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的月亮比較圓?不管在哪裡,重點是腳踏實地扎根,認識自己並了解什麼才是你真正在乎的

隨著踏足的國家越來越多,我認清自己過去癡迷的歐美,更多是喜歡那華麗的建築和豐厚的文化遺產;但若在一個地方長住下來,我發現自己更加在乎的,是每天早上第一句問候的溫度、人與人相處的態度。

文 / 許詮 

在這些海外經驗中我學到對人生極為重要的一課,那就是:「世界是多元價值共存的,不要用你眼見的一角,去論斷全局。」每一個群體、每一個國家、每一個議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而是眼界不足與心胸無法容納色彩的人,將他們簡化為黑白。

在台灣,我見過許多人一個勁的鼓勵大家塊陶(快逃)出鬼島,說著這裡沒希望了;也有人說出海的人都不夠愛台灣,甚至一竿子指責那些跑到對岸工作的人都是在背叛這塊土地。這種兩極化的二元主義,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這個世界是色彩繽紛的,一個國家可以由不同的種族和政治認同所組成,也不會因為你的善惡二元論就變得勢不兩立。心中懷抱著理想、同時腳踏實地的做事,不給自己和別人預設邊界,才是對我們最健康的生活態度。

小時候讀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時,似懂非懂。長大後真的行了萬里路,才多少明白這句話的真義。

 

✓扎根的心態,決定你的成敗

面對海外的多元文化,要在當地玩得開心、混得道地,最重要的就是不分我者與他者、真心融入的心態。許多外派人士打定主意待個兩年就走,只顧著跟外派的同事同溫層交流、不願走出去結識當地的朋友,甚至連上計程車都不用當地的語言指路,這樣封閉的「過客」心態,不但無法深入瞭解當地生態、把市場做好,遇到需要在地資源協助你度過難關時,更會陷入求助無門的窘境。

我有一位又帥又善良的朋友,在印尼一待就是六年,印尼文練的比英文還溜,身邊印尼朋友比華裔朋友還多。他不但幫台灣公司拿到了印尼當地的品牌大獎,在我稍微牽線之下,他更依仗著豐富的本地經驗,一舉拿到跨國公司的市場總監位置,薪水是他原先在台灣的十倍之多,這就是一個扎根本地、開花結果的好例子。

回到開頭,假如他沒有扎根的心態打開豐富人脈,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待得越久,越真正認識自己

在海外最熟悉的心境,應該是孤獨。

這裡沒有你在台灣熟悉的家人朋友、沒有喧鬧的夜市和美味小吃,每一次夜深人靜,都是一次直面自我的對話。大把孤獨的時間和空間,有如一把刨蘋果的快刀,刨掉吵雜的思緒和凌亂的事物表象,讓你不得不面對自己:

「人生至此,什麼才是你真正在乎的?」

隨著飛行越來越頻繁,我漸漸發現自己只需要幾件黑色的衣服,剛好裝滿一個小小的登機箱;路上的人漸漸不再熟悉,也就不再需要精品名牌襯托炫耀;因為別人的眼光不再如此重要,我甚至剃了光頭,只為讓生活更簡單些。

隨著踏足的國家越來越多,我認清自己過去癡迷的歐美,更多是喜歡那華麗的建築和豐厚的文化遺產;但若在一個地方長住下來,我發現自己更加在乎的,是每天早上第一句問候的溫度、人與人相處的態度。不意外地,印尼人民的善良純樸成了我的首選。

每一個外派日子的無形堆疊,都讓我意識到最滿足的時刻,不是看到帳戶裡的數字隨著時間跳動,而是能天天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世上許多物質的享受都能透過金錢營造,唯「二」無法用金錢改變的,就是天氣和陪伴你的人。因此我深深感謝是如此幸運,我有一位願意陪我走天涯的老婆。

 

✓你無需衣錦,才能還鄉

隨著出海工作的浪潮一波波席捲,身邊的朋友一波波後浪追著前浪的腳步出海去,也有一波朋友從海裡逐浪歸來。如同潮起潮落,他們有的運氣不好,碰到公司倒閉或是爛老闆,有的因為水土不服而不斷生恙,有的因為台灣的家人需要照顧而回家,原因不一而足。

但其中有些歸家的朋友心裡,卻多背負了一種無以名狀的罪惡感,好像這麼快回來了就與某種失敗劃上等號。反觀仍然在海外打拚的朋友們,許多人看似在Facebook 上光鮮亮麗,內心其實卻早已厭倦海外的生活,卻也因為同樣害怕被嘲笑失敗,只好苦苦撐著做「異鄉人」,將希望押在自己有一天能「衣錦還鄉」。

面對「衣錦才能還鄉」的迷思和束縛,你要說這是屬於華人的堅忍美德也好、傳統框架也行,但既然有勇氣拋下原本的一切歸零出海、逐浪追夢了,為什麼會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看淡身邊不懂你的鼠目寸光,兩袖清風也罷、直起腰板坦蕩蕩的回家呢?

「人生是自己的」,出來這一趟,更認識了自己與這個世界、能夠問心而無愧,這就是屬於我們每個人的衣錦還鄉了。

畢竟出去是為了回來,你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摘自  許詮《別輸在只知道努力:任職三星、LINE、阿里巴巴頂尖公司,90後外商副總教你打破年薪天花板》/ 高寶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