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後的自由〉只是順著孩子的心意教養,不但剝奪了他獨立的準備,更會讓他未來的生活時許多阻礙

孩子是否能往獨立的路邁進,是需要大人溫和的堅持,並提供他適當的環境,包括飲食的多樣性、均衡營養的預備、定時定量、用餐禮儀等。如果只是順著孩子的心意教養,不但剝奪了孩子獨立的準備,更會讓孩子未來適應團體生活時出現許多阻礙,真的需要我們三思啊!

作者|何翩翩

放手後的自由

蒙特梭利女士曾說過:「Who can not be independent, who can not talk about freedom.(誰若不能獨立,就談不上自由。)」這句話在我和孩子與各個家庭工作時,不斷地得到印證。

曾經有一次,在蒙氏親子教室中來了一對母子。媽媽剛進來教室,就立刻扯著嗓門指揮孩子去玩玩具(蒙氏的正確說法其實是「操作工作」),但孩子好不容易選定了一個木製拼圖,媽媽又急著糾正他、指揮他該怎麼放才是對的。

我看到剛滿兩歲的小男孩眼神中流露著茫然,後來乾脆等著媽媽給答案,讓我忍不住介入媽媽的指揮:「媽媽,請別著急,給孩子一點時間去嘗試和犯錯,相信你的孩子好嗎?」

媽媽終於停了下了來,很認真的問我:「老師,妳教教我好嗎?我是自己帶孩子長大的,真的很想學學到底該怎麼教他才是對的,不是要多陪他、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才是愛他嗎?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呢?」

我能強烈地感受到媽媽對孩子的愛與付出,也立即肯定媽媽的努力與用心,但再看看孩子明顯語言發展偏慢,細心觀察就可以發現,只要他「嗯嗯」一聲,媽媽就像自動翻譯機一樣,馬上回應他所有的需要。

在旁邊的我們,完全沒辦法明白這些「嗯」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也就可以想像如果孩子到了團體中,語言溝通可就會是他要克服的第一個挑戰了。但這真的是孩子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問題嗎?還是環境或大人造成的呢?

 

孩子要獨立,首先需要一點嘗試的機會

之前我任教的幼兒園曾經收過一個很特別的孩子,在他來上學的前一個月,媽媽打電話來找我,告訴我:「翩翩園長,我想先告訴妳一聲,我們家凱凱是領有亞斯伯格症診斷證明的孩子。」

我聽到時真是大吃一驚,因為這個訊息應該是媽媽當初參觀時就要先告知的。我們雖然有收特殊需求兒,但為了不要造成老師過度的負擔,每班是用限量的方式來安排處理,但班也編了、媽媽註冊費也繳了,木已成舟,我們也就只能做好萬全的準備來幫助這個孩子與家庭。

媽媽接下來又告訴了我一些孩子的狀況,包括凱凱因為味覺非常敏感,所以只吃白色的東西,像是鯛魚、白菜、白飯等食物,其他一概拒絕,甚至連一般孩子都很愛的肉鬆他也完全瞧不上眼。

雖然我這幾年在現場遇過非常多飲食方面有狀況的孩子,但我們還真沒遇過只吃白色食物的個案。不過因為教師團隊已經身經百戰,也就準備好迎接這個特殊的孩子。

豈料後來故事的發展,竟和我們預期的大不相同。一入學,老師就秉持著堅定且溫和的態度來處理凱凱的飲食問題。先是不動聲色的給他和其他同學一樣的食材,但卻偷偷減量來測試他的底線,觀察他的反應來斟酌下一步。凱凱每次雖然都皺著眉,看起來面有難色,但也都願意勉強跟著其他孩子一起嘗試不同顏色的食物。

有一天的點心出現了孩子們都很愛的仙草,不過想也知道「黑色」肯定不是凱凱的菜,所以老師刻意安排了胃口特好的孩子們坐他旁邊,帶動吃飯的氣氛。

盛好點心後,老師平靜地說:「凱凱,我們來吃仙草了吧!」看得出來凱凱因為沒有吃過而心有抗拒,但他看看身旁大快朵頤的同學,也就默默端起碗嘗試了起來。

看著他把小小碗的仙草喝完,老師也沒有誇張的稱讚或獎勵,只有如同平常的態度問他:「還需要再一碗嗎?」他搖搖頭,我們也就笑笑地接受了。

接下來的破關活動也就越來越順利,記得每次放學媽媽聽到今天凱凱居然吃了壽司、仙草、炒飯、牛肉麵等各類食物時,總是高八度的重複著食物的名字表示不可思議,甚至兩個多月後還開心地打電話告訴我,他們終於可以帶凱凱去外面吃飯了,他第一次吃到壽喜燒,全家開心得不得了。

