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這25分鐘的時間讓孩子練習自己玩、練習專注——唐鳳、劉軒、理科太太等人都愛用的「番茄時鐘法」

人的注意力最好的時間,就只有25分鐘,這個方法,能讓孩子練習自己玩、練習專注,還有「我幫忙到媽媽」的感覺,有益於孩子心理的正向發展。

孩子讀書、寫功課總是不專心,三不五時就滑一下手機、東摸西摸?不妨試試看唐鳳、劉軒、理科太太等人都愛用的「番茄時鐘法」。 

 

雖然我的小孩還很小,但我總是很清楚中學生何時要段考或期末考,因為考試前的周末,各大咖啡廳常一早就湧入溫書人潮,一位難求。這段期間,每當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位、坐定喝咖啡時,內心總是會「哇嗚!哇嗚!」的驚呼不已。 

內心驚呼的第一個原因,是中學生們消費力之強,常常點了咖啡、又點蛋糕,甚至桌上還放杯別品牌的手搖飲,搭配上全身行頭、新款手機。 

內心驚呼的第二個原因,則是大夥兒滑手機頻率之高、時間之長,常常是看看書、看看手機、滑一滑、打打字,再看看書、看看手機、滑一滑、打打字……雖然沒有精確的統計,但,滑手機的總時間,極有可能是超過讀書總時間的!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看書時的「眼神死」,對比上滑手機時的「目光炯炯」,反差之大,任誰都能同感其讀書之苦與滑手機之樂。 

看到此情此景,我完全沒有責難孩子的意思,而是深深、深深的同情。回想自己學生時代,不想讀書時頂多偷看閒書、寫寫紙條、放空發呆,如今的孩子,要面對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啊! 

中學生們難以抵抗手機的誘惑,讀書容易不專心,已是普遍現象。就連多數時間都在大人眼皮子底下、有人盯著的小學生,專注力也降低許多,雖然不見得有手機能滑,但讀書、寫作業時東摸西摸、歪來扭去,也是常態。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從小接觸手機、平板,習慣快節奏的聲光刺激。 

 

番茄時鐘法:專注25分鐘,休息5~10分鐘 

該如何是好呢?這問題,我曾分別與台北教育大學的郭葉珍老師與清華大學的劉政宏老師聊到,兩位教育心理學界的重量級教授,不約而同的給出了一樣的解方,那就是「番茄鐘學習法」。 

所謂番茄時鐘法,最早是一位義大利人西里洛(Francesco Cirillo)發明的,他在1992年、唸大學時,也因為無法專心讀書而困擾,便從廚房拿了個番茄形狀的計時器,強迫自己一定要讀書一段時間後,才能休息。 

後來,這個方法優化為每專心25分鐘,放鬆5分鐘,幾個循環之後,可以安排一次大休息。包括唐鳳、劉軒、理科太太等名人,都曾公開表示,自己是番茄時鐘法的愛用者。 

 

如果想讓孩子練習番茄時鐘法,劉政宏老師建議,可以做些微調,例如放鬆時間延長到10分鐘、並且在這段時間做些有助於放鬆的事情;另外,大人也可以幫忙計時,陪著孩子在25分鐘的專心時間中,定下心。 

當然,一開始可能會不太順利,但慢慢的練習,就會漸入佳境的。劉政宏老師提醒,家長除了提醒孩子掌控時間、耐心陪伴之外,也別忘了協助孩子「排除誘因」,最基本的就是桌子整理乾淨、環境別太嘈雜;假若旁邊就是手機、玩具,又有大人在附近聊天、看電視,還想要孩子專心,那也太為難孩子。 

如果孩子已經擁有自己的手機,也很常使用,不妨也試著請孩子運用鬧鐘功能來練習番茄時鐘法,或者是有許多相關的app如「小番茄」、「專注番茄」、「番茄to do」等,都能試試,讓手機由學習的阻力化為助力。 

 

神經心理學研究,夠專注,學習效果才好 

劉政宏老師分享,番茄時鐘法,因為25分鐘不會太難達成、休息時又有獎賞自己的意味,不但能讓孩子更有動力,也會比較有學習的效益,學習整體品質會變好;畢竟,以神經心理學的角度來說,一個人在專注時,學習效果是最優的。 

學齡前的小小孩,也可以跟著大人一起練習、感受番茄時鐘法。郭葉珍老師透露,她出國讀書時,是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去的,邊帶孩子、邊拿到學位,聽來不可思議的成就,也是因為番茄時鐘法。 

「當時,我會請孩子幫忙,例如現在是5分,我就請孩子看時鐘,分針走到30前,不要跟我說話,自己玩,30分之後,我再跟你們玩。」郭葉珍老師說,人的注意力最好的時間,就只有25分鐘,這個方法,不僅讓她兼顧了母職與學術研究,也能讓孩子練習自己玩、練習專注,還有「我幫忙到媽媽」的感覺,有益於孩子心理的正向發展。 

 

番茄時鐘法的原理跟做法,都不複雜,不妨今天就跟著孩子試試。

畢竟,無論是時間管理或學習專注,都不是一蹴可及的,讓孩子能自制、自律、進而自主,不難,但要開始做。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