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孩子選擇該吃什麼,比是否是外食更重要!

以我來說,對飲食只有一個堅持,那就是小孩要盡量攝取以蔬菜、豆類、魚類為主的米飯食。

文/吉田穗波 

對自己降低標準

媽媽們,先做一半也不錯,別執著什麼都要一百分

 

我想每個人都會「給自己打分數」,比方說工作與家事,做到哪個程度是一百分,只能做到這裡就是六十分等等。

每個人的評分標準不同,總之在採取行動時,試著稍微降低標準就對了。不必做到滿分,大概七十分就好。某些情況下,五十分低空飛過都比不做好多了。除了非得達到目標的項目外,其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棄追求滿分。 

 

話說我自己也曾經是什麼都追求滿分的「模範生」。像是帶小孩,我就認為一定要靠夫妻倆親手帶大,孩子才會長得好,親手教好,更有成就感。

但是當大女兒因氣喘經常住院,我不得不低頭承認光靠我們夫妻倆根本無力應付。後來借助了保母等人的力量,女兒與我反而有了更多的笑容,這才讓我放棄「孩子一定要夫妻倆自己帶才是稱職父母」的念頭。

 

借他人之手的好處,還包含了讓孩子接觸不同的人,啟發不同的想法。儘管平時會請人幫忙,但假日就會全心陪孩子玩。或許看在某些人眼裡,這是「只做一半」,但我已經不再在意別人怎麼想,這就是「不要什麼都求一百分」。

 

 

找人幫忙分攤

就算動用老本也要請人幫忙!

 

剛開始聽媽媽這麼說,我還有些猶豫。

請保母到醫院陪女兒像話嗎?女兒要是看見來醫院陪自己的不是爸媽,會不會難過?而且我們家也沒有富裕到可以請人……

那時候請來一位淳子女士陪我大女兒。淳子女士約四十來歲,是很資深的保母,帶小孩很有一套,我女兒有她作伴一點也不無聊,與她熟悉後,還會笑著送我去上班。

 

出院之後,大女兒必須在家觀察一段時間,當時淳子女士每天都來家裡幫忙。我還很厚臉皮地要求:「可不可以在大女兒睡著時幫忙洗衣服跟做晚餐?」沒想到她一口就答應了。

這麼一來,我就不必像先前一樣,下班之後還得拚了命做好家事,應辦事項的總量就減少了。

從此,對於找人幫忙這件事我不再有所顧慮,而能坦然地借助他人之力。請人幫忙,固然會造成經濟負擔,但利用地方政府的銀髮族人力派遣服務,只要時薪約台幣三百多元就能請到人。(編註:國內也有提供相同的服務,例如彭婉如基金會就有一小時台幣二百五十元的家事服務。)

如此一來,我省去了做家事的工夫,有時間投入工作與學習,同時也擺脫了「家事一定要自己做!」的罪惡感,神清氣爽。這麼想來,請人做家事就絕不會是什麼昂貴支出了。

 

對做外食的疑惑

在家不做飯很罪惡?可是外食又不安全…

 

「穗波女士都不做飯對吧!」當採訪記者開門見山地這麼問我,我遲疑了一下。

當時我對記者說,家裡每週一與週四的晚餐,是請人來做,週二與週五吃前一天的剩菜,週三準備些簡單小菜,或去附近的家庭餐廳吃飯。

 

沒錯,我應該沒資格大聲說:「我有在做飯!」但是,我也不是完全沒下廚啊。今天早上才削了蘋果,還烤了魚,但或許記者認為這樣算不上做飯吧?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對「做飯」的標準非常低。

 

每個人對家事都有不同標準,比方說清掃,有人覺得隨便整理一下,看起來不髒亂就好。但也有人一定要掃地擦地,把每一寸地板都抹得乾乾淨淨,連窗戶與紗窗都要擦得一塵不染才甘願。

 

做飯也是,有人覺得應該一切親力親為,每餐至少三菜一湯才算做飯,但也有人覺得買份生魚片擺在盤子裡,再拿冷凍食品去微波,也算做了飯。

 

幫孩子選擇該吃什麼,比是否是外食更重要!

 

以我來說,對飲食只有一個堅持,那就是小孩要盡量攝取以蔬菜、豆類、魚類為主的米飯食。

幫孩子選擇該吃什麼,比是否是外食更重要!因此我在這方面便多多借助他人力,請人來做飯,並事先要求「飯菜以米飯食為主」。於是我和孩子都能吃到飯和菜,而且也能節省我的時間,真的是一舉兩得。

 

我沒辦法從一到十全部一手包辦,而且看在他人眼裡,只會煮味噌湯、削蘋果,算不上是有煮飯的媽媽,但我還是做得很用心。

當然我並非建議大家都不做飯,而是希望各位都能依自己的想法與情況去思考,每天應該花多少時間與工夫去準備飯菜。如果覺得自己被常識綁住了,只要解脫這個部分,就能發現新的觀點與空檔。

 

的確有人會堅持「飯菜一定要爸媽親手做」的規矩,即使沒時間也要拚命做飯,結果吃飯時間延遲,難得做出一桌菜卻要催孩子狼吞虎嚥。

與其這樣,何不吃別人做的飯呢?這樣空下來的時間可以不疾不徐地與孩子一起享受美味佳餚,一家人開開心心的交流。這樣的時光會更加充實,也更有意義。

 

 

 

摘自 吉田穗波《就因為「沒時間」,才什麼都能辦到》/如何出版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