淑菁觀察,有一半以上的學生會選擇安全的路線,不出學校或是家裡3公里的範圍。最讓人意外的是,有不少人選擇漂流到學校後山的貓空,李淑菁這才發現他們竟然沒有去過貓空,他們對生活環境無感、也沒有興趣探索,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在系館、教室和家裡之間移動。

李淑菁指出,現在的孩子成長過程中備受保護,就像在溫室中長大;從小父母並不鼓勵孩子去探索,覺得那是危險的、可怕的、充滿未知,所以,他們對探索沒有興趣、也不習慣。

李淑菁設計「一個人的漂流」作業,就是希望讓學生突破舒適圈。頂大的學生有很大的比例來自中產階級的家庭,成長經驗和生活的世界很相似,「如果他們以為這個世界就是他們所理解的那個樣子,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透過做作業,李淑菁鼓勵學生走出舒適圈,挑戰不熟悉、不確定性、模糊性。

 

面對未來,需要「野」的能力

李淑菁不諱言,這門課學生的反應很兩極,不是很喜歡就是很不喜歡。不喜歡的學生,嫌課堂作業太浪費時間,不如把時間拿去補托福;或是為何不指派一些看書寫心得的作業就好?畢竟這是大部份學生從小到大最熟悉的學習方式。

李淑菁指出,因為過去的學習幾乎都是量化評量、有標準答案,因此,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無法忍受模糊、不確定性,希望所做的每件事都有確定的方向。

但未來的世界瞬息萬變,很難有清楚且確定的方向。李淑菁在《野力》一書中寫到,「學會優游於模糊之間,甚至淡定地享受過程,是一種重要的學習。」

比起在溫室裡被細心呵護的孩子,李淑菁認為,「野放」的孩子比較能夠培養出獨立自主的生存能力,生命力比較強韌。

李淑菁從小在雲林鄉下長大,和土地、大自然十分親近。她說:「大自然充滿不確定性,因此,野放的孩子接受大自然的滋養,比較不害怕改變和未知。」

「野,是將來生存很重要的能力。」李淑菁說,所謂的「野」是指,不怕挑戰、不怕改變的能力,能夠把未知當成有趣的體驗、不被既有的框架限制。李淑菁強調,許多年輕人習慣事事被安排好,旅行要跟團、出國留學和打工度假要找代辦業者,沒有探索環境、認識世界的興趣。

 

父母少做一點,孩子就能長出能力

李淑菁的求學、成長經驗,可說是野放長大的典型例子。62年次的李淑菁是家中的老大,下面有6個弟妹;父母的學識程度不高、只有小學畢業,加上沒時間管小孩,因此李淑菁的成長過程很自由。

因為家裡重男輕女,李淑菁國中畢業後繼續升學的前提是,必須念公立學校。於是,15歲的她開始研究台北、台南和嘉義等地各有幾所公立高中,報考哪一個縣市比較有利,最後她幫自己的人生做出第一個決定,到台北念高中。

李淑菁強調,父母做少一點,孩子就學得多一點、能力自然地長出來。「有時候,父母以為的保護,其實是一種剝奪,剝奪掉他們學習的機會。你以為你給他很多的資源和機會,但其實他失去很多的生存和生活能力。」

李淑菁觀察,許多大學新生渴望想要獨立,但家長卻無法放手;有家長只要孩子沒有接電話,就會奪命連環CALL。孩子在確立自我獨立、存在的過程,要同時處理父母的焦慮和自己適應新環境的焦慮,造成雙重的壓力。她建議父母適度關心,不要過於焦慮,對孩子來說反而是正面的成長力量。

 

不要成天在家耍廢,要有「玩」的能力

每學期開學,李淑菁會問學生寒、暑假做了什麼事,很多學生都說「在家耍廢」,什麼事也沒做。看在李淑菁眼裡覺得很可惜,她鼓勵學生,即使家裡經濟無虞,也要出去打工或是用很少的錢出去旅行,讓自己具備「玩」的能力,接觸社會不同的面向,增加自己生存和生活的能力。

李淑菁打從高中起,寒暑假就開始打工和家教,做過10幾20種的工作。包括:去夜市賣衣服,剛開始她羞於大聲叫賣,後來臉皮慢慢變厚,變得很會跟人哈啦;還曾誤入詐騙集團工作,原本以為是幫慈善機構募款,結果單位每天寫下每個人的「業績」,2天後她察覺這是詐騙集團就沒去了;大學時代在早餐店打工,常大清早6點上班,學會怎麼做法國土司、調飲料等。

李淑菁回顧這些打工經驗,過程好玩有趣,而且培養出生活和生存的能力。在大量與人接觸的過程中,她能夠細微地察覺人際之間相處的眉角,如何從對方的觀點看待事物,培養溝通協調、團隊合作的能力。

 

具備「玩」的能力,不用太擔心念什麼科系

李淑菁大學念的是台灣師大社會教育系新聞組。受限於家裡期待她念師大,但她不想當老師,經過認真研究師大哪個系不一定要當老師,最後折衷、選填社教系新聞組。

大學期間,李淑菁四處探索,玩很多社團、修許多外系的課,摸索興趣。大二開始自助旅行、「玩」上癮後,李淑菁在學校所修的課都和旅行有關,她笑稱:「我主修旅行系。」著迷於歐洲文化,跑去修歐洲人文地理、西班牙文等課程, 「只要你有興趣,學習完全不用人逼。」

大學畢業後,李淑菁不想被分發、當老師,跑去考自由時報的記者。當時財經中心列出的應徵要求必須具備二年工作經驗,李淑菁雖是社會新鮮人,但她主動跟人資爭取筆試的資格,「旅行者就是會不斷提出自己的要求。」

李淑菁用專題報導的方式寫履歷、介紹自己,用旅行貫穿經歷。事後,副總編輯告訴她,之所以破格錄取她的原因是,相信「一個可以獨立旅行的人,一定有獨立處理事情的能力。」

當記者第二年,李淑菁一邊在台大國發所社會政策組念碩士;因為對社會學和新聞聞有興趣,李淑菁就去社會所、新聞所修課。她常鼓勵學生:「你不要認為自己念的是政大教育系,你要把整個學校都看成是你的資源,想要修什麼(課)就去修。」

也因此,她認為「家長不用太擔心孩子念什麼科系,如果孩子具備探索、思考以及找資源的能力,念什麼科系其實沒那麼重要。」

 

北歐父母不是善於放手,而是一開始就讓孩子自己走

李淑菁常到北歐參訪交流,她很驚訝地看到,挪威幼兒園讓1歲多的孩子爬上爬下,訓練孩子能夠生活自理的能力。

和當地的老師、家長聊過後,李淑菁恍然大悟:「不是北歐父母善於放手,而是他們本來就覺得『那有什麼!』『有什麼危險?』『有什麼關係?』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孩子自然學會獨立,他們不需要掙扎放手與否,因為一開始就讓孩子自己走!」

李淑菁笑說:「想到自己成長的過程,父母輩沒時間理我們,於是被迫提早獨立成長,大自然的元素加上要求獨立長大的環境,這樣的成長過程還有點北歐味呢!」

 

圖片來源:ACphoto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