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孩子功課寫到哭,王婉霏帶領5個孩子自學:「只要想學,孩子就學得會。」

在當媽媽之前,王婉霏因為主持之便,接觸到許多自學家庭。這些前輩告訴她:「不用擔心自己不會教小孩,只要你有想法,知道你想把孩子帶到哪裡去、要教他什麼,」而且,「全世界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他,你知道他適合什麼、需要什麼,不要把教育的責任全部丟給學校和老師。」

如果你看著孩子眼裡的光愈來愈黯淡,對上學和學習提不起勁,你會怎麼辦?三年前,藝人劉畊宏和太太王婉霏的大兒子念小一時,王婉霏看著他從每天興奮地去上學,漸漸的臉上沒了光彩,像一朵枯萎的花。念完一學期後,王婉霏決定把他從學區的公立小學轉到自學團體。

除了觀察,王婉霏也和老師聊過,發現兒子不太適應靜態的學習方式,動手做和討論的學習方式比較能讓他專注,加上大量的功課和試卷讓他寫到哭,「他不是不喜歡學習,只是這樣的學習方式不太適合他,抹滅學習的動力。」王婉霏強調,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自學或自學才最好,只是當孩子明顯不適應體制內教育時,當爸媽的就需要幫忙做調整。

 

從公立小學→自學團體

王婉霏育有3個孩子,分別是10歲兒子宇恩、8歲小泡芙和6歲姍姍。卸下藝人形象的王婉霏,是一個很有教育理念的媽媽;以經濟能力來說,王婉霏大可以把孩子送去國際學校或是私立小學,將教育委外給學校,但她卻選擇深度參與孩子的教育。

王婉霏之所以對自學和實驗教育了解甚深,早在生孩子之前,王婉霏和劉畊宏主持《我們EYE旅行》節目長達8年,採訪過不少自學家庭和機構,那些自學的「前輩」跟王婉霏說:「不用擔心自己不會教小孩,只要你有想法,知道你想把孩子帶到哪裡去、要教他什麼,」而且,「全世界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他,你知道他適合什麼、需要什麼,不要把教育的責任全部丟給學校和老師。」

 

從自學團體→在家自學

這幾年,王婉霏除了藝人的身份之外,同時也是創業家,她和兒子同學的媽媽Michelle合夥創業。創業的原點來自於,媽媽怕孩子得腸病毒、流感和腺病毒等,有消毒環境的困擾,於是研發出全球首創的「無線手持式滅菌機」。去年意外受惠於新冠疫情,產品大賣、外銷至日本與泰國等國家,連日本JR線都用來消毒車廂。

除了創業理念一拍即合,兩人對孩子的教育理念也很一致,不喜填鴨式的學習,希望孩子學得快樂、擁有學習的動力。兩人的孩子從小一起一起參加自學團體,今年三月起,5個孩子即將展開在家自學,由王婉霏排定每個人的課表和學習計畫。

王婉霏之所以想拿回孩子教育的主導權,最大的關鍵在於,陪伴孩子的時間太少。

去年起,夫妻倆開始在淘寶直播,每周直播3至4天,周末假日留給孩子。由於一場直播連事前準備工作在內,至少需5、6個小時,孩子放學後看不到爸媽,每次聽到孩子出門上學前問:「媽媽妳今天要直播嗎?放學後能見到妳嗎?」都令王婉霏揪心。因此夫妻倆決定讓孩子在家自學,周間白天可以好好的陪孩子學習。

為此,王婉霏預備了半年,請益許多自學的前輩和專家。王婉霏指出,「其實申請自學並沒有想像中的難,只要爸媽有心即可。」基本上,自學審議委員是站在支持和協助的立場,幫助爸媽更完善孩子的自學計畫,並不會刁難。

王婉霏之所以讓孩子在家自學,除了想多陪伴孩子之外,心裡還有一個更大的願景,希望打造幸福的職場。二位創業媽媽希望她們帶孩子自學的經驗,讓員工對於自己參與甚至主導孩子的教育有信心,未來她們計畫在公司打造教室空間,爸媽上班、孩子上課,吸引更多想投入孩子教育的媽媽員工。

 

