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名列前茅的孩子,會得一天吞十顆藥的腎臟病?許瑞云:人該盡力而為,但盡力不代表苛待自己

腎臟疾病經常與對生命、環境、自我或他人所產生的巨大不安全感導致的壓力有關,這些不安全感基本上都根源於個人的心念,所以在治療身體的疾病時,也得要去處理造成疾病背後的心念和想法,才能真正療癒。

文│許瑞云、鄭先安

名列前茅的孩子得了腎病症候群

閔泉自從國三得了一次重感冒,導致全身開始腫起來,就患了腎病症候群。幾年來時好時壞,雖然還不到要洗腎的地步,但必須固定持續服用類固醇,病情發作嚴重時,一天甚至要吞十幾顆藥,這讓閔泉和爸媽都很受不了。

閔泉的父母一向很重視閔泉的課業成績,總是嚴格要求閔泉必須名列前茅,對他寄予厚望。由於閔泉本身是個好勝心強又自我要求很高的孩子,所以從小就自動自發,用功讀書, 加上資質不錯,因此成績表現十分優異,沒讓爸媽太過操心。

閔泉的情緒類型屬於「感受型」,感受型的人總能敏銳的感知到他人的期待及各種情緒, 所以會習慣性要求自己盡可能滿足對方。閔泉的媽媽個性非常焦慮,而爸爸則十分嚴格,因此敏感的閔泉承受了來自媽媽的不安與爸爸的高標準等雙重壓力,總是不斷要求自己一定要成績優異,一旦考不好或稍有退步,就萬分自責、懊惱不已,長期處在巨大的課業壓力下, 最終導致身體出了大問題。

閔泉生病之後,爸媽似乎意識到閔泉承受了太大壓力,所以不再嚴格要求成績表現,這讓閔泉鬆了一口氣。雖然如此,他還是希望自己的課業能維持一定的水準,並沒有因此鬆懈, 每次考試仍然如臨大敵,所以每到大考前,閔泉的病情就會復發,甚至加重,就算他常跟自己說考不好沒關係,但愈是這麼想,就愈是無法專心讀書,結果只是讓自己更焦慮,壓力也愈來愈大。

腎臟疾病經常與對生命、環境、自我或他人所產生的巨大不安全感導致的壓力有關,這些不安全感基本上都根源於個人的心念,所以在治療身體的疾病時,也得要去處理造成疾病背後的心念和想法,才能真正療癒。

閔泉是感受型的孩子,潛意識裡格外希望能夠得到父母的認可,常會拚命努力去滿足父母的期待,對別人的情緒容易感同身受,這使得閔泉承受父母的高度期望,導致自己強烈不安,才會搞到連健康都出了狀況。

 

壓力通常來自於無法專注在當下

我告訴閔泉,他的腎臟病跟壓力有關,如果懂得調適壓力,身體其實是能夠慢慢好起來的。一般而言,壓力往往根植於我們的想法,如果身體在做一件事,但心卻想著其他事情, 就容易產生壓力。

就像閔泉一方面準備考試,但另一方面又擔心考不好,雖然也會跟自己說「考不好沒關係」,可是一旦出現「考不好沒關係」的想法時,身心就已經分離,這時身體雖然想好好休息,但心裡卻一直擔心萬一考不好怎麼辦。

當閔泉想到可能考不好,腦海裡就會冒出很多小聲音,例如:「考不好就完蛋了!爸爸一定氣得罵人,媽媽又會嘮叨個沒完。」又或是:「考不好很丟臉,會被人看不起。」

各種念頭一個接著一個,這些心念造成很大的壓力,最後反而讓人無法專心讀書,所以閔泉需要讓自己專心,讀書的時候就專注的讀書,不去想考得好會怎樣,考不好又會怎麼樣,觀察身體的需求,該休息時就好好休息,努力做到身心合一,才能減輕壓力。

我請閔泉練習,一旦覺察到自己又在擔心考不好時,就趕快把心念抓回來,回到當下, 把心思放在正在研讀的功課上。我們常常不自覺的想東想西,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懊悔過去又煩惱未來……想得太多,只會讓我們脫離當下,徒增焦慮。

 

