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煩惱除了學業,還有人際關係、自信心等。當他負面行為出現,往往是一種求救訊號,而非真的「變壞」了

孩子的煩惱除了學業,還有人際關係、情緒管理、自信心等。所以,當他們出現「負面行為」,往往是一種「求救訊號」,不是真的「變壞」了。就算孩子交到壞朋友或有偏差行為,只表示需要父母的接納、關懷與及時導正,父母千萬不能只是生氣、失望,甚至直接放棄孩子。可惜,許多父母會加倍責備與誤解孩子,不能同理他們內心的痛苦與想要變好的需求。

不被父母了解的痛苦

我有個學生頗為消極、悲觀,他苦笑說,是因為父母把他的翅膀剪斷了,現在他不想飛也不能飛了。以前他想做什麼父母都不同意,而今他沒有夢想了,只想離家越遠越好。

孩子想飛有什麼錯?如趙傳的成名曲《我是一隻小小鳥》:「想要飛呀飛卻飛也飛不高。」孩子各有優點,父母不能拿同一標準衡量不同的孩子。有些孩子的天分不在學科,而是體育、藝術、人際關係、創意、領導才能。所以父母不要執著於學業成績,而要突破自己的「視框」,看到孩子學業之外的「亮點」。

心理師王意中說:亮點的界定沒有一定的標準,只要是這個家庭的成員彼此認可的就是。例如貼心懂事、善解人意、謙虛、尊重、溫和有禮、誠實、信任、自我負責等。

長遠來看,好的品格與特質,比好的學歷更經得起考驗。並不是每個人都很聰明、會考試,即使名校畢業,也不等於未來一定會成功。

兄弟姐妹之間別陷入成績、排名等課業的比較,尤其家中有個資優生時,父母更要小心造成「手足失和」,因為:

資優生這三個字有時就像魔音傳腦,對於家中其他孩子來說,更像是面對深海聲納一般的尖銳、惱人。……發揮同理心,適度把它關閉吧!

有些父母有意無意將「資優生」三個字掛在嘴邊,認為可以激勵孩子。但其實,即使對當事人而言,「資優生」也不見得是個光環。資優班的競爭壓力很大,容易感到挫敗與自卑,他們的心情可能是:

進入這所人人稱羨的夢幻高中,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夢幻,甚至可說是一場我想拔腿就跑的噩夢。我到底是誰?沒了第一名光環的我,還是原來的我嗎?

考上第一志願的學生,從前是班上的第一名,但而今焦點不在自己身上時,會否懷疑自己的能力甚至存在的價值?

功課好的孩子也有相對的煩惱,如忌妒、不受歡迎、與人難以建立親密關係等。不擅長讀書的孩子卻可能活潑善良、熱心助人,只是這些優點被學業成績所抹殺。

孩子的煩惱除了學業,還有人際關係、情緒管理、自信心等。所以,當他們出現「負面行為」,往往是一種「求救訊號」,不是真的「變壞」了。就算孩子交到壞朋友或有偏差行為,只表示需要父母的接納、關懷與及時導正,父母千萬不能只是生氣、失望,甚至直接放棄孩子。可惜,許多父母會加倍責備與誤解孩子,不能同理他們內心的痛苦與想要變好的需求。

 

親子溝通的「避險策略」

親子溝通不良,會帶來哪些風險?後果是否能夠承擔?如孩子頂撞、忤逆、逃避父母,甚至翹課、離家出走及犯罪,還有心理疾病、自殘、自殺等。

一對高中生戀人,因為父母反對交往,於是一起離家出走。經報警被找到且分別被帶回家後,竟然相約在女生的住家墜樓殉情(女死男重傷),造成極大的震撼與無可彌補的遺憾。女生的父母說:我們沒有堅決反對他們交往,可是女兒談戀愛都忘了讀書,成績一落千丈,為人父母該怎麼辦?

女生的父母難過地說,女兒在校成績原本名列前茅,後來被愛情沖昏了頭,課業嚴重退步;為了和男友見面,還不時說謊。加上連續接到學校「女兒行為不當」的通知,讓他們相當失望。

由於升學在即,父母把女兒找回來後,原本希望孩子先以課業為重,愛情暫放一邊,一切等考上大學再考慮。不料女兒竟然想不開,做出無可挽救的傻事。

由上面的案例來看,要如何改變親子溝通策略,才能避掉這場悲劇?

 

孩子功課退步及說謊時

發現孩子談戀愛而功課退步及說謊時,父母直接及情緒性地指責或強迫他們選擇課業(前途)、放棄愛情(浪漫),兩者都不可行。因為都不是孩子真正的意願,難以徹底執行。在孩子心目中,還是愛情比較重要。

適當的做法是先表達父母的擔憂(功課退步)及難過(孩子說謊),但更要聆聽孩子的理由與想法,共同商議親子都能安心的後續行動。然後耐心觀察一段時間,看看還有哪些需要再次協商之處。

不要完全阻隔兩人的互動,可用「暗示」及「打草驚蛇」的方式,和子女討論兩性交往的一些問題,觀察子女如何調整自己的行為。若不理想,再花些時間商討後續的可能道路。

總之,不要操之過急,不要強逼他們接受父母的安排。即使父母的做法是對的,也要考慮孩子的個性與身心狀況。有些孩子會強烈反彈,甚至「走極端」(離家出走、自殺)。

 

