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讓孩子清楚的知道:我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愛你;不管你怎麼樣, 這永遠都不會改變

作為人母,我最懇切的渴望之一就是讓我的兒子們知道,他們正因為是自己原本的樣子, 所以可愛並被愛著,不管他們有多生氣、髒亂、吵鬧和沒禮貌。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要有什麼感覺都可以,而且每種感覺都很重要。我也許不是每次都喜歡他們的行為,也會讓他們知道我不喜歡;但這不會改變我對他們永恆不變的愛。

文 / 雪瑞兒・保羅

完整地被愛

也許面對焦慮最強力的疫苗,是了解自己確實是完整地被愛的。因為生活在這樣的文化中,我們也許無法完全避免孩子們的焦慮,但有個方法能夠減輕,就是每天都傳遞愛的訊息。這就是你的自省和內在功課的著力點,因為若你越能察覺自己的引爆點,面對孩子們不太討喜但卻十分正常的行為,你就越不容易反應過度。

舉例而言,若你本身對價值感和成就有懸而未決的問題,就會繼續這種固有的想法,認為你為人父母的工作,就是去影響並形塑孩子的行為,讓小孩變成社會中成就輝煌的菁英分子。家長們受到這樣的激勵,遵循著「幹得好」的文化建議,讚賞行為而不是本質,重視結果更甚努力,追求星星和成績,卻不是熱忱。如果媽媽在小孩畫出一顆「完美」的樹之後眼睛一亮, 但在他努力打好籃球時卻沒有這樣,孩子自然會將精神放在得到正面回饋的地方。換句話說, 比起畫畫,他可能更喜歡打籃球,但媽咪好像很喜歡他畫的樹,他便因而投入一個不是自己熱情所在的領域。

這種現象的破壞力,會在重大感覺的領域中變得特別強。小孩如果乖乖的─也就是不吵、不哭、不生氣,聽話又幫忙,還有準時上床睡覺的時候,媽媽就會微笑。她訓練他成為一個乖孩子,但在這個過程中,卻又冒著可能會損害孩子最重要的本質(可能是活潑、吵鬧或敏感)的危險。他接收到的訊息是,自己只有乖乖(正常、守規矩、乖巧、不要太吵或弄得髒兮兮)的時候才會被愛。

作為人母,我最懇切的渴望之一就是讓我的兒子們知道,他們正因為是自己原本的樣子, 所以可愛並被愛著,不管他們有多生氣、髒亂、吵鬧和沒禮貌。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要有什麼感覺都可以,而且每種感覺都很重要。我也許不是每次都喜歡他們的行為,也會讓他們知道我不喜歡;但這不會改變我對他們永恆不變的愛。我會跟他們說:「我不喜歡你今天對待你朋友的方式,但永遠沒有什麼事可以改變我有多愛你。」我希望傳達的訊息是:我愛你不需要什麼原因。我不是因為你們美好才愛你們(雖然你們的確很美好),也不是因為你們很有創意(雖然我的確察覺到你們的創意而有所回應)。我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愛你;不管你怎麼樣, 這永遠都不會改變。

 

摘自  雪瑞兒・保羅《焦慮是禮物:24個練習,學習自我治癒技巧,擁抱真實的自己》/ 時報出版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