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成長過程中,都可能面臨無法承受的壓力或意外,陪著孩子一起鼓起勇氣並釋放悲傷一步步走出來

透過《大象的孩子》一書,讓我們一窺早期創傷後症候群,昕翰,他忘了八歲以前的事,忘記所有發生過的事情,失去與現實的聯結,也失去了與自己的聯結...

若你身邊也有這樣的孩子,請溫柔、有耐心的對待他們,相信他們的勇氣與生俱來,為他們尋找專業的兒童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治療,陪伴這些孩子一步步走出來。他們的心將更柔軟、更堅強,這個世界也將會為他們展開雙臂,而這世界也會因他們的存在而倍受祝福。──臺北馬偕紀念醫院臨床心理師‧臺灣大學心理學博士 王加恩

 

「你才不是真正的大象,你是裝的。」一個孩子拉住他的尾巴。

「我是真正的大象。」他甩開了那個孩子。

「你不覺得熱嗎?」另一個孩子又來拉他的象鼻。

「大象才不怕熱呢!」昕翰巧妙的避開了。

「你的頭套可以借我戴一下嗎?」兩個孩子同時嚷著。

他搖著頭,立刻跑開,生怕這群孩子會聯合起來搶走他的頭套。

幾個孩子在後頭追他,追了一會兒,就各自回家了。

孩子們散了之後,他又跑出來,而且顯得有些落寞。正打算回家時,一位老奶奶叫住他。「這套大象服好可愛喔。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象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林旺。你好,象子。」昕翰沒有預期會得到回答,他一時愣住了。

「少騙人了。」昕翰明明知道這只是個遊戲,卻異常興奮。

老奶奶藉著林旺這個角色,用一種神祕的口氣說:「對,她是大象,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

昕翰又轉向她,並用象鼻碰了碰她的手。就在那一刻,他把老奶奶當成朋友了。

 

象奶奶也碰了碰他的象鼻,又以林旺的口吻問:「你為什麼整天穿著大象服?」

「因為我是大象啊!」昕翰的聲音既爽朗且堅定。

「你怎麼沒上學呢?」

「因為我是大象啊!」昕翰抬起頭,甩動著象鼻。

「連對我也不肯說實話,我生氣了。」

「我沒騙你,大象真的不用上學。」

「大象不用上學,我當然知道。但你沒上學,一定還有別的原因吧!」

「你說對了,我沒有上學,的確還有另一個原因。」昕翰又趴在地上爬。

「什麼原因?」

「因為我常常生病。」

「你生什麼病啊?」

「我也不知道。我會發高燒,一直睡、一直睡,有時睡一個多星期,有時睡很久、很久。所以我沒辦法上學。」

「你生病時,真的都沒醒過來嗎?」象奶奶愈來愈好奇。

「會啦,但都只是一下下,然後又睡著了。我睡著時,常常夢到大象。」

於是,昕翰跟象奶奶說起了他的夢。

「哇,好特別的夢!不過,為什麼會夢到大象,而不是其他動物呢?」象奶奶覺得太有趣了。

「因為我是大象啊!」昕翰的聲音充滿了喜悅。

「每次都一樣嗎?」

「對!每次都一樣。」

象奶奶對昕翰的夢很好奇。昕翰對大象的了解更令她吃驚,好像他曾經跟大象一起生活過似的。她很希望多了解他,可是昕翰的防衛心很強,除了他今年八歲、叫楊昕翰、幾個月前剛搬來──這些象奶奶早已知道的事情之外,其餘的他一概都答「不知道」。

 

