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天生缺乏自信,習慣討好別人?從小練習表達自我想法很重要

多數青少女都承認即使對某個議題有想法或具備重要知識,她們還是寧願保持安靜,避免被視為「太積極」、「很煩」或「盛氣凌人」。 這看起來似乎是青春期常見的一部分,但此現象的長遠影響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傷害。當女孩們開始遮掩她們真正的自己,此時又正逢自我身分的發展期,就會錯失發現自己真正想法、感受以及如何表達自我的重要機會。

文-法蘭‧豪瑟   譯-吳孟穎

討好病

很多女性不願表達自我,想討好他人。因為立場鮮明就會不可避免地疏遠某些人,寧願打安全牌,選擇討好他人而安靜不發言。

這種討好他人的習慣通常從童年就開始了。

根據喬安.迪克博士(JoAnn Deak)所做的研究,當女孩們來到八歲至十二歲的年紀,就會開始意識到其他人如何看待她們,並開始「掩蓋」她們真正的想法或感受以期能融入同儕。這些女孩不想在團體中特立獨行,因此她們停止表達自我或說出想法,開始模仿其他人以討好別人,希望能融入團體中。

在這樣的現象發生之前,大部分的女孩都還能表達自我的看法,尤其是如果你曾花時間跟八歲以下的女孩相處,就一定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但迪克所訪談的多數青少女都承認即使對某個議題有想法或具備重要知識,她們還是寧願保持安靜,避免被視為「太積極」、「很煩」或「盛氣凌人」

這看起來似乎是青春期常見的一部分,但此現象的長遠影響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傷害。當女孩們開始遮掩她們真正的自己,此時又正逢自我身分的發展期,就會錯失發現自己真正想法、感受以及如何表達自我的重要機會。

如此一來,即使這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提倡女性自主,但職場上仍有許多女性寧願掩蓋、隱藏或淡化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也不願意直接溝通。

針對全國女性的調查中排行第一的問題:

● 「如果我保持安靜,我的老闆就會覺得我沒有要補充的。但如果我太常發言,我的同事就會覺得我很機車。我真的沒辦法兼顧兩者。」

● 「我向來溝通是很直接的,但這樣通常會被誤解,別人會覺得我很無禮。我討厭自己在工作上必須表現得像別人一樣才能跟大家處得來。」

● 「在會議中要表達想法對我而言真的很難。我通常會覺得其他人的意見比我的還有價值,所以我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聽我說話。」

這些話聽起來是否很熟悉?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像這樣隱諱的偏見到處都是。一名果斷直截的女性往往會被視為無禮、咄咄逼人或甚至易怒。

不幸的是,其他偏見會讓這個情況更加複雜。身為作家、演說家、律師與美國女童軍(Girl Scouts of the USA)前任執行長的安娜.沙維茲(Anna Chavez)說到這個問題。

身為一位堅強成功的有色人種女性,安娜一路走來一直覺得自己被貼上憤怒或具侵略性的錯誤標籤,但事實上她只不過是在工作時大聲說出自己的意見。然而,她必須很努力表達自己才能被認真看待,所以她幾乎不可能在兩者之間成功找到平衡點。

安娜跟我說了她早年工作時的一個情況,當時她第一次被指派為聯邦機構的代表參加公聽會。她才剛從法學院畢業不到兩年,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當她走進位於科羅拉多州奧羅拉市的公聽室,有幾位男士已坐定在會議桌前。其中一位官員看著安娜,問她是否知道聽證官什麼時候會到,因為他和同事很忙,還要趕回公司。他直接假設安娜是祕書或律師助理。

安娜頓了一頓,回答道:「嗯,你很幸運。聽證官就在這裡,我已經準備好要開始聽證了。」所有男士們都很驚訝安娜竟然是負責裁決這場聯邦公聽會結果的聽證官,在這個過程中,安娜發現自己試著向這些男士展現自己的威嚴,同時也維持一定的親切感。

之後的幾年,安娜學會回到最真實的自己,專注於她在工作中所努力展現的和善,並以自身的言行舉止作為示範,以自己希望被對待的方式待人。這聽起來可能有些陳腔濫調,但專注於自己本身的確幫助她呈現無聲的自信,取得堅強與和善、自信與富同理心之間的微妙平衡。

對我來說,安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證明我們不需要為了變得強大而放棄本身的和善特質。我們給他人空間的同時,也可以把自己放在合適的位置上。當我們挺身而出,正氣凜然地表達想法時,並不會貶低對方。

事實上,為自己營造可以說話的空間與氛圍,停止偽裝自己,就越能引導每位女性或女孩都成為更有力量的人。

摘自 法蘭‧豪瑟《柔韌:善良非軟弱,堅強非霸道,成為職場中溫柔且堅定的存在》/時報出版

圖片提供 : PHOTO AC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