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一直很努力,為什麼會養出「不知上進、不懂感恩」的女兒?一位父親的薩提爾說愛練習

經過一次次的薩提爾練習,這位漢子爸爸最後真心柔情的說:「爸爸看見妳努力了,最後就算妳失敗了,爸爸也永遠接納妳,爸爸看見妳的勇敢了,妳一輩子不讀書也沒關係!爸爸會養妳,爸爸很愛妳……」

文│李崇建, 甘耀明

無法與爸爸連結的女兒

身在國外的依蓮好久沒見我了。她一見面,滑下大量眼淚,訴說著自己的辛苦,伴隨著大量自厭、自棄的語言,她「對自己恨鐵不成鋼」,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糟糕透頂」……

依蓮對自己的觀點,是一個褊狹觀測。但我先安靜的聽她說。她說她的艱難困境,以及內在的傷痕,內在又如何絕望,並對自己斥責不已。接下來,我好奇她怎麼面對,她怎麼還願意面對,她怎麼可以這麼勇敢?她的英語學習怎麼這麼快?她怎麼這麼善良?這麼恐懼卻又不斷挑戰!

我以全方位的觀點看她。

最後,我告訴她,妳若是女兒,我看見妳這麼多的努力,我會為妳的努力驕傲。

依蓮聽到這番話,一則心中有了溫暖,一則為著缺憾而痛苦。後者的缺憾是爸爸不曾看見她身為女兒的努力。爸爸只看見她的懦弱、她的不知上進、不懂感恩、不願學習……

想到此,依蓮哭得幾乎胃痙攣,雙手捧腹,痛楚的說:「如果爸爸能看見。如果這樣看我就好了……」

依蓮從來不敢與爸爸連結,甚至討厭爸爸,但內在卻存有這麼深的渴盼。爸爸當然愛依蓮,怎麼會不愛呢!只因為他的「應對」是指責、說理與轉身離開,他這種面對家人的應對姿態,依蓮無從體驗到愛。

這樣的父愛,如何顯化於外在呢?如何跟依蓮的渴盼連結?這是我接下來想做的事。

我想再次邀請爸爸來。父女面對面坐著,由依蓮說給爸爸聽,說自己的渴盼,也說自己的努力。

依蓮絕望的說:「爸爸不會來,他來了,也不會聽的。」

我請依蓮從我的視角觀看她。她僅有十六歲,用一個新角度看自己,她可以先愛自己。

依蓮同意邀請爸爸來,若是他願意的話。

 

明明很努力,為什麼會養出這樣的女兒?

爸爸仍舊願意再來,來時倒是有些無奈,頻頻搖頭之外,也感嘆自己的無能,不明白孩子為何變成這樣。他是一個戮力不懈的爸爸,怎麼會養出如此女兒?父親的語氣帶著斥責,與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差不多。

依蓮坐在爸爸對面,雙手用力的搓揉。

依蓮的內在很不安,平時不常跟爸爸互動,如今面對面很尷尬。

我先與依蓮對話,顯現依蓮的內在,呈現給爸爸瞭解,讓他看見女兒如何努力。

我讓依蓮觸及自己的恐懼,觸及一個勇敢的自我,使父親看見依蓮的勇氣,並且攤開內在的痛楚,以及她面對挑戰的不放棄。

依蓮在眼淚中訴說。

這個勇敢的靈魂,第一次在爸爸面前表達,表達自己從未放棄,也表達自己陷入恐懼;她也不願意被恐懼困鎖,卻無論如何擺脫不了這種情緒。

依蓮始終低著頭,顫抖著身軀,訴說這一段經歷。

我為她深深感動,她要面對爸爸訴說這一切,對她而言多不容易。

依蓮的爸爸呢?此刻正坐在她的對面。

爸爸的表情冷靜,更準確的說是冷峻。他蹺著一隻腳,雙手環胸,像個法官,瞇眼流露銳利目光,聆聽女兒的訴說。他冷酷的表情,我不陌生,和我認識的依蓮神似,是一種應對世界的姿態。

此刻爸爸如此的神情,樣貌看似漠視女兒。但我深信爸爸內在有觸動,只是他的姿態容易讓人誤解。這外顯的聆聽姿態,來自爸爸的生命歷程。

他是一個傳統的漢子,成長期間被孤單與責任環抱,進入了社會欲出人頭地,以這種姿態克難度關。只有曾經領受那份孤單、體驗過承擔責任的孤獨者,才會期許自己當個漢子,成為養家活口的父親。

然而這個孤獨者,成為父親仍是孤獨者,聆聽世界的姿態漠然,容易使人誤以為不解風情。

爸爸雙手環胸,打斷了談話,「能不能聽我說兩句……」

我讓爸爸說說自己。

「爸爸告訴妳一個故事。我小的時候……」他說起自己的故事,故事背後要傳達的是:做人就是要努力,再努力。

 

因為爸爸是,漢子

我理解爸爸的用心,理解一個鐵血漢子。爸爸是勇敢的漢子,溫柔藏得極深,深得不像是放在口袋,能隨時隨地掏出。溫柔的父親有缺憾,他最遺憾的是女兒不親近,甚至回家連「爸爸」都不喚。爸爸以酒精應酬,理所當然的逃離,多虧酒精才能說出真心話,這才是剛烈的漢子所為。

此刻的爸爸沒有喝酒,能說出的肺腑是言之以理,是話說從前的咬牙度關。雖然層層話語的核心包藏對女兒的關愛,但不易被看見。

女孩聆聽爸爸的故事,頭垂得更低了,以表情拒絕聆聽。但是爸爸並未覺察,他這一番話說從前,也是渴望被理解呀!但是,誰能先理解誰呢?

