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綜合領域輔助閱讀──補充背景知識及脈絡,學習更有效

新課綱的中心價值「素養」,就是把知識、技能、態度整合在一起,在課程中透過情境化、脈絡化的學習,有系統的學習歷程、方法與策略,讓學生具備適應現在生活及面對未來挑戰,所應有的知識、能力與態度。

社會學科包含人類一切人文行為,是一門整合型的學科,應該非常貼近日常生活,然而,教科書因應授課需求,切分成歷史、地理等科別,由於內容精簡、破碎,有時會讓許多孩子覺得社會領域流於背誦,枯燥又乏味。

其實,如果孩子擁有足夠的背景知識及脈絡,就能更容易達到有效的學習,而閱讀是一個增加孩子背景知識很好的途徑。

藉由課外輔助閱讀,透過有生命力的故事,讓孩子在學習時產生共鳴,可以開啟孩子對於社會領域學習興趣,造就進一步主動探索的可能性。

清華大學附設實驗小學老師葉惠貞舉例,例如課堂上提到階級、奴工、性別等各種議題,但對孩子來說,往往沒有太大感受,如果藉由閱讀《阿曼的希望》,從故事中看到受教權,探討契約奴工、經濟階級、家庭、反抗威權,以及最後重獲自由,這些議題就不再是冰冷生硬的內容。

 

學習層次1:先求有興趣
自主性選擇、思辨歷程,也是學習的一部份

新課綱的理念強調「自發」、「互動」、「共好」。啟動自發,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以興趣為起點,因此,葉惠貞強調,「要孩子主動閱讀,就是要讓孩子能自己挑喜歡的書看,讓孩子可以參與選書,而不是爸媽餵食給孩子讀。」

閱讀時的題材選擇,可以就孩子有興趣的領域,更加深入了解,也可以彌補孩子好奇卻還不足的部分,但葉惠貞提醒:「但最終都要看孩子的接受度。」

當孩子對書籍選擇有想法時,父母就可以開始提供孩子選書的機會。孩子選書的過程中,必須反覆嘗試,找到自己興趣所在,再深入其中,這樣的自主性選擇經驗、思辨歷程,也和新課綱強調學習以孩子為主體相呼應。

高雄市一甲國中閱讀教師黃愛真也指出,無論孩子選擇文字少、圖像多的書、漫畫書,或者大眾書籍,都要尊重孩子的選擇,而父母可以和孩子聊一下,為什麼選擇這本書?藉由孩子選書的偏好,進一步了解孩子。

 

學習層次2:跟生活經驗有關
從個人、家庭、學校、社會中其他人,一層層往外擴展

在國小低年級階段,社會領域相關的知識被安排在生活領域課程中;到了國小中、高年級階段,才以社會領域的科別呈現。

因此,在題材方面,對於低年級的孩子,要從孩子較能吸收,且較為生活化的內容開始,尤其是小學生,可以就孩子切身生活經驗開始,例如《開學了,學校也好緊張!》《蠟筆小紅的煩惱》,再逐步從個人、家庭、學校、社會中其他人,一層層往外擴展。

除了配合孩子學校課程,閱讀相關內容外,當孩子對周遭事物好奇時,更是值得把握的契機,沒有任何議題因為孩子年紀小還無法探討,重點在於要找到符合孩子程度的書籍,不必把社會議題想得過於嚴肅,例如當孩子對於選舉感到好奇時,以《我選我自己》,透過動物森林裡總統大選,幽默的探討公民議題。

而書籍形式,非常建議在起步時以繪本圖畫書入門。

很多父母認為,閱讀圖畫書的目的是為了過渡到文字閱讀,然而黃愛真強調:「如果孩子天生圖像思考能力較佳,文字較弱,並不一定要強迫轉換,文字與圖像沒有輕重之分,同時保持兩種閱讀能力,可能更佳。」

