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要送禮嗎?要不要有所表示?資深教師:沒半點表示,我們還是會落寞的,對,我在意你們沒說出來!

老師的處境尷尬,若是要學生表示些什麼,感覺像是在討拍,或說索討,誰叫教育的本質,是不求回報呢! 但我從沒在管被當討拍還是索討。我直接跟學生說: 「教師節,我在乎你們有沒有表示心意。」

文/歐陽立中

對,我在意你們說出來 

老師是矛盾的物種,嘴巴上說教師節平常心,但如果學生真的「平常心」,沒半點表示,我們還是會落寞的。 

至少我是。 

一位老師朋友在臉書寫道:「連續三年教師節,學生都是最高品質:靜悄悄……」看得我都覺得心酸了。 

教師節沒放假之後,這天不再有懸念。還好有學校的敬師活動,以及老師們彼此互祝快樂,這一天好像才被我們記得。但不管敬師活動再精采、老師們相濡以沫多溫暖,都無法比任何一個學生對我們的感謝更動人。 

其實,我相信學生在這一天都有感覺的,就像是自己的生日,若沒人記得,總會悵然。但他們也猶豫著: 

「老師會在乎我們有沒有表示嗎?」 

「感覺老師不是會介意這種事的人。」 

「如果我表示了,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很狗腿?」 

最後,他們用這句話說服自己: 

「我把對老師的感謝,放在心裡。」 

老師的處境更尷尬,若是要學生表示些什麼,感覺像是在討拍,或說索討,誰叫教育的本質,是不求回報呢! 

但我從沒在管被當討拍還是索討。我直接跟學生說: 

「教師節,我在乎你們有沒有表示心意。」 

 

我們鼓勵孩子表達,但是,是哪種表達呢?

我們標榜的是那種口若懸河、大將之風式的表達。但下了舞台呢?他們能不能說出心裡話?我們好像沒太在乎,因為一個突如其來的感恩,都會讓我們手足無措。 

你知道嗎?最厲害的表達,不在台上,而在台下:在「對的時間」用「對的方式」表達。 

比如:母親節,寫張卡片,感謝老媽拚了命生下你;父親節,訂家餐廳,感謝老爸拚了命守護你;教師節,說聲教師節快樂,感謝老師在迷茫時,為你點燈。 

放在心裡、沒說出口的感謝,那不叫感謝,叫膽怯。 

你怕說出口,自己覺得怪;你怕寫出來,別人覺得矯情。但為何表達心意,需要在乎這麼多? 

我很在乎教師節,在乎孩子能不能對老師做些什麼、寫些什麼、說些什麼,哪怕只是一句「教師節快樂」都好。不是因為我們想索討什麼,而是希望看見,你們的心,還是熱的。 

導師班高一那年的教師節,我買了教師節卡片給學生,請他們寫給各個任課老師。小高一嘛!人生地不熟。但高二的教師節,我告訴孩子們: 

「我希望你們能對老師們表示心意。今年教師卡我就不買了,因為我相信你們有自己想表達的方式。」 

其實,說這話時,我心裡是緊張的,我怕他們聽不懂我的弦外之音。所幸,孩子們的心是柔軟的,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隔天,每節下課都可以看到他們穿梭在辦公室,送老師們小卡和喉糖,以及那一聲羞澀的教師節快樂。當然,這回,他們也沒忘記,在我國文課開始前的起立敬禮,把「老師好!」變成「老師教師節快樂!」,隨即送上卡片與滿滿的祝福。 

老師們笑得很燦爛,比起放假、敬師、取暖,讓我們繼續奮戰下去的,是你們在抱怨完老師機車之後,依舊記掛著我們。 

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摘自  歐陽立中《就怕平庸成為你人生的注解》 / 天下文化


歐陽立中

師大國文系、台大中文研究所畢業、現為丹鳳高中教師。明明是國文老師,解開的人生問題卻比國文多,結果莫名成為人生導師。臉書粉專:歐陽立中「演說課✕桌遊課」

 

Photo form pexels-cottonbro-3662630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