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明明很整齊漂亮,孩子為什麼沒辦法好好學習?科學家有驚人發現⋯

他建議學生,準備考試時不要直接讀筆記。「我告訴他們,先把筆記放一邊,擬一份新的大綱,把內容重組一遍,」威靈漢告訴我:「這樣做,可以逼你再一次去思考內容,而且是用不同的方式。」

編按:

許多疼愛孩子的爸媽們認為孩子讀書需要有個專心的環境,最好有獨立的房間,甚至會買漂亮的大書桌。但是研究調查結果發現,小孩在不同地點讀書的成效反而比在同一個地方讀書較好。其實,孩子對於空間的思考方式和大人不一樣,尤其對「快去你房間寫功課」,會有莫名的排斥感,覺得被強迫了,光是走到自己房間就拖拖拉拉的,不情不願。爸媽們,別再規定孩子一定得在書桌上讀書了,家中環境到處都可以是學習的好地方,這是一種立即學習的概念,有加強學習效率的效果。

文 / 凱瑞

不要固定在同一地點研讀

單純改變地點,對回憶能產生多大幫助?

在1970年代中,三名心理學家做了一場實驗,回應這個問題。史密斯、畢約克以及另外一位心理學家格倫柏格(Arthur Glenberg),當時都任職於密西根大學,他們想知道,如果人們研讀同樣的材料兩次,分別在不同地點,會產生什麼結果。

他們讓一群學生研讀一份字彙表,上面有40個單字,都是由四個字母所組成,例如ball和fork。其中半數學生分兩個時段研讀這份字彙表,兩個時段之間,隔了幾個小時,都是在同樣的地點,要不是在一間狹小、凌亂的地下室,就是在另一間整潔、有窗戶俯瞰庭院的房間裡。另外半數學生則在兩個不同地點研讀:一次在狹小無窗的房間,另一次則在整潔有窗戶俯瞰庭院的房間。兩組學生,同樣的字彙,同樣的順序,同樣長的時間。其中一組兩次都在相同環境,另一組在兩個截然不同的環境。

「我把我自己,也就是主持實驗的人,也視為環境的一部分,」史密斯告訴我:「在無窗的地下室裡,我的穿扮就像平常的樣子,亂亂的長髮、法蘭絨襯衫、建築工人穿的靴子。換到現代會議室裡,我會把頭髮往後梳理整齊,打上領帶,穿上我爸爸參加我的成年禮時所穿的西裝。有些在兩個地點都研讀過的學生,竟然以為我是不同的人。」

在第二節研讀過後,學生幫每個字彙評分,看看它們能激起的正面或負面聯想有多強烈。這其實是一個詭計,要給他們一個印象:他們已經完成這場與字彙有關的實驗,以後沒有理由再去思考或練習這些字彙了。事實上,他們還沒完。在這個實驗的第三階段,也就是三小時過後,研究人員要求這些學生在十分鐘內,盡可能寫下他們記得的字彙表上的單字。這次測驗進行的地點,是在第三個、「中性的」房間,一間很普通的教室裡。這裡沒有任何重建,完全不同於之前的情境研究。第三個房間是受測者之前從未進入過的教室,而且和他們研讀過的兩個房間也一點都不相似。

考試成績的差異大得驚人。在同一個房間研讀的小組,平均記得40個單字中的16個。在兩個房間裡研讀的小組,平均記得24個字。只是一個單純的地點改變,就能改進提取強度百分之四十。又或者,正如史密斯的說法,這項實驗「證明回想能力的明確改善,伴隨環境情境的變動而來。」

我們平常就不斷在做這種事,譬如說,當我們試圖去回想某個明星的名字時,我們會找出他最新影片的場景:啊,那是他的臉,但是沒有名字。於是,我們又回想他的臉出現在報上的樣子,他在電視節目裡客串的樣子,甚至想到我們曾經看到他在舞臺上的樣子。我們利用好幾片「心理透鏡」,來找出他的名字,以及一般說來,更多的細節。

威靈漢(Daniel Willingham)是把學習技巧應用到課堂上的頂尖專家,他建議學生,準備考試時不要直接讀筆記。「我告訴他們,先把筆記放一邊,擬一份新的大綱,把內容重組一遍,」威靈漢告訴我:「這樣做,可以逼你再一次去思考內容,而且是用不同的方式。」

我們「如何」完成某件事,不也是「環境」的一部分?

 

摘自  凱瑞《最強大腦學習法:不專心,學更好》/ 天下文化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