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我為孩子失落的同理心受挫痛哭......

自閉症的孩子需要更多的陪伴,或許成效並不能馬上反映出來,但是總有一天,他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同理心」。

本來我以為,同理心就是用身教教育小孩,耳濡目染他就會懂得了。但就像電影《馬拉松小子》母親生病溺水情節一樣,孩子在旁沒有即刻反應,也像《海洋天堂》電影裡的爸爸把小孩送到教養院的第一天的心情一般。

 

兒子念小學時,在阿公的喪禮上,不配合行禮大吵大鬧。唸國中時,我突然發生車禍斷腿住院,他也不知道什麼緣故不到醫院看媽媽。這曾是我生命中嚴重的哀傷~~啊~~原來自閉症真的沒有同理心,媽媽死掉了他大概也不會有感覺......我曾為此失落痛哭。

 

但還好實情並非如此。

 

孩子會在一段時間後,發展出他的害怕失去,發展出他需要妳的訊息......阿公過世後某天,我發現他困在死亡議題的焦慮中跟我求救,在我長久的復健過程中,一開始他用跟世界為敵的態度,表現了他的情感,原來這一開始的冷漠跟憤怒,都是他在沒人陪伴下自然產生的情緒,那是他的方式。

 

我開始慢慢跟他講我的需求,哥哥請幫我這個,哥哥請幫我那個...... 他就慢慢的慢慢的學會了!!! 當然面對突如其來的事件,他的處理能力還是不夠,我還是不期待他會在緊急時刻救我一命(笑^^)。但說真的就情感而言,我已經深深的感到滿足。

 

2008年,出版了看我的眼睛】這本書,它開啟了我跟哥哥在同理心上互相理解的新頁。哥哥說這本書是他閱讀過相關的亞症書籍中,最描述最貼近他本人想法的一本。哥哥說自己有一半的想法觀點和作者一樣。

 

書中第49-53頁--【感同身受】這一個章節的想法也啟發了我的同理心。書中描述作者母親的朋友講到某人的兒子在鐵軌上玩,結果被火車撞死。聽到這一段話,作者微笑了,驚恐的大人們帶他去看治療師,處理他的反社會行為。

 

事隔多年,作者自己找到微笑的原因:「真高興我沒事」「真高興弟弟和爸媽沒事」「他一定是個笨小孩,竟然在鐵軌上玩耍」。

 

作者說他跟自己親近的家人和好友真的會產生同理心,會焦慮會想吐,脖子肌肉會抽筋,有這樣的感覺,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同理心」對於不認識的人的災難,他只會有「理性的同理心」,不會有擔憂這類沒有意義的事情。他省下擔憂,去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情。

 

然後這幾年,很多事情慢慢地發酵了......


突然我發現他會再搭車時,走在我前頭帶路,甚至為我清除路障....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會開始在自己臨睡前交代我說:「早點睡」。

100年9月我住院開刀時。他告訴我他很怕待在醫院,他恐懼醫院的氛圍,但是他來醫院照顧媽媽了。

而我自己,在某一天,發現我好羨慕哥哥可以不受新聞、突發的事件跟外界吵雜的聲音干擾,在我焦慮不已的時候,看著我的眼睛(對,沒錯,他真的看著我的眼睛),說:「你太急了」。

 

現在他會看著我的臉,問我:「這是什麼表情?」他已經會看到我的情緒,並且用穩定平緩的口氣,讓我減輕焦慮。

 

Photo:Christiane Birr,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