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魚的水族箱

「給孩子魚吃,不如給他一根釣竿」,是各種養兒育女經中,最耳熟能詳的一句話經典用語。不過,這句話的前提是,父母也要懂得如何使用釣竿?我的想法是,「不但要給他釣竿,還要教會他如何製作釣竿。」

「給孩子魚吃,不如給他一根釣竿」,是各種養兒育女經中,最耳熟能詳的一句話經典用語。不過,這句話的前提是,父母也要懂得如何使用釣竿?我的想法是,「不但要給他釣竿,還要教會他如何製作釣竿。」

 

上了小學後,野孩子的同學們,不時帶著各種動物、昆蟲的觀察箱來學校和同學分享,看著各類甲蟲互鬥、哈姆太郎〈倉鼠〉在轉輪打滾、甚至烏龜疊羅漢,多次撩起野孩子飼養小寵物的高昂情緒。

 

「拔比,我可不可以養魚,我很想養」,某天,野孩子回到家中突然用哀怨無辜的眼神,嘴中不斷的重覆著這句。「好呀,當然沒問題,走,買魚缸去」,父子倆興高采烈到水族館,添購了養魚必要的所有裝備,大手小手半扛半拎著一堆價值數千大洋「傢俬」,但,魚呢?

 

我們向來不讓孩子享有現成的滿足,能自己做的,就絕不去購買。我發現,每次親自動手做的過程中,孩子專注力比作功課更持久,發問的問題更多,快樂的情緒更高漲,遠比立即擁有後,短暫的興奮還來得有趣多了。

 

「那我們要買哪種魚?快來選」,唉,看著眼前極度興奮的小臉,我心想,「可憐的孩子啊,你老爸我答應得這麼快,其中必有詐,你還看不出啊?」雖然不忍潑他冷水,既然要教他製作生命中的魚竿,這個秤砣還是得給他吞下去。

 

「魚缸裡的魚、蝦、水草,我們自己去抓好嗎?」我原本以為會換得好幾聲哀怨的嘆息,想不到傳來的是更高亢的「好啊好啊,去哪條溪,哪時後去?」我向來是個好玩好動的行動主義者,看到有機會上山下海,我比孩子更為興奮。

 

帶孩子去水族寵物店選購小蟲小魚,固然滿足了孩子的需求,與父母「覺得」應該要盡的生物教育義務,但,何不改變方式,帶著孩子去野外走一回,一起親手抓生物觀察,父母重新學習,孩子更能從0到100,體驗整個過程,還賺到親子感情。比起花時間四處找寵物店,甚至親子間為了選擇買何種昆蟲與哪些裝備起口角,還要花費時間往返,搞得父母一肚子鳥氣,小孩笑呵呵,這種短暫的滿足無益親子關係,反而像「暫緩親子衝突疼痛」的嗎啡一樣,只會隨著時間愈長而藥量愈下愈重。

 

不少父母們往往忽略了「延遲滿足」這件事,總是孩子予取予求,開心享受「盧」出來的成果。背後卻是讓孩子失去情緒控制能力、學習忍耐與珍惜的機會,不知成功其實也需要不少的付出與犧牲,野孩子遇到耐力超強的老爸,自然也很能「延遲自己的滿足」。

 

連續兩個星期,我們全家到了宜蘭礁溪山邊,生態原始豐富的無名小野溪,在亂石林立,溪流平緩的小山澗內,媽媽帶著妹妹泡在小淺灘浸得透心涼,咱父子四肢並用,視線緊盯藏石縫中探頭探腦的蝦虎,兩岸雜喚亂無章的菅笀草根,放眼望去,佔滿了約只能長成一、二公分大小的台灣米蝦。

 

 

一邊玩水,一邊為了魚缸的新住民努力,一個下午收穫不少。除了幾隻俗稱「黏壁魚」的南台吻蝦虎、環帶黃瓜蝦虎〈事後根據圖鑑查出的名字〉;另外還有超過二、三十隻的黑殼蝦、米蝦與台灣沼蝦〈俗稱的過山蝦〉。

 

有了陪襯的蝦子,可少不了主角魚兒們。台灣大多數的溪流都封溪保護,很難找到可以溪釣的場所,幸好愛往野外跑的老爸,還能找到幾處不受限制的秘境,替孩子保留一些生態樂園。

 

過去,我就常常幻想自己可以像電影「大河戀」般,在透過樹葉的金黃陽光下,伴著從水面緩緩升起的霧濛氤蘊,在溪流中帥氣用「飛螢釣法」甩出好多弧線,並傳授給野孩子。溪流中,野孩子要懂的常識數之不盡。翻找石塊,找到躲藏在石塊底部,認出溪魚最愛吃的魚餌-豆娘的幼蟲「水蠆」,以及水邊常見的石娥幼蟲-石蠶,就足以讓他了解他常抓的五顏六色水生昆蟲,成長過程如此奇妙。

 

在湍急溪水中,我還要讓他知道,為何魚總是喜歡躲在激流中?平靜的水面下肯定有魚而不吃餌?溪底出現一閃閃的粼粼波光,原來是魚兒在側身啃食青苔時,魚鱗反射出的耀眼鱗光。幾條溪哥、石賓、紅貓等溪魚陸續被釣上,也完成了我簡單的傳承。

 

 

最令人驚豔的生態與原始生命的奧秘,還是要回歸到我們帶著豐收滿滿的水族箱成員回家開始說起。野孩子的魚缸中,充滿了台灣溪流的野性生態,成為家人們每天必佇足觀賞的水中劇場。好景不常,一個月過去,蝦子突然急遽減少,屍骨無存,讓我們摸不著頭緒。一天晚上,他興奮的奔過來說,「拔比,我知道為什麼蝦虎要叫做蝦虎了,原來它會吃蝦子?」這可是大發現阿,連我都不知道蝦虎竟然會吃蝦子。

 

我們靜靜的趴在魚缸前,半個小時過去,只見蝦虎在石縫中探出頭,鬼鬼祟祟鎖定目標,一眨眼突然垂直衝上水草,一口吞掉一隻小蝦,讓我驚駭莫名。

 

養了半年,我們不時的持續去溪裡補充各類魚蝦,首批溪魚約長成六、七公分大,有一天,魚兒猶如中邪般陸續跳出魚缸,本來心想應該是野生魚類的習慣。不久後,又見野孩子中樂透似跟我報告,「魚真的會跳著瀑布逆流而上耶。」後續幾天,我不時耐心睜大眼觀察,看到令我不敢置信的一幕,也同時感嘆生命的奧妙。

 

我們的魚缸採用循環濾水,當水流出時,掛在缸壁上的水流,會形成一個懸空小瀑布,就像鮭魚在秋季逆流游返回出生地,這些溪魚們,竟也爭先恐後的往瀑布上跳,神奇得令人感動不已,更讓野孩子看得目瞪口呆,生命的奧秘,想不到會在我們家中上演。

 

其實,還有很多小時後的回憶,也都在這個魚缸內溢出。小時候餐桌上偶爾會少一道魚,我常常不待媽媽吆喝,就帶著一條尼龍線,綁上簡易的鐵絲魚鉤,蹲在田埂挖上一把蚯蚓,來到山腳下小溪,惡虎斑的黏壁魚只要一下餌,立刻蜂擁搶食,一拉就是一成串,只消一個小時,就可裝滿一個小鐵盆。

 

回到廚房內,媽媽用豬油下去酥炸,魚香隨著柴火炊煙,飄散在左鄰右舍,一口咬下酥脆爽口,一半上餐桌,一半留給小孩當零嘴,這也是「黏壁魚」賜與我最美味的回憶呢!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