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父母的抗焦慮療法:感恩、調適,把視野拉長,接受孩子原本的樣子,而不是你希望他成為的樣子

我認為教養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在於反映,支持孩子們的興趣,注意能讓他們發光發熱的事物,無論那是道怎樣的光芒,都要傾全力支持。

文 / 雪瑞兒・保羅

給為人父母的抗焦慮療法:感恩、調適,把視野拉長

面對焦慮,感恩是十分強大的解藥,所以我們在這裡多著墨一些。倘若一個家長沒有連結到感恩,那麼生兒育女的喜悅與興奮,很快就會崩壞成怨恨和苦役。為人父母是最大的犧牲, 對女性來說,這種犧牲從懷孕期間就開始了。女人把身體交出來,孕育一個新生命的成長;她在自己的人生獲得最重大啟發的時期,讓孩子誕生;接著她必須從早到晚慈愛地照顧小孩,必須有一段或長或短的期間,不定程度地犧牲自己的睡眠、自由、獨處的時間以及性慾,為了讓孩子生存、茁壯,但願他們成長為有愛心、慈悲心與自信的成人。這是多重大的任務啊!但若我們無法看見此過程的每一個階段,其內在固有的奇蹟,那麼任何犧牲就都不值得了。       

我們的做法是:記得慢下來,並大聲說謝謝;清楚地用眼睛看、用耳朵聽。我和丈夫這麼多年來熱愛陪孩子睡的原因之一,是在這段固定的時間裡,我們得以躺在兒子身邊,看著整天的壓力和挫折化為烏有,直到只剩下稚嫩的天使睡臉。每天晚上,當我讚嘆地看著他們祥和的美好時,從我唇邊自然浮現的兩個字,就是謝謝。

如果你有小孩可以照顧,那你很幸運,真的。當你花時間體認這份幸運時,現代父母的日常生活中常見的負面點點滴滴,將會匯集成愛與感恩的正向河流,能夠鼓舞你的日子。

 

給父母的第二種抗焦慮治療,是學會調適心態,接受孩子原本的樣子,而不是你希望他成為的樣子。

在某些時候,每個父母親都需要悼念他們幻想中的孩子,才能藉此懷抱他們自己的小孩。你以為你的小孩在運動方面會很出色,結果他卻是個書呆子。你以為他會踏上你的腳步、喜歡科學,但他愛的其實是音樂。我們都會想像自己的小孩將成為的模樣,而我們必須打破這些想法,並為它們悼念,否則就會轉變成焦慮。你為其感到悲傷,才能看得清楚、愛得完整,從而支持你的孩子,而不是你希望他成為的樣子。就像你試著扭曲自己,塞進我們的文化說「你應該要像這樣」的模子裡的時候,會產生焦慮一樣─若我們這樣對自己的小孩,則將無限延續這個惡性循環,不只造成我們自己的焦慮,還會伴隨著「你們有某些地方有問題」的訊息,把焦慮傳給孩子。

當你仔細地傾聽並調適,你將記起你最想要孩子擁有的,就是讓他們得到滿足,更甚於任何表面的成就。倘若你能夠走出文化對成就和完美的堅持,並取而代之地認真投入,用小孩真正的樣子來看待他們,就得以很快注意到他們獨特的光芒、他們與生俱來的特質,以及在這世上行動的方式。

我認為教養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在於反映,支持孩子們的興趣,注意能讓他們發光發熱的事物,無論那是道怎樣的光芒,都要傾全力支持。若是碰上新手爸媽,我都會鼓勵他們仔細觀察這些火花,密切留心能夠啟發孩子的注意力與想像力的活動。我也深信每一個孩子,都擁有能夠燃起他們火焰的領域、活動、書籍、人物或主題。