幾星期之後,象奶奶連續幾天沒看到昕翰,她猜想昕翰應該是病了,於是去探視他。

「他正在休息。」媽媽面露微笑,卻擺出送客的姿態,「謝謝您的關心。」

象奶奶靈機一動,立刻模仿林旺的聲音,並提高音調說:「請妳告訴他,他的好朋友林旺很想念他,如果方便的話,林旺很想來看他……」

「林旺,是你嗎?」房間裡傳出虛弱的聲音。

「他在叫我了,我可以去看他嗎?」象奶奶覺得自己太冒失了,但她真的很想見昕翰。

媽媽遲疑了一下,然後往後退一步說:「請進。」

象奶奶以為會看到一個滿臉病容的孩子,映入眼簾的依然是那個穿著大象服的男孩,而且連頭套也戴著。

「你生病了,怎麼還穿著大象服?」她以林旺的語調問。

「這樣病才會好啊。」他的聲音很虛弱。

「我只聽說生病了要看醫生、吃藥,我還不知道穿大象服可以治病呢!」林旺的語氣充滿了驚訝。

「對別人不行,對我就可以。我生病時一定要穿著大象服,不然病不會好。」

「連睡覺也穿嗎?」

「對啊!」

「至少把頭套拿下來吧。象鼻又粗又長,翻個身多不方便。」

「我已經習慣了。」

「你是說,你平常睡覺也都穿著大象服?」

「有時穿,有時不穿。」昕翰被問得有點不耐煩了,反問道:「你看起來好像很吃驚,有什麼不對嗎?」

「我只是覺得很怪。」

「我是大象啊!不穿大象服,不是更奇怪嗎?」

象奶奶一時愣住了。她沒想到他對大象服的依賴這麼深,正思索著該說什麼時,昕翰先開口了:「林旺,謝謝你來看我。」

「你還好吧?」

「不好。」

「哪裡不舒服?」

「我根本不配當一頭大象。」昕翰的聲音好沮喪。

「為什麼?」

「你知道的,大象的腦容量很大,記性特別好,我卻不記得搬來這裡以前的事情。」

「不會吧?」林旺的聲調提高了。

「是真的,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怎麼可能?」象奶奶一時忘了扮演林旺,恢復本來的聲音。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

「我問你什麼時候開始穿大象服、以前有沒有上過學,你都說『不記得了』,不是因為你不想告訴我,而是真的不記得了。」

昕翰點點頭。

「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象奶奶再次確認。

「我只記得我是大象。」昕翰說。

象奶奶看著這個穿大象服的男孩,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和孩子一起面對生命的傷痛與不完美

許多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都可能面臨無法承受的壓力或意外事件,例如:父母親意外早逝、面對重大手術、車禍、慘遭霸凌、目睹家暴、遭受性侵等不同類型的創傷事件,有些孩子面對傷害會立即反應出憤怒、哭泣、退縮、焦慮等情緒,讓大人得以警覺到孩子的需要並伸出援手;有些孩子可能因為過度震驚,只能把自己的情緒完全封閉起來,讓情感麻痺,本能性的選擇用遺忘來面對創傷,以保護自己不至於崩潰。這樣的表現,在心理學上我們稱之為「解離」。

兒童經歷創傷後,會無法克制的不斷回憶當時的創傷畫面,因而產生苦惱,或出現極度的逃避行為,並會對於類似的刺激無法分辨,只要身邊出現類似的聲音、畫面或物品,都可能引發創傷再現或極度的痛苦感。

有些孩子由於創傷超過其心靈負荷,產生了解離的現象──忘記所有發生過的事情,失去與現實的聯結,也失去了與自己的聯結。

 

透過《大象的孩子》一書,讓我們一窺早期創傷後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面貌

故事中的男孩昕翰,他忘了八歲以前的事,不記得以前做過什麼、去過什麼地方。他想知道,卻又害怕知道,天天躲在大象服裡,沉醉在美麗的夢境裡。

他的心自動關上,遺忘了一切,甚至忘了最愛他的媽媽,只能堅守著那曾經帶給他安慰的大象服。

他以為日子會這樣過下去;然而當月亮被烏雲籠罩,大雨驟然降臨時,叢林像突然翻了臉似的,變得危機四伏,猙獰可怕,他的夢出現了變化,消失的記憶開始浮現,而且來勢洶洶。他的生命頓時風起雲湧。

解離彷彿是造物主奇妙的機制,它保護昕翰面對恐懼時心不至於崩解,短暫止住了痛苦。然而,創傷的痛苦巧妙轉化、變形,呈現在他的日常遊戲與夢境中,不斷呼喚著他。

後來因為大家對他的愛,昕翰的心準備好了,他勇敢的再次面對記憶中媽媽死亡的畫面,再次經歷痛苦。

慢慢的,昕翰的夢境不斷變化,不斷喚醒他的心。昕翰開始可以上學、交朋友、關心失智的象奶奶,可以為有了新妹妹而開心,可以面對他親生的媽媽,甚至可以再次面對媽媽的死亡。

透過昕翰,讓我們得以了解創傷導致的傷痛與恐懼,更明白了創傷復原的歷程是何等神奇與珍貴。

這不只是一個男孩的生命故事,還探討了記憶及人與動物間的關係。如同勇敢的昕翰,每個人唯有面對生命的傷痛與不完美,生命才得以完整。

 

推薦給你和你的孩子:跟著昕翰一起鼓起勇氣並釋放悲傷《大象的孩子》http://bit.ly/2GcQDrJ

Photo by mohamed Abdelgaffar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