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者總會堅持自己說的話就是「絕對」,與其持續糾正「說服」他們,不如想辦法讓他們「信服」

儘管隨著年紀增長,變得越來越頑固的現象並不稀奇,不過失智症患者的情形會更加嚴重,任憑周圍的人怎麼說都不會動搖。一旦決定要「這樣做」,無論向他如何說明,就是聽不進去。

面對失智者,與其「說服」不如「信服」

文│右馬埜節子

儘管隨著年紀增長,變得越來越頑固的現象並不稀奇,不過失智症患者的情形會更加嚴重,任憑周圍的人怎麼說都不會動搖。一旦決定要「這樣做」,無論向他如何說明,就是聽不進去。

85歲的秋子女士因為很在意腰部退化,所以想要透過運動預防。她會一邊嚷嚷著「復健、復健」,然後快步地走來走去。每當同住一起的家人跟她說:「走慢一點,免得腳痛唷」或者「復健也要適可而止,不然會有反效果」,她卻完全當作耳邊風。

後來有一天早上,她以「去超市」為由出了家門後,一直到了傍晚才終於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家。任誰來看擺明就是迷路了才會這麼晚回來,問她:「到底去了哪裡呢?」她卻回答:「哪裡也沒去。」秋子女士因為罹患失智症,連自己有出過門都不記得了。

為此感到憂心的媳婦便吩咐自己的兒子:「如果從學校回來發現奶奶不見的話就要趕快去找。」當然,也找丈夫一起想辦法。可是,秋子女士仍舊聽不進大家的勸說。就連兒子也對三不五時就外出的她束手無策,後來因為認為反正並不是真的回不了家,甚至還說出:「就讓她去吧,總會回來的。」

秋子女士的情況還算是比較不嚴重的,在眾多案例中像富美女士一樣會造成街坊鄰居困擾的大有人在。富美女士即將邁向85歲,在15年前仍在大型醫院擔任藥劑師一職,儘管60歲時就退休了,後來又二度就業,持續工作到70歲。

然而,在80歲時出現了失智症的症狀。從那一刻起,她每天早上都會進行出門上班的準備。以為自己還在當藥劑師的富美女士,還會拿著患有高血壓的丈夫的藥物處方,一個人自言自語。

有一次丈夫因為不見她的蹤影,便出門找人,發現她竟然到附近的藥局質問店員:「為什麼把我革職了?」她以為自己仍然是藥劑師,並且遭到一家與自己毫無瓜葛的藥局革職。她丈夫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她帶回家,試著說服她:「早在15年前,妳就退休不再當藥劑師了!」、「妳從來沒有在那家藥局工作過不是嗎?」卻一點效果也沒有。

像這樣一旦出現「以為病」的症狀,就絕對不會輕易妥協,他們會堅持自己說的話就是「絕對」。譬如,明明只是忘記錢包放在哪裡,卻擅自認定「被偷了」,即使家人事後幫他找到錢包並交還回去,本人仍會堅持:「一定是聽到我說錢包被偷了,小偷才把它還回來。」但是,失智症患者也有乖乖聽話的可能性,要達到此目的,必須建立在讓患者本人「信服」的前提下。

有一位受腰痛所苦的87歲男性,以前非常享受洗澡,然而卻在開始出現失智症的症狀之後,再也不洗澡了。當家人勸他「洗個澡如何?」不知道是討厭洗澡,還是「以為自己已經洗過了」,他都回答:「昨天洗過了,所以不用再洗。」

於是,他的身體開始飄出異味,即使家人每天都持續勸說:「很髒」、「很臭」、「很丟臉」,他仍舊顧左右而言他。家人也依照專業人員的建議,對他說:「買了對舒緩腰痛很有效的入浴劑唷!要不要試試看?」嘗試鼓勵他去洗澡,依舊沒有效果。結果患者整整兩年都沒有洗澡。

然而,這樣的情況竟在第二年的年尾有了巨大的轉變。當他看到電視上播出的「年末特集」後,只說了一句「啊∼今年的污垢得在今年內去除才行」,就自發性地去洗澡了。長達兩年的骯髒生活終於得以圓滿落幕,這一定是因為有什麼東西是他所能「信服」的,才促成他起身行動。就像這個例子一樣,儘管失智症患者有「絕對」的堅持,但只要能夠讓他們「信服」,就能改變他們的行動。


摘自 右馬埜節子《面對失智者的零距離溝通術》/ 蘋果屋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