透過不斷練習將心練抓回當下,就一定可以改善

只要能夠全然的專注和投入在當下,就不會感受到焦慮、壓力或緊張,雖然做起來很困難,但習慣既然是我們自己養成的, 就可以想辦法改變。把心念抓回當下,也可以透過不斷練習,讓自己愈來愈懂得如何專注在當下。

不過,學習專注在當下,不等於從此不會再起煩惱心,壓力處理可說是一生的課題,因為煩惱的念頭無法被控制,它總是會自然升起,但只要我們發覺自己又在想東想西時,就試著讓心念回到當下,便能專注於現在手上正在做的事。

 

盡力不是苛責自己

除了不讓自己身心分離,感受型的閔泉也常常會為了達成父母的期待,不希望讓父母失望而過度逼迫自己。

人要懂得盡力而為,但是盡力而為不代表要苛責自己、打壓自己或勉強自己,更不是逼迫自己去做那些超出能力以外的事。

當一個人只能抬得動一百公斤,卻強求自己抬到兩百公斤,結果只會讓自己受傷。

凡事只要盡力就好,不去強求結果,因為已經使出全力,就不會感到不安。

閔泉因為很能感受父母的期待,所以不由自主的逼著自己要去滿足父母,但父母的期待是他們的期待,閔泉要看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不需要把父母或其他人的期待當成自己的使命。

如果閔泉沒有正視這個問題,病就很難好起來,因為他知道爸媽不會對生病的自己有那麼高的課業要求,不用去面對萬一考不好時他們的失望,這讓閔泉感到安心,因此潛意識裡他很難真正想讓自己的病完全康復。

我除了教閔泉練習幫助頭部氣血上升和提升專注力的能量運動(可以參考《哈佛醫師養生法2》),也告訴他一旦覺得緊張、有壓力或需要準備考試時,都可以練習處理三焦經的能量運動,經常練習這些能量運動,能夠減緩焦慮,讓自己專心。此外,我還告訴閔泉,當自己做得好,要學著自我肯定,可以拍拍自己的肩膀,或是跟自己說:「我做得很好。」

兩年後,閔泉寫了一封信給我,他說後來腎臟病只出了一個小小的問題,但也很快的痊癒,之後就沒有再復發。現在他已經考上大學,也搬出來住了,不會再把他人的期待強加在自己身上。

如今只要覺得病情有復發的跡象,就會試著去找出自己的壓力來源,留心是不是又對自己要求太高,還是又把別人的期望放到自己身上,又或者在擔心未來的事,而無法專注在當下。透過有意識的練習,可以愈來愈懂得如何控制心念,讓自己不需要依賴藥物。

 

摘自  許瑞云、鄭先安 《心念自癒力:突破中醫、西醫的心療法》/天下文化


許瑞云

學歷:波士頓大學醫學博士、哈佛大學營養學及流行病學碩士
經歷:哈佛大學醫學院講師、哈佛麻省總醫院內科主治醫師
現任: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主任、高齡暨社區醫學部副主任,及教學部教學型主治醫師

除了完整的西醫醫學教育與實務經驗,許醫師對中醫、自然療法、能量醫學、心靈諮商等領域亦有深入研究,具備整合不同醫療領域的學養與實務經驗,幫助患者治療各種疑難雜症和慢性疾病。

多數疾病都和個人心念及家庭關係息息相關;許醫師長期從事親子、伴侶等家庭關係諮商,經由敏銳的觀察,洞悉個案與家庭成員之間的問題所在,進而協助病人調整心念、促進身體健康或改善家庭關係。

FB粉絲團 | 許瑞云醫師身心靈養生法

 

鄭先安

學歷:高雄醫學大學醫管所碩士、中國醫藥大學醫學士
經歷:阮綜合醫院神經科主任、內科部副主任、花蓮慈濟醫院教學部教學型主治醫師
現任:花蓮慈濟醫院能量醫學中心副主任,具神經科、內科、急重症專科醫師及中醫師執照

鄭醫師以神經醫學與全人醫療照護多年臨床經驗,為病人做身、心、靈整合照護評估,並提供個人化健康照護規劃、疾病治療與預防衛教。近年更結合神經醫學、能量醫學、與中 / 西醫,致力於推動「心念醫學」,協助病人調整心念、釋放情緒能量,進而恢復健康。

照片來源:PhotoAC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