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孩子是玻璃心世代?只要父母願意放手,你會發現孩子沒有想像中脆弱

「要為孩子做好上路準備,而非準備好路給孩子。」 因為「安全至上」主義的興起,現代父母對孩子變得緊迫盯人或過度保護,上下學都要接送、擔心孩子過敏、害怕受傷禁止孩子接觸許多「看似」危險的活動...但要成為獨立又有韌性的大人,孩子需要自己服用危險的機會。

文│強納森‧海德特, 葛瑞格‧路加諾夫

讓孩子更有智慧
美國青少年出了嚴重問題,我們在統計裡看到憂鬱症、焦慮症和自殺率越來越高。很多大學校園也出了嚴重問題,我們看到嗆聲文化發酵,看到學生投入更多心力罷邀講者或鬧場,也看到言論規範漸漸改變,例如近來傾向以「安全」或「危險」的框架來評價演講。安全至上新文化和報復式的防衛心態對學生有害,對大學也有害。若想改變這種風氣,我們該怎麼做呢?

我們得從童年階段談起。家長現在變得更緊迫盯人和過度保護(中產階級和較富裕的家庭尤然)。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變化,部分是因為對誘拐不切實際的恐懼,部分是因為對申請名校(稍微)合乎現實的擔心。我們講過:自由玩樂減少可能是孩子越來越脆弱的部分原因。在這一章裡,我們會以前面各章為基礎,提出讓孩子更有智慧、更堅強又反脆弱的養育建議。如果孩子在大學裡和畢業後能更獨立,他們會更有成就。


我們有注意到童年經歷隨民族、世代、社會階級和其他因素而異,此處提出的建議是為採用「協力栽培」教養的美國家長量身訂做。社會學家安妮特.拉蘿發現:人無分種族,所有中產階級的家長都選擇「協力栽培」。政治學家羅伯特.普特南也指出:進入一九九○年代以後,這種教養方式在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蔚為風潮。這種策略需要投入大筆時間和大量勞力,對孩子過度保護、過度規劃和過度教養,希望能讓他們在競爭激烈的社會裡取得先機──但這個社會已經忘卻遊戲的重要和不受看管的經驗的可貴。

儘管以下建議源於我們對美國當前潮流的分析,我們還是認為其中很多能供別的國家的家長和教育者參考。舉例來說,南韓家長是全世界最擔心孩子大學考試的一群,也最願意拿孩子幾乎全部的自由遊戲時間換昂貴而累人的升學課程。再舉一個例子:英國學校重視安全勝於常識的地步絕不遜於美國人。在我們快寫完這本書的時候,東倫敦一位小學校長規定學生不准摸剛降下的雪,因為摸雪可能演變成打雪仗。他的解釋是:「問題在於:只要有一個學生,一把雪,一顆摻進石頭的雪球,打傷一隻眼睛,就能改變一個人的視力。」這是安全至上主義的縮影:只要能保護一個孩子不受傷,就該剝奪全體孩子玩稍有風險的遊戲的機會。
 

為孩子做好上路準備,而非準備好路給孩子
這永遠是好建議,而隨著網路出現,一部分的「路」變成虛擬的之後,這項建議甚至更加有益。在網路出現之前,認為自己能為孩子安排好路已屬不智,而現在,這種想法甚至成了痴人說夢。不妨再想想花生過敏的例子:孩子們需要發展的是免疫反應,不是過敏反應。不只對花生如此,對日常生活中的不快和爭執也該如此,而當然,網路生活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雖然你無法直接教反脆弱,但你可以送你孩子另一份禮物「經驗」。要成為獨立又有韌性的大人,孩子們需要成千上萬的經驗。這份禮物起於你願意承認孩子需要一些沒人安排、沒人看管的時間,以學習如何自行判斷風險,練習處理挫折、沉悶、人際衝突等等。他們對空閒時間最重要的運用方式是遊戲,尤其是自由遊戲,到戶外跟其他孩子一起玩。某些情況或許需要大人待在旁邊,幫忙留意孩子們的人身安全,但大人不應介入一般爭執和吵架。


以下是一些給家長、老師和所有關心孩子的人的建議:

A.每個月問問孩子認為自己能面對什麼困難或挑戰,例如走到幾條街外的商店買東西、自己做早餐,或是開始幫忙遛狗賺點零用錢。在他們遇上困難或可能做錯的時候,請按捺插手幫忙的衝動。從錯誤中學習雖然不如直接指導快,但往往效果更好。

