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媽媽讓我明白:育兒時光轉瞬即逝,要足夠灑脫、有智慧,懂得抓大放小、學習接納現實的不完美

一個努力育兒的媽媽要學習接納現實的不完美,將一部分注意力從孩子身上轉移到自己和大家庭上來。時刻記得我們的角色不只是母親,還是妻子、女兒,還是一個現代的獨立女性。

文/尹亞楠 吳永和(首對擁有國際蒙特梭利教育資格證書的華人夫妻)


平衡母親和妻子的角色 

以我的觀察來看,法國爸爸倒沒有法國媽媽那麼成熟、理性,而法國媽媽對此也不會習慣性地集體抱怨,她們坦然承認兩性的天生差異,也承認從社會文化和傳統教養方式上來講,男性越來越不擅長育兒的家庭工作。

法國媽媽們在夫妻生活中會收起身為媽媽的優越感,為自己能永久保持女性魅力而付出更多的努力。

她們認為丈夫很可能沒有照顧嬰兒的天分,沒有像她們一樣的耐心和細膩,所以要給他們學習的時間,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和鼓勵。而且,要盡量讓他們做擅長的工作,而這個工作的重要部分就是疼愛妻子。 

法國有句名言:雖然四十週讓你蛻變成母親,但是這不應該成為剝奪你做女人的權利的理由。 

 

在我懷孕之後,很多有經驗的法國媽媽給我的建議不是怎麼育兒,而是如何繼續保持高品質的親密關係。 

我和法國同事講到中國孩子是和媽媽一起睡覺的。她們的第一反應是:那爸爸呢? 爸爸多可憐! 

法國媽媽還提醒我:不論你在孩子身邊睡多久,都要時刻記得回到自己的床上,丈夫在那裡等著你。 

我問:「那孩子總往你們床上跑怎麼辦? 」 

「認真告訴孩子,只有夫妻才能睡一起。」這是她們的共同回答。 

陪睡的華人媽媽們自然是無限期地犧牲著夫妻生活,將人生的重心轉移到了孩子身上,世世代代似乎都是這樣。

而法國媽媽的如此不同,不得不讓我開始思考,她們的方式是否更適合這個現代社會?

如何在各種女性角色中平衡母親和妻子的角色,法國女人的經驗值得我們參考和借鑒。 

 

影響法國父母最深的育兒方法

其背後有著深層的歷史文化原因。 早在十七世紀,以巴黎為中心的啟蒙運動為人類帶來了更加人性化的教育觀。

十八世紀的法國教育家盧梭,早於蒙特梭利一個多世紀就已經發現了童年的重大意義。當時的法國政府和學者就已開始重視早期教育,法國在這方面的領先一直保持到現在。 

影響法國父母最深的是育兒教母弗朗索瓦茲.多爾多,她的很多教育主張在我看來是蒙氏理念的法語版,她呼籲成人要以謙卑和誠懇的態度對待孩子,反對在過度保護之下產生有破壞作用的教育方式。

多爾多在二十世紀下半葉透過廣播電台真正引導了一代法國父母轉變了教養觀念,有效提升了教養水準。這一代父母便是如今這一代孩子們的祖父母或曾祖父母。 

從理念到應用,法國也得益於一代又一代的兒童教育研究者從專業細分領域,比如睡眠、營養、閱讀寫作等,為法國大多數父母普及了高度一致、切實可行的實踐指南。

這也是法國媽媽為何講不出蒙氏理念,卻能做得如此到位的重要原因。 

 

成為具有華人特色的蒙氏媽媽 

在法國攻讀教育學的時候,我漸漸明白,所有好的育兒理念最終都會殊途同歸。批判哪種教育法有什麼缺點那是教育家的事,父母只需「擇其善者而從之」。 

在成為母親之後,我深感時間緊迫,三年轉瞬即逝,必須果斷選擇一條路堅定地走下去,在各種理念中糾結、搖擺,只會耽誤最寶貴的育兒黃金期。 

心態和知識都要提前準備好,邊學邊養是不夠的,我們的準備速度遠遠趕不上孩子的成長速度,除此之外,身邊還要有榜樣示範。比如我,身邊有那麼多法國媽媽,她們日日啟發著我如何高效地將多年學習、實踐的蒙氏教育理念應用到家庭育兒中來。 

如果沒有身邊這些法國媽媽,我會以為在家實踐蒙特梭利教育就像在海報、雜誌上看到的情形一樣,永遠都是完美無瑕的狀態。 

「法國媽媽讓我明白:真正的蒙氏媽媽並不是完美媽媽, 而是要足夠灑脫、有智慧,懂得抓大放小, 在對的時間不阻礙、不放縱、不搖擺。」 

一個努力育兒的媽媽要學習接納現實的不完美,將一部分注意力從孩子身上轉移到自己和大家庭上來。時刻記得我們的角色不只是母親,還是妻子、女兒,還是一個現代的獨立女性。 

我們將個人的經驗和思考分享給更多的華人媽媽,跟隨我們的家庭育兒方案,希望你也能成為有華人特色的蒙氏媽媽。 

 

摘自 尹亞楠 吳永和《教會孩子照顧自己,是他一生最好的禮物》/ 木馬文化 

 

Photo by Gustavo Fring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