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或親子都一樣,好好溝通,如何聽,比怎麼說更重要!

不管你心中有哪些東西,都可以傾倒出來,我會穩穩地接住。「我沒有要改變你,我想和真實的你待在一起,你的每一種情緒和感受都是被歡迎的。」這樣全然的接納,就能夠讓另一個人減輕許多痛楚。

文 / 留佩萱

好好溝通──如何聽,比你如何說更重要

我曾經聽過一場演講,演講一開始,講師帶學員做深呼吸,讓身心平穩下來,然後他緩緩地說:「今天你會從這場演講帶走什麼,取決於你『如何聽』──你如何聽到我講的東西?你如何讓這些資訊落在你心中?」

演講結束後,我心中一直浮現這句話,並反覆思考著:我帶走什麼,取決於我如何聽?在和別人說話時,我們到底是「如何聽」的?

我開始回想諮商室中的個案,尤其是伴侶或家庭諮商會談,腦中開始浮出一些對話。

「我希望你可以多花一點時間陪我。」一位伴侶說。

「我工作就是這麼忙,我也沒辦法啊,你為什麼不能理解,總是要批評我?」另一位回答。

如果單純從這兩句話,你看到什麼?我看到一位伴侶說出內心的期許,而另外一位聽到的是「你在攻擊我」,於是防衛反擊。我發現,原來對話當中,「如何聽」似乎比「如何說」還要更重要。

邀請你花點時間反思,在日常生活和各種關係中,在和別人說話時,你都「如何聽」呢?尤其當對方和你的觀點不同時,你又是如何聽的?

 

你在爭辯,還是對話?

想一想,你在「聽」對方說話時,是為了爭辯,還是為了對話?

爭辯與對話是兩種非常不同的文化,「爭辯文化」(Culture of Debate)告訴你談話的目的是「為了贏」。「聽」對方說話是為了找出破綻或缺點,讓你可以反駁。你是在戰鬥,不是真的在聆聽。

相反地,「對話文化」(Culture of Dialogue)讓你願意好好去聆聽對方在說什麼。「聽」是為了理解,而不是找出論點來反駁對方。你願意打開心胸,去吸收對話的觀點,去找出共同點,去嘗試能不能一起建立出新的意義和觀點,以及去檢視自己的觀點和假設。

我猜想,台灣的教育讓許多人都養成了爭辯文化,讓我們在與他人談話時,急著去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不是真正去傾聽別人的觀點。某些特定日子,更可以看到這些爭辯文化浮上檯面──選舉、過年家族團圓、發生社會事件或抗爭活動時,我們各自在不同地方爭辯,在網路上、社群網站上、街道上、餐桌上、房間裡,我們爭辯著不同政治立場、不同價值觀、各種社會議題等等。

請你回想一下,在不同關係當中的談話,你都是如何聽的呢?你的聽是為了找出破綻來攻擊,還是你真的想要理解對方?

美國精神科醫師丹尼爾.席格(Dan Siegel)發明了一個小活動:首先,請你先大聲念出十次「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念完後覺察一下,你現在心理和身體有哪些感受?

接下來,為自己輕柔地唸十次「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同樣的,去感受一下現在身體有哪些感覺?

我發現,當我大聲唸十次「不行!」時,我立刻感受到心跳加速、身體緊繃、神經系統進入戰鬥或逃跑狀態;而當我溫柔地說「好啊」這個詞,則讓我身體放鬆下來,回到平穩狀態。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在進入和對方的談話前,早就在心中大喊了十次「不行!」,而且心想:「他才不想聽呢!每次怎麼講他都聽不懂!他根本無法對話溝通。」然後,我們帶著這樣的戰鬥狀態和爭辯文化去和對方說話,當然溝通無效。

 

走過橋,與另一個人相會

想想看,當你遇到「不一樣」時,像是和你不一樣的想法、觀點或價值觀,你通常會冒出哪些情緒或反應?以及,在成長過程中,你的家庭和社會文化是如何教導你面對「不一樣」?

我猜想,有許多人在成長過程中學習到的是:「不一樣」就是錯的,就是有問題的。畢竟在我們受教育的過程中都被要求一致,要跟別人一樣,讓我們沒有太多機會練習容納差異與不同。

而關係中的許多衝突和破裂,都來自於差異。你覺得這樣做才對,但同事覺得要那樣做才對;你這樣想事情,但伴侶覺得應該要另外那樣想。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所以有差異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面對關係中的差異,我們要做的並不是「消弭差異」,而是去處理如何和差異共處。

你能不能夠接受同樣的事件,你和另一個人就是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解讀,而且你們兩個都沒有對錯,就是看待事情的方式不同?而當我們發現另一個人和自己「不一樣」時,你願不願意放下想要捍衛自己的需求,試著去真正理解另一個人?

著名的婚家治療師艾絲特.佩萊爾曾經說過一個比喻,我非常喜歡。她說:「你願不願意走過橋,去拜訪另一個人?」也就是說,你願不願意把自己的想法或觀點放在你所在的橋的這一側,然後抱著開放的心胸,越過橋,進到另一個人的世界,真心真意去認識與理解這個人?

在聽到這個比喻後,我也嘗試練習:每一次對話前,我會在腦中想像著一座橋,我在這一側,要與我對話的人在另一側。然後,我把裝著我的觀點與偏見的包袱放下來,走過橋,去與另一個人相會。

 

同理傾聽,好好接住對方傾倒出來的東西

一行禪師提出了「同理傾聽」(Compassionate Listening)這個詞。他說:「同理傾聽,就是讓另一個人能夠把心中累積的東西清空。」讀到這句話時,我的腦海中浮現一個畫面:一個人手中穩穩地捧著一個大容器,接住另一個人從心中傾倒出來的各種情緒和痛楚。要這樣接住對方的情緒,是很不容易的事,而這樣的畫面,多麼美麗。

我們常常誤以為「幫助人」就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所以當另一個人來和你吐露心事時,我們很常落入想辦法、提供主意的模式──告訴對方「該怎麼做」、「你不應該這麼想,應該要怎麼想才對」,或是「不應該有這些感覺」。但這些都不是傾聽,而是你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另一個人身上。

「傾聽」本身就是一個動作,是個我認為非常美麗的動作。你願意穩穩地捧著這個容器,完全接住另一個人內心傾倒出來的東西。

此時此刻,你放下自己的看法和評價,不把自己的意見加諸在別人身上,你讓對方知道:不管你心中有哪些東西,都可以傾倒出來,我會穩穩地接住。「我沒有要改變你,我想和真實的你待在一起,你的每一種情緒和感受都是被歡迎的。」這樣全然的接納,就能夠讓另一個人減輕許多痛楚。

我們可以練習同理傾聽,學習穩穩地捧住容器,全然接納另一個人傾倒出來的痛楚。雖然這些傾倒出來的東西不完美,卻十分珍貴,這是人與人之間最深層與真摯的連結。

 

摘自  留佩萱《尋找復原力:人生不會照著你的規劃前進,勇敢走進內心,每次挫敗都是讓你轉變的契機》/遠流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 : 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