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農夫,用自己種出的有機稻米通過自學考核!

一個好的教育,應該是讓學生可以看到、摸到實物,看到整個真實的過程,而不是死記課本的內容。

「這樣做,划得來嗎?」吳校長不解的問竺穎,因為聽到說他今年花了十三萬成本種稻,結果賣出的米,收入還不到十三萬。

「這無法用金錢來計算,從事這個工作,讓我得到健康和快樂,那是沒辦法用金錢來計算的。」竺穎很自信的回答,然後開始說明,他認為有價值的人生是什麼?也表達他對教育的看法。

「我從國小六年級開始,就對我們的教育失望......」說出他對教育的看法後,他拿起桌上的柳丁,說明一個好的教育,應該是讓學生可以看到、摸到實物,看到整個真實的過程,而不是死記課本的內容。


我和吳校長都是五、六十歲,有三、四十年教學經驗的教育老兵,眼前是十七、八歲的高中生,卻能夠在我們的面前,侃侃而談他對人生、教育的看法,讓我們都十分震撼和驚訝!所以當我們一起搭車到羅東,他要轉客運回彰化看阿嬤時,告訴我,下星期一,他要出國12天,到澳門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演講時,我就不會那麼震驚和訝異!雖然他才只是一個高二的學生,我相信他有這個能力,能夠說服那些大學生。

很早就聽說,有兩位人文的學生,在南澳從事有機耕種,種植有機稻米,終於找到兩位都在南澳的時間,約好時間,搭火車來到南澳。秋天的天空湛藍,空氣清涼,尤其剛出隧道,看到大海,令人舒暢。

 

網路上看過竺穎的照片,但沒看過本人,在臉書訊息上聯絡,說我要搭火車來看他,要他幫忙帶路,他說沒問題。出了南澳車站,找不到相似的臉孔,終於一個不高,有點壯的年輕人,穿著還有草仔、泥土的汗衫、短褲,騎著一輛中古的摩托車,過來和我打招呼,我認出來,就是竺穎。

 

 

他用摩托車載我到他承租約一甲地的農田參觀。剛收割完的稻田,又長出二次米,一塊種菜的農田,雜草和所種的秋葵、洛神、地瓜葉一樣高、一樣漂亮,像極了我的大義農園,就知道,這就是有機種植的。

 

一隻他收養的小白狗,熱情的從草堆裡跑出來,熱情的和我們打招呼,我又想起我的麻糬,也是守候著農田。拍了幾張照片,他繼續用摩托車帶我經過碧侯國小、南澳工作站,轉到南澳部落。我想起了我的好友吳元和校長,剛從碧侯榮調到南澳國小,就順路進去拜會一下,才有前面的對話和場景。

 

在摩托車上,我問了許多問題,也慢慢了解他的故事。國二自己選擇人文就讀,然後決定到南澳親自耕種。剛開始在別人的農場工作,去年自己承租了一甲地,開始幾有機米的種植,今年第二年有收成。

 

到人文也快五年了,學籍在人文,選擇到南澳自己學習和實作,要印證書本中的知識和生活的相連結。今年人文行動高級中學自學訪視,他用自己種的稻米,煮一鍋香噴噴的米飯,給評審品嘗,並說明他學習的理念。評審無異議讓他通過自學考核,認為他的學習,有真正的成效和意義,最重要:他可以養活自己了。

 

他在國小六年級,就覺得教育不是只有讀書、考試,所以他選擇能夠讓學生,發展自己興趣、天賦的人文國中小就讀。學校也支持,他希望自力更生到南澳種田的計畫。在他自己生產的南澳自然米上寫著:「寧願身體髒,不願土地壞。」正是他身體力行,用自己的身體和勞力,種植不污染大地的自然米,用愛和健康的身體,來說明:「教育,是可以在土地中,學習、成長、實踐做中學,並有益於自己、大眾,而不是只是死讀書。

 

最後用他臉書上的一段話,來說明竺穎的理念:「非常感謝老天,讓我完成半年的心血了。去年八月開始,自己獨立在南澳種田,感覺自己成長許多,現在才知道原來要完成靠自己是多麼困難的呢!但,我還是度過了。今年的收成有了大家幫忙,讓我能有今天的收獲,感恩你們,第一年自己管理,靠著自己的力量,把米種出來交給客人,在心中有所感動,當農夫相當不容易呀!在南澳過得很踏實和簡單的生活呢!即使辛苦,但我願,用自己和大家的力量來守護著我們土地!」

    

雖然他個子不高,年紀也輕,是一個小農夫,卻是我心目中的:「大巨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