學校通知孩子在校有不當行為時

父母被學校通知「孩子行為失當」時,固然感到羞愧與焦急,但還是應先冷靜下來,了解事情的始末。父母若公開指責、直接把氣出在孩子身上,或「情緒勒索」以造成孩子的罪惡感,都會造成孩子更大的逃避與抗拒反應。

適當的做法是以理性態度與導師或輔導老師共商合作策略,親師一起引導孩子,使其兼顧課業及純純的愛。一段時間之後,再評估效果及調整策略。不要一下子就誇大了孩子的問題,以「立即拆散他們」的方式來解決,結果反而「弄巧成拙」、「欲速則不達」。

 

找回翹家的孩子時

若仍重複先前的做法,強制拉開孩子、不准他們見面,結果只會「適得其反」,讓他們更加堅定「在一起」的決心(「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適當的做法是父母暫時妥協,認同兩人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鼓勵他們以自然交往的方式持續下去,作為未來能否長久相處的考驗。

雙方父母也應「結盟」,共商如何關懷及照顧孩子。若能與孩子交往的對象做朋友,應更能了解對方的狀況,也會贏得孩子的信任。

現代的孩子較為早熟,有些國小學童已開始接觸愛情。父母不要故意「視而不見」,這是身心發展正常歷程。也不要急於阻止,將課業退步完全怪罪於「戀愛」(或對方)。越反對只使青少年越加自我捍衛,誇大「愛情的力量」。甚至不惜向父母宣戰,產生激烈的抗爭。

我國的父母較「不願意」或「不知如何」與孩子進行「性教育」,彷彿是壞孩子才會嘗試的不良行為。如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提到,思琪有兩次想向父母說出自己被性侵的遭遇,但父母的反應卻讓她徹底失望了。一次是在餐桌上,思琪看似輕鬆地問媽媽:「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思琪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

另一次,思琪用一種天真的口吻對媽媽說:「聽說學校有個同學跟老師在一起。」媽媽的回答是:「這麼小年紀就這麼騷。」思琪在那一瞬間決定,從此一輩子不說話了。

既然不能向父母求助,奕含只好把和已婚老師在一起的痛苦、矛盾,自我催眠為「這就是愛」,否則就太痛苦了。書中說:
想了這幾天,我想出唯一的解決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你愛的人要對你做什麼都可以,不是麼?

「李國華老師」為何那麼容易對少女性侵得逞呢?書中說:

他(李國華)發現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自己的錯。罪惡感又把她趕回他身邊。

因為性教育不足,孩子被性侵也不敢聲張,使性侵害犯罪人繼續毫無顧忌。奕含生前受訪時曾說:「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我很確定臺灣現在、此刻也正在發生。」

林奕含寫這本書並不能讓她淨化心靈,因為「那些確實瘋了的房思琪,或是不能再去上學、被父母關在家裡不見天日的房思琪,也不會再出門,不會神智清醒,連李國華也不會有改變。」

由「房思琪們」的悲劇可知,孩子從青春期開始,父母就應「主動」與他們談論與異性互動、戀愛(包括同性戀)、交往與分手等問題。如歌手戴愛玲所唱《對的人》,就是不錯的兩性交往態度與方式。在選擇適合的人方面,如:

愛雖然很美妙,卻不能為了寂寞,又陷了泥沼。

愛要耐心等待、仔細尋找,感覺很重要。

在處理失戀方面,如:

那次流過的淚,讓我學習到,如何祝福,如何轉身不要。

在眼淚體會到與自己擁抱,愛不是一種需要,是一種對照。

何時才算準備好、夠成熟,可以談戀愛了呢?如:

誰願意為了一份愛付出去多少,然後得到多少並不計較。

當我想清楚的時候,我就算已經準備好,放手去愛,海闊天高。

到了高中階段,父母應該更深入地與孩子談論婚姻與家庭的責任、性行為與避孕等問題(學校課程也會教導)。以開放的態度與孩子「談性說愛」,擔任孩子的愛情顧問,以及分手的心理輔導人員。讓孩子能多元開放的思考,得到正確的訊息(包括介紹相關書籍與電影)。以免受到恐怖情人的傷害,或因闖不過情關而自我傷害。

若孩子的個性較為剛烈,任何勸導都無法阻擋,父母只能耐心等待,以愛與理性來面對。實在無力處理時,不要拖延或羞於求助,可透過公正、可信任的第三人,包含親友、學校輔導老師、心理諮商師,一起協助孩子看到自己的愛情盲點、了解愛情的全貌,並走出愛情的迷霧。
 

摘自 王淑俐《養出孩子的正向力:從心教養,破解親子問題》三民
 

作者簡介|王淑俐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博士,現為多所大專校院兼任教授。
對情愛溝通、時間管理、壓力管理、親職教育、性別教育、領導與溝通等議題有深入研究。2018年創設「華人無國界教師學會」,以扶助教育弱勢者為目標,並擔任第一屆理事長。
曾出版《人際關係與溝通》、《生涯發展與規劃》等心理、教育專業用書,其著作《掌握成功軟實力──8個時間管理的黃金法則》,曾榮獲文化部第37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的肯定。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