B.讓孩子嘗試更多小冒險,讓他們在跌跌撞撞中學習如彼得.格雷所說,孩子需要「自己服用」危險的機會。喬的孩子很喜歡紐約市總督島(Governors Island)的「垃圾遊樂場」(junkyard playground)。那裡讓孩子玩建築材料,廢木料、槌子和釘子都可以玩(但家長要先簽一份長長的免責聲明)。第一次帶孩子來時,喬隔著圍欄在外面看。他家兩個十歲大的男生忙著把釘子釘進木頭,玩得不亦樂乎。其中一個不小心用槌子打到手指,他皺皺眉,甩甩手,接著繼續釘。他打到手兩次,但興致一點不減,那天也學會怎麼釘釘子。

C.試著放養小孩。查詢蘭諾.史坎納茲的「放養小孩」運動資訊,將她的課程融入家庭生活。請回想一九七九年一年級學生的入學準備清單,想想你六歲大的孩子能否「自己一個人去附近(四到八個街區)的商店、學校、遊樂場或朋友家」?從讓孩子自己出門開始,只要你認為他們具備這種能力,就讓他們去外面走走或玩玩。讓他們跟兄弟姊妹或朋友一起外出,告訴他們跟陌生人講話、問路或請求幫忙是沒關係的,只要不跟陌生人走就可以了。請記得:犯罪率現在已經降到一九六○年代早期的水準。

D.印製一張「讓我成長證書」,讓孩子試著到附近走走。讓你的孩子從童年開始培養韌性。我們最簡單可行的想法之一是:先印一張像底下這樣的「讓我成長證書」給孩子,再讓他們去附近走走。這樣一來,就不必太擔心有好事之徒扣住他們報警。你可以先了解一下相關的法律要求。

我是兒童,我要成長!

您好:
我叫__________ 。我沒有迷路,也不是沒人照顧。大人有教過我怎麼過馬路。我知道絕不可以跟陌生人走……但可以跟他們說話(包括您在內!)本州容許家長決定孩子幾歲時可以獨立做一些事。我家家長認為:在住家附近探索一下,對我來說安全、健康又有趣。如果您不相信我說的話,請撥以下電話或傳簡訊跟他們確認。如果您認為讓我自己一個人出門不妥或違反法律,麻煩您:

⑴讀《頑童歷險記》
⑵想想您的童年!您小時候隨時都有大人看著嗎?現在的犯罪率已經降回一九六三年的水準,所以,現在在外面玩比您在我這個年紀時更安全。
⑶造訪網站:LetGrow.org
家長姓名:______________
家長簽章:______________
家長電話:______________
備用電話:______________


E.鼓勵你的孩子走路或騎腳踏車上下學:衡量距離、交通、治安等當地環境後盡早開始。請學校提供讓孩子簽到和簽退的辦法,如此一來,家長就能掌握自行上下學的孩子的行蹤,不必給他們智慧型手機直接追蹤。

F.協助孩子熟識附近的孩子:應該找得到和你一樣決心避免過度保護的鄰居,讓這些家庭的孩子一起去附近公園或誰家院子玩。你必須和其他家長一起訂出界線和指引,確保孩子們的人身安全,讓他們沒有受重傷的危險,懂得團結互助,也知道有人受傷時該怎麼處理。跟有人看管的遊戲時間和大人安排的活動比較起來,孩子在這種團體裡更容易發展成熟,養成韌性。

G.送孩子去要過夜的森林夏令營:不帶電子設備過幾個星期。「在讓孩子發展自身興趣上,我們認為老派的通才營隊影響最大。」愛瑞卡.克里斯塔吉斯說:「孩子們在那裡可以自己選擇要做什麼、不做什麼。」YMCA的過夜夏令營大多符合這項條件,但即使是較為專門、興趣導向的夏令營,有些也符合這項條件──而且很多都有提供獎學金。克里斯塔吉斯認為,重點是讓孩子不受大人「指導」,把大人培養技能的考量擺在一邊。讓他們為興趣而玩或從事某些活動。

H.鼓勵孩子多多參與「有產值的爭執」誠如心理學家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所說,最有創意的人往往是在吵吵鬧鬧的家庭長大的。可是,現在不但少有家長會教孩子怎麼吵得有產值,「我們還阻止兄弟姊妹拌嘴,自己也關起門來吵」。學習如何提出和接受批評而不感到受傷,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生活技能。重要的思想家只跟自己尊敬的人進行深度爭論。


摘自 強納森‧海德特, 葛瑞格‧路加諾夫《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本世紀最大規模心理危機,看美國高等教育的「安全文化」如何讓下一代變得脆弱、反智、反民主》/ 麥田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