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成績不等於自我價值!在校表現和考試成績向來都只是外在的肯定,這些肯定無法帶給孩子長久的自信

在校表現和考試成績向來都只是外在的肯定。就我自己的經驗,這些肯定無法帶給你長久的自信,因為一旦你離開學校或從大學畢業,就會發現再也沒有考試了,除非你是建築師、醫師或必須要持續接受複雜會計測驗的高階金融從業人員。

考試成績不等於自我價值   文 / 伊莉莎白.德依

作家潔西.伯頓(Jessie Burton)在長大成人之後才理解這一點。在此之前,她不停追求優異的在校成績,並培養「可以掩飾脆弱的成熟心智能力」。

她提到自己在三十多歲時的心境,這樣說:「我大概從來沒有理解過自己的情緒,我想這或多或少是因為我強迫自己不停地做事。完成可以獲得掌聲或肯定的事情,會讓我有安全感。」

「我想這種行為模式,是從小時候在學校爭取好表現時養成的,對大多數的小孩來說,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方式⋯⋯五歲的時候,我們待在學校的時間可能比待在家裡還長⋯⋯我一直都認為這是好事。我很享受學校生活,是到熱愛的程度,我覺得學校有公式可循:努力唸書就能獲得好成績,也能得到所有人的肯定,而且一切現狀都能維持下去。

另一方面,伯頓因此「覺得自己獲得的愛都是有條件的」,因為她的學業表現優良。而當《娃娃屋》(The Miniaturist)(她的第一本小說)大獲成功時,她說:「這簡直是我這一生最大的成就,我卻覺得承受不起:『我不過是嘗試寫了一本書,結果,噢,竟然變成全球暢銷書了。』現在該怎麼辦?我到底是誰?」

就如伯頓所觀察到的,在校表現和考試成績向來都只是外在的肯定。就我自己的經驗,這些肯定無法帶給你長久的自信,因為一旦你離開學校或從大學畢業,就會發現再也沒有考試了,除非你是建築師、醫師或必須要持續接受複雜會計測驗的高階金融從業人員。

長大成人之後,生活會因為沒有任何指標而變得嚇人;沒有考試委員告訴你表現如何,或者是否符合二十五歲的必要條件;沒有人會因為你很有效率地搬家或是準時報稅,而給你大大的「A*」。當然,你可能會獲得升遷或是加薪機會,但這些通常都是零星隨機發生的事件。你再也不會歷經長時間的預先溫書準備期,迎向分秒必爭書寫申論題的關鍵時刻,當然也不會有監考人員來回走動於一排排書桌之間,提醒你距離交卷時間只剩最後五分鐘。

成人之後,即使答出正確答案,也不會有人為你打分數。

 

摘自 伊莉莎白.德依《慶祝失敗:從愛情、工作到生活,我在挫折裡學到的事》/大好書屋 

 

Photo:LubosHouska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