黃愛真也提醒,閱讀以外,如果能實際帶孩子去親身經歷,透過旅行、實際踏查,更可以幫助孩子把知識和真實世界相互連結。

 

學習層次3:新課綱19項社會議題
不必貪心希望所有類別都有,慢慢累積就好

新課綱素養在學習中,有匡列十九大議題,如性平、生命教育、人權、法治、海洋、環境、科技、生涯規劃、家庭教育、多元文化、國際教育、原住民教育等,父母陪伴孩子閱讀時,可以在對話中,帶入這些議題討論。

然而,黃愛真強調:「閱讀時不要被議題綁住,」羅列這些議題是提醒,可以試著從這些角度來想想看,而不是要去區分那些書籍對應哪些議題,「現實生活中所有的問題都是跨領域的,閱讀也同樣是跨領域的。」

除了社會科知識性讀物,任何一本圖畫書、橋樑書或兒少小說,吸引孩子的故事內容,往往就會包含歷史、地理、文化等各種面向,透過故事,讓孩子投身在社會文化與歷史情境中。

黃愛真舉例,如《用點心學校》,故事描述當代飲食文化,包含西方、東方甜點、早期手工製作到現代加工食品,以及食物原料與工具等,不但涉及食品營養等自然科學,還包括庶民生活社會文化寫照,飲食經濟創意等。

又如少年小說《達文西女孩》《達文西女孩的心航線》,除了牽涉到達文西的博物學,故事背景描述二十世紀初,觸及美國剛開採石油,交通工具改變,造成社會巨大變化、男女關係的性別結構鬆動等議題。

「不要貪心的希望孩子所有類別、所有議題的書都要讀到,」葉惠貞提醒,「能夠持續閱讀,進而培養反思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學習層次4:引導學生思考
連結實際生活,培養高層次批判能力

陪伴孩子閱讀時,父母可以從「你怎麼想」,展開更多的對話,分享彼此的看法。

「重點不在讀到什麼,而是在閱讀中想到了什麼,」黃愛真提醒:「對於孩子的提問與感想,不要給予好壞評價,」透過親子對話,讓孩子有機會就不同內容背景的情境提出想法,父母可以和孩子聊聊為什麼想到這個?觀察孩子提問動機,孩子與父母雙方充分對話,就是閱讀對親子帶來最大的回饋。

除了就讀物中的內容,聽取孩子想法,葉惠貞指出,若能更進一步帶領孩子離開書本連結到實際生活,能協助孩子逐步培養更高層次的批判力與創造力。

葉惠貞及黃愛真不約而同強調:「閱讀樂趣更為重要,提問不是要出考題,那會扼殺閱讀樂趣。」

父母的角色和老師完全不同,葉惠貞提醒,家長不是要驗收孩子閱讀成果,重點是陪伴和親子間的交流,「放下功利主義,不要追求立即的效果,讓閱讀保持胃口,以有趣為起點,有時候孩子的想法也需要沉澱,當有天時機成熟時,自然就會萌芽。」

 

聊書策略

關於聊書的方法,可從幾個部分切入,包括孩子為什麼選這本書?喜歡和不喜歡的地方?父母的專長議題。

此外,黃愛真提醒:「聊書最後還是要回到閱讀的書本上,避免孩子一直在自己經驗上打轉,減少了從書上學到基礎知識的機會。」

聊書時可先由家長提問,等孩子熟悉提問方式後,轉由孩子提問,也能訓練孩子提出好問題,提升孩子的思辨能力。

聊書時常用的對話策略:

1、提取書上的資訊:《會生氣的山》作者是誰?

2、透過推論就可以得到資訊:《會生氣的山》是在講什麼地方的環境需要保護?請說明為什麼?

3、統整全文才能得到資訊:《會生氣的山》山為什麼會生氣?發生了什麼事?造成什麼影響?為什麼?

4、連結到生活的批判詮釋提問:作者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從書中找出一個理由來說明?看過這本書,我們需要為書裡的山,做些什麼?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