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圖書館、iEARN跨國專案、寫信馬拉松……新冠疫情下,從國小到高中怎麼讓世界走進教室?

新冠肺炎病毒從去年開春一路延燒至今,疫情讓很多學生進不來、出不去,但透過邀請各國來台的學生到校分享、加入iEARN跨國專案或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活動計畫等,同樣能夠讓世界走進教室。

台灣力拚2030雙語國家,為了促進中小學國際化,教育部去年9月宣布「國際教育2.0」政策,預計今年(110學年)正式上路。未來6年將投入10億元經費,輔導全國三分之一的中小學取得學校國際化標章,取得標章的學校,還可進一步爭取「學校國際化獎」,優先取得國際參訪與交流的機會。

「不論對政府或學校,國際教育隱含的是評比、是競爭,」台北市立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所長何希慧不諱言,每當有學校推出雙語課程、國際教育,「只要招牌一掛起來,學生馬上就進來,就是為了擁有更多的競爭力。」

有相關豐富經驗的高雄市文府國中輔導主任張興蘭認為,108課綱以「自發、互動、共好」為核心理念,國際教育是重要的推動途徑之一。「自發」指的是觀念,對世界感到好奇、有興趣﹔「互動」是關係,不管在實體或網路上建立彼此的連結﹔「共好」是關懷,透過互相交流,邁向永續發展。

 

組成跨域的教師團隊,有助於擴大能量

「但推動國際教育,老師真的很重要,需要組成一個團隊,將跨學科、跨領域的工作夥伴結合起來,就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把能量持續放大,」張興蘭說。

高雄市文山高中教師陳雲釵進一步指出,不管是校訂必修、多元選修或社團活動,高中生多接觸國際議題,有助於發展批判思考與後設認知的能力,「將國際教育融入課程,多元表現也會變得很豐富。」

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如何持續推動國際教育,培養全球化公民?以下是多位熱血教師分享在教學現場的經驗與做法:

做法1. 引進「真人圖書館」

台北市東湖國中推動國際教育的做法之一,是與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簡稱國合會)一起推動「真人圖書館」。該校教師黃璟蕙說,目前已有多位不同友邦的外籍生到校分享,只有1位用中文、其他用英文,有時也會教說母語(如西班牙文),介紹他們國家的歷史發展、地理環境、飲食、傳統服飾、生活習慣及文化特色等,學生的世界瞬間被打開。

黃璟蕙通常會讓學生事先進行分組,蒐集資料、認識各個國家、準備提問,從問題中發現孩子最好奇的是「外國人如何看台灣」。她希望能夠像拼圖一樣,逐年集滿全部17個友邦的交流經驗,並分享「英文不太好的同學,即使中英夾雜也樂於發問,透過真人圖書館,幫助我們學校的孩子更了解台灣外交的狀況。」

另一方面,國合會也與多所高中合作拍攝「阿兜仔老師in教室」的系列影片,包括教傳統手作、設計APP、丟法式滾球等,都可以在YouTube上搜尋得到。

做法2. 加入iEARN跨國專案

1988年創立的iEARN是一個非營利組織,最初是由美國和蘇聯各12所學校藉由網路展開交流討論,至今參與成員已擴大來自全球140多個地區、3萬餘所學校師生,可以透過150個跨國專案進行交流、合作,與世界一起學習。

張興蘭談到,iEARN跨國專案愈來愈聚焦於聯合國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希望對世界有更多的關懷。比方說,她上學期帶學生參加「故事接龍(Our Story Book)」專案,即是選擇海洋生態的主題,並由不同國家的孩子輪流接說故事。

「網路幾乎是小孩的家教老師,」張興蘭分享,學生在搜尋相關資料的過程中,曾找到瑞典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倡議環保的影片,並開心的發現她喜歡用「fix」(修理),而不是用「change」(改變),代表「地球已經壞了,所以需要修理」。

