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哭了不能抱?其實良好地回應孩子的需求,能為他們供給心理的食糧,也是奠定自尊和自信之基礎

受到可靠照料,並反覆回歸平靜的持續經歷,不僅讓嬰兒對撫育者充滿信任,同時也在構建其自信的基礎。不斷對戰勝痛苦時刻的記憶累積,讓嬰兒在面對下一次類似的感覺時充滿信心。而禁得住情緒風暴,順利跨過自身某種經歷的能力,是我們稍後講到的自尊或自信之基礎。

文 / 約瑟夫.布爾戈

|羞恥感

如果父母沒有安撫嬰兒,滿足他的需要,或者更糟,他們甚至做出充滿敵意的回應,這樣會出現什麼情況呢? 很多父母傾向壓抑自己的情緒,無法應付撫養的責任和挑戰,他們可能會厭惡嬰兒為自己帶來的糟糕感受,然後逃開。太多父母太專注於自身的需求與掙扎,沒有心力關照身邊的嬰兒;還有些嬰兒的父母患有精神上的疾病,或在憂鬱中沉淪,或在焦慮裡跛行,抑或缺乏自我意識與對界限的覺知。

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嬰兒會怎麼樣呢?

除了在自己的世界裡感到不安全,對獲得茁壯成長所需的食物與情感支持不再確信,嬰兒的恐懼、憤怒與仇視情緒也會累積到不堪承受的程度,因為他還沒有能力忍受這種痛苦經歷,就只能在意識中抹殺它。嬰兒自此失去了學習忍耐和瞭解自身的機會,而是努力擺脫,不願再想起這種經歷,選擇依靠心理防衛機制來保護自我。

出生在上述家庭中的孩子,他們從未對所在的世界發展出基本的信任感和安全感,他們的內心會對可能發生的事情充滿焦慮,更別說因信任而來的自信了,他們反而會有一種深深的羞恥感。而這種羞恥感不同於後天形成的另一種羞恥感─即來自我們生命中重要他人的羞辱10,也有別於因違反大眾認同的社會行為準則而感到的羞恥。這種對父母感到徹底失望而來的羞恥,動搖了我們對自身存在的意義,傳達了一種我們與其他人是不一樣的,是有缺陷的,甚至是畸形的訊息。

你身邊或許就有一位深受羞恥感困擾的朋友─極富才華,就像在上個章節提到的潔西卡,但似乎永遠都發揮不出自身的潛力,得到的永遠少於付出,從一種虐待關係走向另一種虐待關係;或者像我那位在同性戀三溫暖展示自我的訪客山姆,他是那麼渴望得到來自他人的欣賞與需要。

羞恥感是童年缺乏滿足的嚴重後遺症,是一種最強大同時也最難理解的情感,驅使著我們過度依賴自己的防衛機制。

 

|冷靜與自信

如果所處的情感環境能夠提供嬰兒所需的一切─也就是說,父母會將嬰兒抱起來、餵奶、安撫、換尿布等,嬰兒的恐懼會減緩很多,隨後便安靜下來,憤怒和仇視也會隨著不適感的消失而不見。

當然,飢餓、疲勞及其他身體上的不適會再次降臨,激起新一輪的恐懼、憤怒甚至仇視。但是當父母能夠滿足嬰兒的需求,隨著這種反覆回歸平靜狀態的經歷,嬰兒逐漸發展出在自己世界裡的安全感。被餵食與安撫的記憶會累積,慢慢地,嬰兒就會相信自己的撫育者會及時出現,幫自己解決痛苦。

受到可靠照料,並反覆回歸平靜的持續經歷,不僅讓嬰兒對撫育者充滿信任,同時也在構建其自信的基礎。不斷對戰勝痛苦時刻的記憶累積,讓嬰兒在面對下一次類似的感覺時充滿信心。而禁得住情緒風暴,順利跨過自身某種經歷的能力,是我們稍後講到的自尊或自信之基礎。

請想像一個你認為有著穩定情緒和合理自信的人─既不自大,也不過於理性,也不必非有什麼特別之處,就只是一個普通、理智,令你在客觀角度感到滿意的人。這樣的人勢必在我所說的情感環境裡長大,他的成長家庭或許不完美─用溫尼考特的話說,只是「足夠平衡」。但如果這個環境差不多是可依賴的,可以良好地回應需求,能為我們供給心理的食糧,那麼我們就會成長為「正常」的成年人。

一個好的生長環境,能培養一個人的自信,以及承受情緒風暴的能力。

           

摘自 約瑟夫.布爾戈《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逃避?:全美最受歡迎心理學家的14堂自我療癒課》/今周刊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