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傷》親愛的爸媽,請掙脫原生家庭的陰影,安穩地和孩子展開一段全新而美好的關係

我相信許多人的內在都有些隱隱的刺痛。揭開這些瘡疤,不是為了突顯生命的缺憾,而是為了讓自己清楚看見,歷史雖然已成灰燼,但現在的自己卻仍然深受影響。

連結內在的期待與渴望,重新建構美好的親子關係
 

即使我們已經長大成人,但原生家庭對我們的影響,仍然緊緊跟隨。

在一場親職講座中,有位媽媽對我說,她小時候很期待母親的陪伴,但由於家裡有五個孩子,家事多如牛毛,因此總是看到母親為了家人忙得團團轉。關於「陪伴」這一塊,小時候的她並未得到滿足。

有朝一日,當自己為人母後,卻還是不自覺走上了母親的老路。每天從早到晚像陀螺一樣繞著家人旋轉,累到極點時,總會忍不住對孩子發飆。

不想成為母親那個樣子,但為何最後還是複製了呢?因為從母親身上復刻了「好母親」的模樣,如果沒有為家人鞠躬盡瘁,就覺得自己不負責任。
 

透過書寫童年時期未滿足的「期待清單」,她碰觸到了自己內在深層的「未滿足期待」,且重新與深藏在心底的渴望連結。她說,她渴望被愛,渴望成為一位好母親,但,也渴望自由。

   
關於這些,現在的自己可以怎麼做呢?

我說,「好母親」有非常多種模樣,現在的你,可以重新做選擇,不一定要跟自己的母親一樣。你可以多照顧自己一點,甚至,在需要伴侶協助的時候,不要羞於開口,不要認為求助就不配戴上「好母親」的桂冠。當你真切回應內在的期待與渴望,為生活增添一點點新元素時,生命的轉化就會開始啟動。

 

童年的遺憾

在這場演講中,我還遇到一位在隔代教養家庭中長大的爸爸。由於他與照顧者(祖母)之間缺乏親密感,因此,這就成了他童年時期的「未滿足期待」。看著自己寫在清單上的這份遺憾,彷彿小時候的自己捎來了一封信,娓娓訴說著內心的匱缺。我問:「這份未滿足的期待是屬於過去的,現在的你決定怎麼做呢?」

他說:「我雖然在原生家庭中得不到親密感,但現在的我可以自己滿足這個部分。我或許可以藉由書寫,常常跟自己對話,讓自己跟內在有更多連結,然後去滿足親密的感覺。」這不只是他對我的回應,也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我很欣賞他能為自己找到填補內在匱缺的方法,並接著問他:「當你可以自己滿足這份親密感後,會讓你在和孩子相處時,更容易靠近他們,更順暢地表達你的愛嗎?」他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在引導家長們寫下過去在原生家庭中「未滿足的期待」時,我相信許多人的內在都有些隱隱的刺痛。揭開這些瘡疤,不是為了突顯生命的缺憾,而是為了讓自己清楚看見,歷史雖然已成灰燼,但現在的自己卻仍然深受影響。

透過覺察,有意識地分辨自己身上哪些東西來自於過去的原生家庭,將有助於現在的自己重新做選擇,讓自己掙脫過去家庭互動模式的限制與困境,安穩地活在當下,跟孩子展開一段全新而美好的關係。

從前無助的自己在面對這些未滿足的期待與渴望時,只感覺到自身的渺小與力量的薄弱,那是因為我們完全仰賴父母替我們實現。但當我們能夠離開童年時期的視角,用現在自己的視線重新聚焦這些期待與渴望時,就會發現其實可以為自己「客製化」一套方法,拔掉那些埋在內心底層的小刺,不再讓他們勾動我們現在與孩子之間的關係。

演講接近尾聲,我問家長們:「走出大門離開之前,你們是否已經明白,如何運用轉化後的自己去和孩子相處了呢?」大家在笑聲中道別,我想,每個人心中應該都有了自己的答案。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