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精神科醫生:愛孩子,就經營好伴侶間的相處,婚姻關係和諧了,親子關係會更和諧

在家庭關係中,婚姻關係永遠是最核心的關鍵,只有婚姻關係和諧了,親子關係才會更和諧。

編按:

為人父母的,都很注重孩子的教養,不可否認,孩子的成長和性格,往往是家庭、學校、同儕等各方面影響的綜合結果,而其中,家庭關係的作用是最重要,也是影響最大的。孩子雖然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但是從小相處在同一屋檐下、與自己不可分割的爸媽,夫妻兩人的關係和相處好壞與否,將直接影響了孩子的情緒、看待自己和他人的方式。別忘了,在家庭關係中,婚姻關係永遠是最核心的關鍵,只有婚姻關係和諧了,親子關係才會更和諧。

 

文 / 茅里齊奧‧安東爾菲

不論是夫或妻,都是另一人的伴侶,同時也是他們父母的孩子,一旦擁有自己的家庭,他們本身也成為父母。這個功能和角色的網絡是依照兩個軸度所構成,包括不同階層的垂直面向(祖父母、父母、孩子),以及由相同階層的關係所代表的水平面向—配偶、手足、朋友(Andolfi, 1999; Andolfi, Falcucci, Mascellani, Santona & Sciamplicotti, 2006; Andolfi & Mascellani, 2012)。因此,關係治療師不能局限於一個面向,像是只探索伴侶關係的品質或是親子間的互動。治療師能夠擴展視野,觀察家庭組織是如何隨著時間和世代演變,是相當重要的。

我們根據代間連結(inter-generational bonds)的品質如何影響伴侶的形成和發展,確定了四個主要的伴侶功能類型,這也影響了伴侶為人父母的方式。伴侶的結構依據彼此的平衡或不平衡程度而有所不同,其與伴侶從自己父母、原生家庭的個人分化歷程有關。這四個類型做為一般概要來說是有幫助的,但很明顯地,它們僅代表每個家庭在連續光譜中所產生的極端情況,而這個連續光譜是由每個家庭成員所擁有的自主(autonomy)和情緒個體化(emotional individuation)的多寡程度所決定的。此外,伴侶也有可能像「夾心三明治」般被夾在上一代與下一代之間。

 

和諧型伴侶(harmonious couples)

兩個人能夠在非常親密、信賴的關係中相互分享及尊重彼此,就是和諧型伴侶。雙方從各自的原生家庭中完全地個體化,任何屬於過去的東西(期待、迷思、傳統、原則)不會入侵這對伴侶的空間和領域,而是雙方帶著各自擁有的價值觀進入關係,就像是一種情感上的資產一般。因此,和諧型伴侶在歸屬與分離上達到了適當的平衡。伴侶與各自的原生家庭有著和諧的連結,過去牽絆和當前關係這兩者之間沒有明顯的干涉。雙方都以正向的方式描述在原生家庭的發展歷程,沒有受到來自上一輩不當的壓力或干擾。他們也能在尊重家庭連結的同時,以審慎評論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家庭,並保有獨立。他們成功地完成了孩童的發展階段,並在原生家庭的承認和認可下承擔了新的角色和責任(例如成為他人的另一半、家長)。因為在孩童時期沒有經歷負面的三角化關係,他們也與手足有健康和正向的關係。

 

高衝突型伴侶(high-conflict couple)

高衝突型伴侶常會因為在日常生活中,經驗到具有毒害程度的緊張和痛苦,經常進入治療中。這類型的伴侶會在許多層面上經驗到根深柢固、持續不斷的衝突。他們普遍會發展出親子互動模式,我們也常觀察到,伴侶之間的連結會強烈地受到彼此在原生家庭中未解決的問題所影響。一般來說,伴侶之一並沒有真正從他或她的原生家庭中分離,而是帶著早期情緒切割的經驗,逃離與原生家庭任何形式的情緒和有形的連結,即使當事人仍因與父母或手足的未竟事宜感到憤怒和受傷。伴侶的另一方則相反,他或她由原生家庭中個體化的歷程失敗了,因此與家庭關係變得糾結,結果往往是,這對伴侶會被未分化配偶(undifferentiated spouse)的家庭所「收養」,因為無論是哪一方,都沒有辦法滋養並保護這對伴侶關係不受原生家庭的侵擾,其中一方涉入太多,另一方則太疏離。

事實上,受到早期正向依附對象(early positive attachment figures)情緒剝奪的伴侶,可能會無意識地享受著依賴另一半的家庭,以補償他或她在原生家庭中所缺乏的關愛。

 

不穩定型伴侶(unstable couple)