做法3. 參加「寫信馬拉松」

每年參與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的「寫信馬拉松」活動,是另一種常見的國際教育途徑,已有超過170個國家與地區的人共同參與。透過寫下百萬封信件、電子郵件、社群貼文、連署請願書,支持那些遭到騷擾、威脅、因不公審判而入獄的人,有時候,一封信就能改變一個人的生命。

「孩子們從聲援個案中發現,沙烏地阿拉伯的男性監護人制度,使得女性的人權受損,開始對這個國家感到好奇,上網搜尋、寫明信片聲援,最後發現人權得來不易,」台北市志清國小教師李衿綺曾帶高年級學生加入這個活動。

黃璟蕙也分享國中生參與活動後的反思回饋:「為什麼女生不能開車?」「為什麼捍衛亞馬遜會讓哈妮?席爾瓦遭受死亡威脅?」「從來沒想過,地球的另一端,有這麼多國際友人跟我有著不一樣的生活……」,拓展了更深入的思考。

做法4. 參與彭博Global Scholars計畫

由美國彭博慈善基金會規劃辦理的全球網路教育計畫(Global Scholars),為全世界10~13歲(小學五年級~國中七年級)學生設計了一連串的環境教育課程,促進不同國家的學生有更多互動交流的機會。

台北市南港國小教師張齡云表示,她帶學生持續參加彭博Global Scholars計畫長達6年,每週上課約1~2小時,享有十分豐富的學習資源,包括教材、學習單、線上桌遊等。舉例來說,如果你要開一家店,如何做到永續經營?不同的選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採用「不環保」的玩法,又會發生什麼事?

張齡云強調,「一個人能夠改變立場,才能避免思考僵化,也才能用別人的立場去進行溝通」,最後做出實際行動也很重要,譬如透過二手義賣,募款給環保團體。「只要是關心國際環保議題、願意分享、做出貢獻的人,都可以成為一個Global Scholar。」

做法5. 透過視訊線上交流

李衿綺曾在班上進行國際串聯活動,學生在一節課的時間要和韓國小朋友進行交流。他們開始好奇韓國的文化,也呈現台灣的特色,並在視訊實踐中展現,最後省思韓國與自己文化的不同,「這個歷程,讓世界各國與自己更有關聯性」。

陳雲釵也分享,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反而促成資源整合的機會,透過台南大學教授建置的「APEC Cyber Academy」平台,文山高中與日本、香港、越南、印度、烏克蘭等地的學校合作「數位深耕計畫」,進行國際昆蟲專題研究。

「很多學生回饋,在與日本學生視訊的過程中,發現原來日本人經常面帶微笑、有很多提問,不是想像中那麼保守……,」陳雲釵說,國際教育可以很多元,有開放的心胸是關鍵。

做法6. 實踐在地走讀

如果要向外國人介紹台灣,腦海中想到的只有台北101嗎?張齡云坦言,在推動國際教育過程中曾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學生「沒有東西可講」,看到外國人第一個擠出來的想法,永遠都只有台北101,沒有別的了。

張齡云認為,「對自己本國與外國文化要有一定的興趣,需要有老師的引導,有興趣才會有後續的行為」。因此,她帶學生到台北大稻埕走讀,認識乾貨保存食物,感受永續消費的文化,而孩子的想法也隨之愈來愈多元化,能夠延伸到如何減少垃圾、改用紙吸管、回收舊衣等社區的永續消費。

張興蘭也利用寒假帶學生到高雄的美麗島捷運站走讀,將國際教育結合美感教育,透過幾何圖形、色彩、光影等,欣賞「光之穹頂」——「水」、「土」、「光」、「火」的創作,來自墨西哥的熱融玻璃、義大利的手工玻璃圓盤,並由德國團隊製作安裝。「我和爸媽多次進出美麗島捷運站,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站在高雄看世界,」有學生回饋說。

張興蘭說,國際教育強調在地思考、全球行動,「不要一味去看別人好或不好,也要好好的認識自己。」

 

※更多相關內容,請訂閱未來Family電子週刊

免費訂閱電子週刊,更多親子教養不漏接>>http://bit.ly/33MwXIF

 

圖片來源:黃璟蕙提供

數位編輯:王惠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