當爸爸說完故事,我問依蓮聆聽的感受。

依蓮說自己聽無數遍了,她很勇敢的表達,不想再聽這些了,內心覺得很煩躁、無奈。面對爸爸表達的愛,依蓮內心感受不到。我的提問不停留在此處,而是繼續探索依蓮的深層聲音,她除了無法感受到之外,還有深深的自責。

自責是自己插在心上的刀,氣自己無能為力、不長進,氣自己達不到要求、浪費時間,更浪費父親的辛苦錢,這種纏身的無力感,引爆對世界的絕望。這些並不是剛強的漢子父親所知道的……

我眼前的這一對父女,多令人悲傷?他們有很深的愛,愛的頻率卻不同,他們有相同的渴望,卻無法搭上線……

 

爸爸的愛,深藏於內心,要如何讓女兒連結?

依蓮發生拒學的狀況,與爸爸不親的應對,要如何讓爸爸理解?

再深入引導依蓮內在語言,依蓮再次泣不成聲。她對著爸爸說:「你讓我感覺很糟糕,我是個糟糕的人……」

我問爸爸愛女兒嗎?

爸爸大力點頭,「當然呀!我當然愛女兒,我真愛我的女兒。」

我問爸爸幾個問題,能否接受女兒失敗?這個努力卻失敗的女兒,還值得爸爸愛嗎?爸爸要如何表達愛給女兒?

爸爸停頓了很久,沉默、思索,不答話,不知是難以自處?還是願意調整應對?畢竟對於一個剛強的漢子,要表達對女兒的「愛」,這是太不容易的事了。最後爸爸嘆了口氣說:「我當然願意。」

我調整了他們的座位,邀請女孩靠近爸爸。依蓮顯得很不自在,表情顯得非常尷尬,我鼓勵她靠近自己內在,讓爸爸瞭解自己更多。她的內在渴望靠近父親,但是她的身體、行為與表達,卻讓爸爸誤解了。

依蓮鼓起勇氣,挪動身子,靠爸爸更近了。

依蓮的爸爸,不愧是堅毅且溫柔的男子,倒是主動挪動椅子,將身子拉靠近女兒,雙腳碰到了女兒的雙腳,雖然依蓮仍低著頭。這或許是漢子打招呼的起手式,稍縱即逝,卻彌足珍貴。

不知道多少年了,父女同住一個屋簷下,這次是依蓮最靠近爸爸的時刻。

我邀請父女倆握著彼此的雙手,感受對方肢體連結的能量,進一步推向父女的連結。我邀請依蓮對父親說出感受,說出自己內心的話,就像剛剛她大膽的表達。

依蓮顫抖身軀,眼淚大量的掉落,說:「爸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為依蓮感到尊敬。

我看見一位疏離的女兒,如何渴望表達自己,這何等困難的事,如今她做到了。

我邀請爸爸,說說自己聆聽的感想。

爸爸一開口就是道理,立刻被我打斷了。

我問爸爸,是否支持依蓮?願意給她力量與愛?

爸爸說,「當然呀!」

我請爸爸思索,身為愛女兒的父親,可以怎麼表達,能讓依蓮感受到力量,感受到父親的愛。

爸爸思索了一會兒,第二次開口表達,仍是一番大道理。

我請爸爸再次暫停。

我將他說出的道理,由我整理後複述,請爸爸思索,這是否是他要表達。

爸爸很可愛的說,好像不是他要表達的。

爸爸吸了一口氣,來到第三次嘗試,脫口仍是大道理。

這個剛正的漢子,嘗試了三次仍不放棄,他真是愛女兒。

 

爸爸的「說愛練習」,來到了第四次

難能可貴的時刻,總有繁花盛開,與依蓮同樣擁有不放棄特質,這位漢子爸爸最後真心柔情的說:「爸爸看見妳努力了,最後就算妳失敗了,爸爸也永遠接納妳,爸爸看見妳的勇敢了,妳一輩子不讀書也沒關係!爸爸會養妳,爸爸很愛妳……

依蓮深深的落淚了。

有了愛,才有力量。愛是體驗性的,愛不是一個道理。

爸爸握著女兒的手,站起剛強的身軀,緊抱住女兒,有些生澀、不流暢,畢竟此生從來沒有這樣過,這也不是他習慣的表達方式。但是身為一個漢子,願意跨出艱困的一大步,並且真心說:「爸爸真愛妳。」

依蓮伸手抱緊爸爸,僅僅抱了一秒鐘,雙手漸漸放下來。依蓮需要更多時間連結,但是今日有了一個好的開始。毫無疑問的是,此刻他們的愛搭上線,處在共振狀態,很令人動容!

摘自 李崇建, 甘耀明  《薩提爾的守護之心》/寶瓶文化 
 

Photo:YYand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