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太在意別人眼光,表面獨立,內心卻不自由;為人母後,我才勇敢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

我當媽媽的年資五年,母職就是生完孩子一夜長大之後,每天都在加速衰老的過程,但這五年來對許多事的頓悟,遠遠超過過去三十多年。成為母親之後,我才懂得肯定自己,勇敢大方的取悅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40歲,身心終於可以自由了

我去刺青了,農民曆上今年四十歲,不為誰而刺,沒有特別的紀念意義,沒有特殊的符號圖騰,是在某一個尋常的夜裡突然驚覺,「噢,我的身體已經可以自主了」想在身上穿環、刺青、剃光頭、理山本頭都不會有人管,我自由了。

已經不太在乎身邊的人如何看我,尤其又是在除夕夜前三天去刺青,作為媳婦過年要面對一大堆婆家親戚,可預期的各式評論我已作好心理準備。其實刺青是讓自己看的,不是為了給別人看,當然就不需理會旁人的批評指教,我終於對自己的身心有完全的自主權了。

 

刺青,極致的痛楚帶來心靈超脫的體驗                        

「等一下你可以『ㄉㄧㄡˊ』一下,但千萬不能亂動哦! 」

「好,我要開始囉。」

全身僵硬等著刺青師下第一針,整個過程中我一直沒有習慣那份痛感,每一針的痛楚都層次分明,豐富堆疊,剛開始刺時像坐在牙醫診療台上抽神經,手腳發涼,刺著刺著又像是坐在故障的大怒神上,卡在最高點懸空著,不時又吹來一陣強風,在高空晃到整個人魂飛魄散,啞聲尖叫,快結束時我成了一塊平放的木材,被雷射噴槍俐落精準劃下,灼出刻痕,永遠絡印。

專注在皮肉上的痛楚,是非常奇特的感受,那一針針落在皮膚上,「痛」根本不足以形容,當刺到骨頭突出的地方時,老天,簡直比產後漲成石頭奶還痛!忍著痛苦,心無旁騖,到達腦子全然「空」的境界,無關心情苦樂,純粹的肉體上的痛,痛楚一直持續會使人長出不曾有過的意志,例如「在刺青的這個人是我嗎?」、「這只是皮肉痛,我好像靈肉分離了」,心靈有種超脫的自由舒暢感,我竟然開始享受並掉入這種「空」的狀態,是前所未有的體驗,痛苦而愉悅著。

 

年輕時太在意別人眼光,表面獨立,內心卻不自由

回想十八、九歲時,看到明星的刺青覺得很美,我也動了念頭,母親一句「不正經的女孩子才刺青」、「過年回去那麼多人會看到」、「醜人多作怪」、「妳以後會沒人要」…,我只是隨口提起,立刻被萬箭穿心。

二十多歲成年後,離家在外工作,卻被老舊的觀念禁錮,怕遇到好的對象卻不喜歡女孩子有刺青,因此錯失愛情。當時的打扮更多是為了迎合異性喜好,留著過肩的長髮、染著尋常的髮色、穿著我其實不大喜歡的裙裝。

三十歲了,各方面都面臨劇變,好像被重壓在水底,死命拍打卻浮不上來,曾想去刺青,至少是還能掌握的表相突破,卻又擔心去傳統企業面試時,讓人觀感不佳。

我在意長輩的評價、在意異性的眼光、在意職場的觀感,外表看似獨立自主,內心卻一點也不自由,用無形的鎖鍊栓著自己,把人生過得綁手綁腳。

 

人生很短,要勇於做自己的主人

人生很長也很短,鎖碎的日常並不可愛,一成不變的形象未免太無趣,勇敢多方嘗試,活著要盡興了才好。對於刺青,有朋友問我「將來後悔怎麼辦?」,那就後悔吧,又不是沒後悔過,沒什麼大不了!有人還說「沒差,反正都已經嫁人了,沒人會看了」這種說法,愚妄又迂腐,好像已婚後就沒有性別意識了,中年婦女的鬍子都不用刮了,男人的大肚腩不必在意了,不是這樣的吧。

我當媽媽的年資五年,母職就是生完孩子一夜長大之後,每天都在加速衰老的過程,但這五年來對許多事的頓悟,遠遠超過過去三十多年,成為母親之後,我才懂得肯定自己,勇敢而大方的取悅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因為已不太在乎別人的眼光,所以我跟隨著心意,開始成為自己真正喜歡的樣子。

 

我的刺青師也是兩個孩子的媽,離去前她笑笑的說「刺青會上癮哦」

對,我還想再刺。

 


 

臉書:小羊貝貝
IG:小羊貝貝   
部落格:http://changtintin.pixnet.net/blog

 

Photo:pixabay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