不穩定型伴侶是由兩個非常沒有安全感、寂寞的人所組成,雙方在原生家庭中都經驗到類似被忽略、疏離的感受;這個類型的伴侶之間的吸引力似乎會強烈地著重在相互缺乏的關愛上。為了嘗試滿足在原生家庭未被滿足的需要—依附、情感及方向指引等方面,伴侶會無意識地需要對方變成他們從未擁有的父母,因此,在彼此的期待和要求上會導致很大的混淆。這樣的動力不會產生真正的親密關係和共識,而是持續地要求對方要與自己同在、要親近自己,反而限制了雙方的自由,因為他們都沒有能力忍受彼此間存在著距離。缺乏安全感及不穩定,是形成這類型伴侶的主要原因,即使雙方的父母仍健在,伴侶雙方表現得彷彿自己是孤兒一般,父母在情感上是無法提供支持的。我們描述的社會心理孤兒(psychosocial orphans)是非常痛苦的,最終,不穩定型伴侶會不斷尋求再保證(reassurance)。如果這樣的再保證無法由樓上(上一代)而來,更糟糕的是,也無法從伴侶的關係獲得時,他們便試著由樓下(他們的孩子)來得到。我們不難理解,一個孩子被帶到這個世界來填補空白,他/她在安全成長環境中所需要的真正的關照及滋養,將會過早被剝奪。

 

夾在兩個世代間的「三明治」型伴侶(“Sandwiched” couple)

現今世界中,高齡化社會產生了一個全新、出人意料的關係模式,並對伴侶間的動力有著顯著的影響:年長的一代更常出現在伴侶關係的發展與孫輩們的教養過程中。普遍來說,年長者的類型有三種:第一種,擁有良好的健康,欣賞年紀為自己帶來的價值,並在個人和社會層面上自由地享受當下的人生階段。第二種,以擔任家庭保母為主要功能,在祖父母的角色中找到滿足感,投入所有的時間給孫子們情感關愛與教育,對父母來說是很寶貴的資源。尤其在伴侶分開後,這樣的情形會更多,因為他們會成為家庭生活的重要參照點。第三種年長者是,身體狀況不佳,心理也不甚健康。對伴侶來說,照顧喪失行為能力的年長父母,是繁重的任務,因為在情感和組織層面上,都必須常年承擔。對第三種年長者族群的關照,依據不同的文化傳統會產生很大的差異性。西方社會中,常常會依賴支持體系,像是護理之家,或是善用居家照護員。東方社會則與西方社會相反,傾向於認為他們必須在家照顧上一代,要求年輕一代犧牲自我。在這兩種情況下,不論是有組織的專業照護,或是像奴隸般付出所有,要完成照顧年長家庭成員的這項責任,所感受到的壓力都是非常沉重的。

伴侶需要照顧上一代的壓力,會隨著成年孩子延遲離家獨立生活逐漸加劇。這樣的現象,尤其會在經歷經濟危機、工作短缺的國家中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中,我們會面對所謂的子女回巢(crowded est),與其他社會經濟背景下的家庭演變經驗剛好相反,亦即年輕人從家中離開,而出現空巢期(emptynest phase)。在空巢期階段,在多年專注照顧與撫養孩子後,伴侶需要重新發掘全新觀點,找到情感上的平衡,否則在孩子離開後,他們可能會面臨無法繼續在一起的風險。有許多伴侶,儘管已經快五十或六十歲了,因為陷入兩股力量的拉扯,老一輩的上一代和下一代的孩子,使得他們在維繫擁有活力和重要的親密空間上,面臨愈來愈多的困難,這就是三明治型伴侶的現象(Andolfi & Mascellani, 2013)。

 

摘自 茅里齊奧‧安東爾菲《找回家庭的療癒力:多世代家族治療》/心靈工坊 


關於作者:茅里齊奧‧安東爾菲(Maurizio Andolfi, 1942–)
 
醫學博士、兒童精神科醫生、全球知名的大師級家族治療師。他最初是兒童精神科醫生,在美期間,曾赴許多著名的家族治療機構學習,包括州立布朗克斯醫院家庭研究部門(the Family Studies Section of Bronx State Hospital)、阿克曼家族治療研究機構(the Ackerman Institute for Family Therapy)、費城兒童指導診所(the Philadelphia Child Guidance Clinic)等。 

曾任羅馬大學(University la Sapienza)臨床心理學教授、歐洲家族治療協會(European Family Therapy Association)共同創始人,現任羅馬家庭治療學院(the Accademia di Psicoterapia della Famiglia Rome)主任。

他也是《家族治療》(Terapia familfare)期刊的編輯,出版過許多著作,包括《請幫助我了解這個家庭》(Please, Help Me with This Family, 1994)。2016年,獲得美國家庭治療學院(American Family Therapy Academy)頒發的終身成就獎。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