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最重要

王婉霏從3個孩子的身上看到,無論是學什麼,學習動機最重要。「只要想學,孩子就學得會。」

小泡芙從大班開始學騎腳踏車,但她太害怕摔倒,直到二年級還學不會。王婉霏也不逼她,就等她準備好。後來是因為學校的戶外冒險課,全班要一起騎腳踏車、約10至12公里,「小泡芙很想跟大家一起去,這是她的學習動機;當她想學,我們再陪她練習,結果一下子就學會了。」如果沒有學習動機,再怎麼逼孩子學,也學不會。

王婉霏說:「學習這件事,很多時候不是『不能』或『不會』的問題,而是他想不想,這一點很重要。」

王婉霏對孩子學得快或慢一點不太在乎,每個孩子有不同的專長、能力,有些孩子的能力強,就快一點學會或達到目標,像泡芙雖然學得慢,但最終還是學會了,只是早學會或晚學會而已。「慢,不代表他笨或不行,只是代表他需要多一點的時間,找到學習動機和目標。」

念大班的姍姍看姐姐學騎腳踏車,以為自己要等到二年級才能學會。王婉霏對她說:「學東西不在於年齡大小,而是在於能力;只要你覺得你能,你就可以學會,不用等到二年級。」在媽媽的鼓勵下,姍姍只用半天時間也就學會了。

王婉霏強調,孩子從不會到學會的過程中,建立起信心和成就感;只要有過良好的成功經驗,孩子下次就會更勇於嘗試學習新事物。

兒子宇恩對有興趣的事,如跳舞、打鼓,會自動自發的練習,但是對沒興趣的事如練鋼琴,就很被動,要他練琴總是心不甘情不願。王婉霏發現,「小孩不是不願學,他只是不理解為什麼要學,需要花點時間慢慢溝通。」她告訴兒子:「鋼琴對你學跳舞、打鼓很有幫助,以後不管學什麼樂器,很快就能上手。」

王婉霏也調整做法,針對孩子有興趣的事,就讓他多做,沒興趣的做少一點,但堅持持續的累積。像是舞蹈課一周上4堂,鋼琴一周上1堂就好。

王婉霏認為,「爸媽不要太緊張,以為孩子不行或學不會,就放棄了,」有時候不是孩子沒天分,而是他還沒有找到學習動機和需求。「做家長的,只要想辦法幫他們創造學習動機和需求就好。」

 

 

針對孩子不同的特質,量身打造課表

很多朋友聽聞王婉霏要帶孩子自學,紛紛跟她說想把孩子送來,王婉霏說:「我不是開學校,如果你不能投入,我就不能收(你的孩子)。」「如果你只是想要PA(泊)小孩,我可以介紹很多很好的自學團體和機構,他們都做得比我還要好且有經驗。」

朋友覺得王婉霏的要求太嚴格,但她認為,親子共學很重要,她規劃每周三為親子共學,爸媽得空出一天時間才行。

安排5個孩子自學,王婉霏笑說自己就像是校長。每個孩子有不同的特質和專長,王婉霏個別和孩子坐下來討論學習的需求和目標,因此,每個孩子的課表是不一樣的。

共同科目包括:國語、英文、數學,以及美創課、英語音樂劇、運動課(網球、籃球、體操和游泳)等,5個孩子一起上課。王婉霏說,共同課基本上安排在早上,個人課則在下午,例如:宇恩的跳舞、打鼓和鋼琴等個人課,就利用下午練習。

師資部份,除了國、英、數是找學科老師之外,其他的師資都是業界或身邊的親朋好友。例如:運動課由劉畊宏自己教,美創課老師由王婉霏的藝術家朋友和藝人郭彥甫和小馬擔綱,兩人已轉型為藝術家並開過個展,「其實藝術不用教,而是請他們分享、引導孩子創作的思考過程,」王婉霏說。

王婉霏認為,「教育孩子的責任還是在爸媽身上,與其把期待或希望寄託在教育體系和老師身上,希望別人幫你教好孩子,不如自己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老師一個人要顧20、30個小孩,對小孩的了解程度當然不如爸媽,「如果爸媽能夠承擔起教育責任,對孩子才是最好的。」

王婉霏研究過108新課綱,她認為,如果孩子從小被灌輸標準答案,沒有養成思考和自學的習慣,長大後自然無法自主學習。她常跟孩子說:「什麼是『自學』?不是你現在學、現在用而已,而是你有辦法去學任何自己想學的東西,這才是自學的真締。」

 

 

照片提供:王婉霏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