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奶奶樹木希林的教養觀:我並非刻意節儉,我們也會去餐廳吃飯,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讓孩子過得太奢侈

「妳女兒穿得也太奇怪了吧?」幫樹木希林負責服裝的工作人員說。樹木女士從來沒有買過完全符合兒童尺寸的衣服給孩子,就只是拿手邊有的大人衣服湊合:將大人的T恤領口弄小、肩膀的部分往上縫,而且因為下擺太長,所以在下面打結,就這樣讓孩子穿。

文│樹木希林

借助大家的力量養育孩子

—從父母的角度來看,您覺得您的女兒也哉子小姐為什麼能夠成長得這麼好?

我想,在內心深處,她可能也有很多自私的想法,只是沒有表現出來。她很早就結婚,必須照顧孩子,所以也沒時間去說別人壞話,或做不該做的事。那時候我真的太忙了,對於女兒,就只是給她飯吃而已,完全不記得曾買過什麼東西給她。即使是現在,我也不曾買東西給孫子。不管是生日還是什麼特別的日子,都只是口頭上說句「恭喜」而已。

—所以您女兒是在一個很好的環境中被養育長大的。
嗯,我再舉一個例子,因為我沒有時間照顧女兒,所以她的生活非常簡單,現在我看孫子們的生活,發現他們衣服太多、鞋子太多,完全沒有整理,有點無可奈何。但女兒小時候,不管是衣服還是鞋子都很少,只能不斷交換搭配,所以隨時都非常整潔。

—這也是不想讓她過得太奢侈的教育原則嗎?
我並非刻意節儉,我們也會去餐廳吃飯,但我覺得沒有必要讓女兒過得太奢侈。

—樹木女士您自己在孩提時代的生活也過得那麼簡樸嗎?
這兩件事沒有關係。在我那個的時代,什麼都買得起。孩提時代,有段時間我自己也經常買東西,但可能是我對物品已經不再執著,所以,孩子自然也變成這樣。之前,某個女演員看了我的衣櫥後說:「只有這樣嗎?」我說:「對啊,就只有這樣。」當時我們都笑了,因為實在是太少了。

—不過,樹木女士看起來很時髦呢!
不,前一陣子我因為護照過期而去更新,還拍了照片,和十年前的護照相比,我的臉顯得更老了,頭髮也白了,樣子變了很多,不過,穿的衣服是一樣的。窗口的承辦小姐還說:「您看,您穿一樣的衣服呢!」我忍不住大笑。

—所以您從來沒有讓她過舒服的日子嗎?
是啊!我有時會把女兒帶到工作場所,有次負責服裝的工作人員說:「妳女兒穿得也太奇怪了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就拿T恤來說好了,我會將大人的T恤領口弄小、肩膀的部分往上縫,再讓她穿,而且因為下擺太長,所以她會在下面打結。

—哇,還加上自己的創意。
因為我從來沒有買過完全符合兒童尺寸的衣服給她,就只是拿手邊有的讓她湊合著穿。她沒有合身的衣服,手邊有什麼就給她穿什麼。

—這是為了磨練美感嗎?
不知道有沒有磨練到,但我們就是這樣生活的。飯也是一樣,雖然現在已經不吃了,但當時我們吃的都是糙米飯。女兒讀小學時,因為是一間國際學校,必須自己帶午餐便當。好像有同學跟她說:「妳的便當看起來好難吃喔!」在褐色的糙米上鋪上柴魚,撒上海苔,然後再淋上一點醬油,最後是鮭魚、玉子燒和熱狗,這就是全部的菜色,我女兒對我說:「大家都說這是咖啡色便當」。

—孩子說到這件事時,沒有任何抱怨嗎?
沒有,那真的是一個完全沒有色彩的便當。那個時候,很多母親都會親手做便當,還會把熱狗切成漂亮的章魚模樣,在我們家,基本上就是「刷」地切成兩段而已。女兒說:「因為不好看,所以只有我的便當沒人想看。」

—一個母親獨自撫養孩子應該很辛苦吧,所以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做那麼多事。
就是啊,但我並不覺得自己是獨自在照顧孩子。當時,我住在西麻布,一樓是我開的藝人經紀公司,住家在樓上。也哉子很早就放學了,然後會來到公司,員工們會為她檢查功課,幫了很多忙。所以,我不覺得自己獨自養育她,是大家一起幫我照顧。

—您一定不想讓她看到媽媽辛苦的樣子吧?
是啊,女兒經常跟我說:「媽媽妳從來不抱怨呢!」

—女兒也有感覺。
我從來不說:「早知道這麼做就好了。」而是「這樣啊,事情變成這樣了!」或是「那接下就這麼做吧!」

—這就是最棒的教養方式啊!
是啊,就連一直在身邊的女兒也這麼說。如果認為都是自己的錯,就不會抱怨了。這樣雖然很了不起,但這多少也意味著不太關心自己。沒有什麼是自己非做不可的,對吧?

但是,說不抱怨是比較好聽啦!仔細聽女兒說的話,就會發現我好像不太關心自己,對自己的事太隨便了。凡事都有一體兩面,怎麼可以只有讚美。

摘自 樹木希林 《走在,沒人想去的地方:樹木希林離世前的最後採訪》/ 采實文化 
 


關於樹木希林

演員。一九四三年生於日本東京都。二○一八年九月十五日辭世,享壽七十五歲。一九六一年進入文學座附屬戲劇研究所,以「悠木千帆」為藝名,一九六四年演出由森繁久彌主演的電視劇《七個孫子》,而後又參與《時間到了唷》、《寺內貫太郎一家》、《夢千代日記》等劇的演出。曾拍攝富士軟片、味之素等電視廣告。


一九七七年改名為「樹木希林」。二○○○年之後,電影的演出逐漸增加,作品包括《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2007)、《橫山家之味》(2008)、《我的母親手記》(獲頒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女演員)、《戀戀銅鑼燒》、《小偷家族》等。二○○八年獲頒紫綬褒章,二○一四年獲頒旭日小綬章。二○○三年因視網膜剝離,左眼完全失明,二○○五年因罹患乳癌,右乳完全切除,二○一三年宣布癌細胞已蔓延全身。長女為作家內田也哉子,女婿為演員本木雅弘,丈夫為搖滾歌手內田裕也(二○一九年三月十七日去世。)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