例如,我看著大兒子不到兩歲時的照片,他在拉手提包上的拉鍊,開開關關地想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我因此感到驚訝。他對工程的興趣從一歲起隱約透露出來,到一歲半時完全顯而易見。我們小兒子的興趣則非常不一樣,他也是在很小的時候就有跡可循了;對於這點,我深深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你仔細看,就能看到孩子的光芒。重點是,不要讓你自己的計畫阻礙了道路,如此一來,你才能看清前方有什麼。如果你很想要女兒當舞者,但她很顯然對科學比較有興趣─若你的視野被自己的欲望遮蔽,就可能會錯失所有關於科學的蛛絲馬跡。這是一個強大的心理真實,以很多層面來說,小孩會活出自己的父母未曾經歷過的人生,因此我們必須盡力悉心關照我們潛在的渴望,以避免將這些渴望強加在孩子身上。有時候只需將它說出來,就能幫助將它從潛意識的領域,轉移到意識的領域。只要高聲說出:「你知道嗎?我對自己沒有去追尋對舞蹈的熱忱,感覺很難過。」你就能夠坦誠,並藉此讓你的孩子們自由,去實現他們自己的 人生。

給父母的第三種抗焦慮治療,是著重在長遠的視野上。

教養是一條漫漫長路,但我們卻很容易被眼前虛耗精神的焦慮驅趕鞭策。當你的嬰兒抗拒汽車安全座椅,把它當成刑房一樣的時候,看看其他稍微大一點的小孩:知道全部的孩子都將學會如何忍耐,乖乖待在車裡,也許會有幫助。在你的幼子很難戒尿布時,記得每個人最後一定會學會用廁所,或許也有幫助─沒有哪個國中生還包尿布上學的!我因為我的小孩做或不做哪些事情而感到焦慮的次數,已經多到我說不出,但過了幾個月才發現,那些特定的問題已經過去了。

我們的文化告訴你每件事情都必須照著特定的時間表進行,但若把眼光放長遠來看,就能夠緩和因此造成的焦慮。倘若你擺脫這個專制的時間表,你內在的廣闊空間將一波波地釋放, 並回過頭來給孩子正面的回應。然而,這樣的文化在人生的每個轉折中,都強迫要求對成功的比較與期望,所以這件事知易行難。

每次我說到時間表和小孩的節奏,總會想到我大兒子學游泳的事。在他四到六歲時,我每年夏天都帶他去上游泳課,但他通常只撐得過一節課,然後就會看著我說:「媽咪,我跟妳說過我要自己學游泳。」即便如此,我還是堅持帶他去上,他也一樣繼續抵抗,堅持他要自己學。果然,在他九歲那年夏天第一次認真進泳池時,他潛到水裡又浮出來,臉上帶著雀躍的笑容,接著繼續優美地游過泳池。「媽!我就跟妳說過了!」對我們來說,那是興高采烈的一天。

其他諸如此類的事,像是鄰居的「好意」,我永遠都會記得。他看到我七歲大的兒子騎著裝有輔助輪的腳踏車,就問:「他還不會騎雙輪車嗎?」鄰居的孩子們小他幾歲,但已經騎腳踏車好幾年了。我甚至連大兒子幾歲學會騎腳踏車都想不起來,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那個喜悅的一刻,是取決於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孩子在四歲、七歲或九歲才學會騎腳踏車,到底有什麼重要的呢?

斷奶,游泳,騎單車,學會閱讀都是。有什麼好急的?為什麼我們的文化傳遞的想法,是凡事都越早越好?況且,這種競賽的強度與壓力似乎都越來越高。在我小時候,小朋友到八、九歲了才學會游泳或騎腳踏車,是很稀鬆平常的事,而且沒有任何社會偏見或壓力。但現在, 如果你的孩子到幼稚園畢業還不會閱讀、游泳或騎腳踏車,你們就都有被說三道四的危險。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孩子們,該是時候再次讓步調慢下來了。倘若我們讓每件事都緩緩,焦慮就能喘一口氣,我們也更能夠回到自己的智慧與清明所在的內心。每次我們在練習跨出社會的期待,並且相信自己時,我們不只是減輕一點焦慮而已,也是在為我們的孩子樹立自我信任的榜樣,這是我們能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摘自  雪瑞兒・保羅《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 時報出版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