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情感與物質上,無法從父母那得到滿足,長大後很難在關係裡有安全感

若成長過程中一切盡善盡美,撫育者讓我們感到了安全、被愛,並建立了自信,那麼我們就會對他們給予的一切充滿感激之情。

編按:

教養孩子不只是教給他們課堂上的知識,生活中的人際關係和品格教養也是相當重要的。我們都希望孩子是一個有愛,並懂得同理與感恩的人,但有時候卻發現不管怎麼說孩子都無法擁有同理心?或者孩子會太過在意別人的想法和評價?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一門必修的課題,過與不及都不是一件好事,而孩子的每個想法和他表現出來的行為,都跟從小到大與父母之間的相處有關係...

 

文 / 約瑟夫.布爾戈

|若孩子有過度的嫉妒與妒忌,可能是從小沒有得到滿足

背負著羞恥感與創傷成長起來的我們,通常會擁有強烈的嫉妒與妒忌情感。面對那些取得某種形式成功、實現了目標,在經濟上超越我們的人時,經常會引發強烈的羞恥感與「次等」感,從而對這些人產生厭惡。他人擁有的東西─無論是人格特質、人際關係,或者物質─總之是那些我們認為自己不可能「擁有」的想法,多少會讓我們想貶低擁有者,嘲諷他們的成就,挫挫他們的威風。

即便是未曾遭受羞恥感殘害的人,偶爾也會嫉妒。其實從某種程度上說,嫉妒是一種正常的情感經驗,教會我們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並激勵我們為此努力。嫉妒是當得知他人擁有自己也想要的東西時,所感到的輕度痛苦,但不至於導致我們厭惡那個人,或想把對方撕碎。如若在此時混合進羞恥感,嫉妒便變得讓人不堪承受,具有嚴重的破壞性。為了擺脫這種感受,甚至可能產生消滅對方的強烈念頭。

同樣地,妒忌也是一種相當普遍的情感經驗,在很多關係中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子。大部分人都在某些情況下妒忌過,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如果我們很在意某個人,當對方與另一位好友、前任伴侶,或與我們不在其中的群體相處太久時,我們會感到受冷落,可這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當我們真的感到了威脅,或妒忌得受不了時,可能是因為有一個充分的理由,造成我們產生強烈情緒(譬如伴侶有了婚外情),又或者是因為潛在的羞恥感,在生命早期因撫養不當而帶來的缺憾或無價值感,導致我們產生強烈的妒忌。

在情感上與物質上始終無法從父母那裡得到滿足的人,很難在成人關係裡保有安全感。在他人看來只是輕微、轉瞬即逝的妒忌,對另一個人可能就是跨不過去的坎。而若懷抱深刻的羞恥感,妒忌會變得複雜,因為我們會懷疑自己是否是被愛的,會恐懼我們的創傷與缺陷讓自己不值得他人去愛。妒忌有害,因為我們害怕自己的「真面目」遲早會被揭露,接著就會被他人拋棄。

嫉妒與妒忌是正常的情感,只有當羞恥感摻雜其中時,才會變得令人不堪承受。

 

|感恩、愛人,及同理心等幸福能力,源自一個夠好的成長環境

若成長過程中一切盡善盡美,撫育者讓我們感到了安全、被愛,並建立了自信,那麼我們就會對他們給予的一切充滿感激之情。我們會擁有愛的能力。撫育者能夠同理並恰當回應我們的情感與物質需求,會讓我們對他人做出同樣的事。若你的需求得到了足夠的滿足,你會充滿感激;若身邊的人能理解你的感受,並協助你面對它們,等他人有需要時,你也會為他們做同樣的事。

同理心是把自己放在他人的角度看待問題,所以從感情上來說,想要置身於他人的情感經驗中,得先學會承受這些情感,才會產生「同理心」。當我們得不到自己所需,或當依賴的人無法同理我們的感受時,我們就很難擁有同理他人的能力,同時愛人的能力也會嚴重受到限制。我們可能會變得過度關注自我─用當今常用的說法,即為「自戀」。

或者,我們還有可能表現得過於同情,太在意他人的需求。在一些家庭裡,父母甚少給予孩子情感上的滿足(他們自身在情感上就沒得到過滿足,甚至極度匱乏),孩子長大後會認為,只有透過先滿足他人需求的方式,自己的需求才會被滿足。他們可能在付出時顯得無私,但這種同理心遠比表面上看起來更脆弱;其目的是為了構建起理想的自我形象,以對抗羞恥感,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未被滿足的需求,不是真正的慷慨。

感謝他人、愛人的能力,以及對他人的同理心,源自一個夠好的成長環境;關注自我或假性無私,則是情感上過度匱乏的表現。

 

摘自 約瑟夫.布爾戈《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逃避?:全美最受歡迎心理學家的14堂自我療癒課》/今周刊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