能夠自由的享受各種食物,看起來好像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但當孩子無法獨立的面對與接受環境的安排時,或因著大人的不忍、不耐煩而不願意給孩子機會時,他其實連吃都失去了自由。

六歲前是最好拉大孩子味覺敏感度、並接受各種食物的時機,當我們詢問三歲前怎麼處理凱凱吃的問題時,媽媽回答我們:「保母說我們家凱凱很難搞,所以只能順著他,我們就都只提供他想吃的食物,從來沒再勉強過他了。」

孩子是否能往獨立的路邁進,是需要大人溫和的堅持,並提供他適當的環境,包括飲食的多樣性、均衡營養的預備、定時定量、用餐禮儀等。如果只是順著孩子的心意教養,不但剝奪了孩子獨立的準備,更會讓孩子未來適應團體生活時出現許多阻礙,真的需要我們三思啊!

 

孩子的安全感,來自父母的反應

另一個例子是蒙氏親子班的小悠。有一天媽媽問我:「翩翩老師,到底為什麼我的孩子這麼黏我,只要我一離開就一直找我?我其實平常已經全心全力都在陪他了,為什麼他還是那麼沒有安全感?」

小悠的媽媽有些心急地問著我,我看著二歲半的小悠,當媽媽在身邊全心陪伴他時,是如此的安定又專注,只是當他又再次拿出「投信差」(一種將信件投入信箱的教具)時,媽媽立即上前阻止了他,告訴小悠:「我們家比較少那邊那種粗蠟筆,你也比較不會畫畫,所以來,我們畫畫先。」我就可以大概猜出他們的親子互動出了什麼問題。

我先告訴媽媽我對小悠的肯定,在這個資訊紛擾的世代,孩子能夠專注地做好手邊的事,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媽媽,妳有看到他的專注嗎?」媽媽說的確,在家中小悠可以專注地做自己喜歡的事好久。但我說:「媽媽,妳是不是不自覺地給了小悠很多期待,希望他可以學得更快、可以吃得更多、可以做得更好?」媽媽又默默地點頭。甚至連小悠在發呆、放空的時間,媽媽都會忍不住地催促他去做些什麼、不要浪費時間。也難怪小悠這麼沒有安全感,總覺得自己達不到媽媽的要求,事事需要媽媽的同意和肯定。

媽媽問我她可以怎麼做呢?我告訴媽媽:「媽媽需要先放輕鬆些,我看到了妳的努力,甚至有些委屈,但孩子有他的路要走,請好好欣賞妳的孩子吧!」

孩子如果想要做投信差的工作並樂在其中,那就讓他去滿足吧!因為如果沒讓他在這個階段滿足,而是一直在滿足媽媽的需求與期待,長大後你也很可能沒辦法接受他選的科系、他找的伴侶,甚至是他的人生。

其實只要大人用正確的語言與方式和孩子互動,孩子的獨立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因為他的獨立從不是逼出來的,而是陪出來的。

媽媽終於聽懂了,也驚覺了問題,客氣的謝謝我點醒了她,我知道這關不好過,且媽媽對獨生子小悠的期待與家族壓力不是說放就能放的,但至少是個開始了。看著孩子繼續專注的工作,我知道小悠還有好多的美好,等待媽媽去欣賞、去肯定。

當孩子自己不願意動手、都要大人幫忙時:

大人可以一起撩下去,但只部分參與,可以讓孩子覺得有趣並得到陪伴;或是找出趣味點來轉移孩子逃避的情緒,半推半就裝不會,請孩子幫忙,讓他願意開始。

其中的關鍵是「萬事起頭難」。當大人幫忙開了頭之後,記得最後一步一定要讓孩子自己完成,才能建立孩子的成就感。

 

摘自 何翩翩  《同理心解鎖孩子的情緒:帶你看見孩子的內在需求,讓教養不再卡關》如何出版社


【作者簡介】何翩翩

曾在紐約生活與工作三年,取得紐約大學的幼教碩士與三到六歲國際蒙氏教師證,也曾在一間蒙特梭利幼兒園擔任園長長達十三年。

然而翩翩老師認為當父母與教師是很不同的,沒有人會發證書給你,證明你「可以了,你有資格成為一位夠格的父母」。

我們好像就這麼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父母,然後經常陷入「不知道自己真的準備好了嗎?這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我孩子的問題?為什麼再用心也會有這麼多的教養卡關?」的疑惑漩渦中。

翩翩老師期待透過工作及她的文字,發揮同村共養的精神,幫助爸媽覺察孩子的情緒問題,讓孩子的養成不再只靠父母的單打獨鬥,進而成就每個孩子。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