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失智者一個舞台,比設立安養院更有尊嚴

那兩個小時的媽媽重現了自己巔峰時期的模樣。人家常說失智患者活在每一個瞬間裡,但我堅信,他們都很認真地活在那一刻,活出自己的人生。我深深感覺到媽媽真的很幸福,能獲得如此珍貴的機會。

做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料理,媽媽的無限潛力

媽媽是擁有「神之舌」的舍監

媽媽四十多歲時在山葉發動機擔任員工宿舍的舍監,負責照顧獨自一人到盛岡分公司工作的男性員工,為他們做飯超過十年,曾經一個月沒做過重複的菜色。就連我從東京帶朋友去找她,她也大展廚藝親自款待,十二年來從未斷過。

媽媽的味覺天生就很敏銳,只要在餐廳吃過一次,回家就能精準重現。媽媽也很喜歡做菜,每次都煮一大堆菜,餐桌都快放不下,我們也根本吃不完。

不料二○○七七年,與媽媽分開住的爸爸突然罹患缺血性中風,手腳不能自由活動,體力也大不如前。為了照顧爸爸,媽媽不再做菜給客人吃。後來,媽媽罹患失智症。如今奶奶已經過世,媽媽只須做兩人份(我和她自己)的料理即可。

比起當年的巔峰期,現在做的菜色銳減九成。再說,我也不想吃到難吃的菜,所以每次我都指定絕不可能出錯的料理。

有一天,媽媽常去的診所貼出一張公告,上面寫著:「招募廚師。六十歲以上,住附近者佳。」原來診所在找可以做菜給院內員工吃的廚師。我想起瀧田女士的故事,覺得這是我媽媽可以做的事情,於是立刻跑去找松嶋醫生。我跟醫生說:「醫生,拜託你讓我媽媽做她的拿手菜,哪怕只有一次機會也可以!」

後來到了我媽媽的回診日,醫生仔細詢問媽媽的「人生故事」。了解她以前在什麼樣的宿舍工作,平時做哪些料理,員工吃了之後有什麼反應等細節。

我媽跟醫生說:「醫生,我的菜很類似『南』帶肉排,吃過的人都說讚!」

「妳是說『南』帶肉排嗎?」醫生立刻上網搜尋,卻找不到任何資料。因為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家母發明的創意料理。

醫生後來又問:「妳說的是不是『藍』帶肉排呢?」藍帶肉排是一道瑞士料理,以豬肉或雞肉夾入火腿與起司,再放入鍋中炸成肉排。媽媽以自己的方式做了一些改變,卻不小心記錯名字,說成了「南」帶肉排。

結束看診後,護士問我媽媽使用哪些材料做她獨創的「南」帶肉排,我媽媽得意洋洋地說:「千萬不能用液態鮮奶油,要用打發鮮奶油吃起來比較清爽。」

 

變身為專業主廚的失智媽媽

終於到了媽媽大顯身手的重要日子,在坐車前往醫院的途中,媽媽一直問我:「阿廣,南帶肉排要怎麼做啊?」為了怕媽媽忘記,從三個月前,每週我都請媽媽做一次南帶肉排。事實上,昨天才剛做了這道菜。不過,診所的廚房和家裡的不同,家裡使用瓦斯爐,診所卻是IH電磁爐。我很擔心媽媽看到這些與家裡截然不同的調理器具,會不會不知道該怎麼使用?看到媽媽一踏進診所的廚房就不知所措的模樣,我真的以為媽媽會打退堂鼓。

沒想到媽媽靜靜地看了一會兒廚房,雙眼突然發出精光,自從她罹患失智症後,我沒看過她如此認真。三名診所的醫護人員和患者在一旁幫忙,原本惶惶不安的媽媽突然間像是變了另一個人,成為一名專業主廚。

「主廚,請問紅蘿蔔要怎麼切?」

「我不是主廚,我是主婦!」

平時不苟言笑的媽媽,今天竟然會搞笑!媽媽專心用平底鍋煎南帶肉排,讓三名助手負責處理奶油煮紅蘿蔔、炒菠菜與馬鈴薯沙拉等配菜。今天要做二十人份的餐點,平時媽媽在家做飯給我們兩人吃就要花一個小時,現在她竟然一個人包辦二十人份的料理。

就在她煎完肉排,想要去拿裝飾用的奶油時⋯⋯媽媽突然體力耗盡,啪的一聲用雙肘撐著流理台。原來她剛剛過於專注,沒發現自己已經體力不支,完全無法移動。護士趕快拿一張椅子過來,扶著臉色發青的媽媽坐下。現在只差奶油還沒調味,於是就由個人助理拿平底鍋煮奶油,聽從媽媽的指令調味。

只見媽媽閉著雙眼,像是睡著似地坐在椅子上,一邊說:「加一撮鹽,接著再加一點點醬油。」雖然感覺十分疲累,但她下指令的模樣簡直就像三十年前的超級舍監。罹患失智症的媽媽竟然能有這樣的表現,我真的很感動。

料理完成後,媽媽以主婦,不、主廚的身分向大家說明今天的料理。

「哇,真好吃!」

「這要是在餐廳吃,不曉得要花多少錢?」

每個人吃得讚不絕口,媽媽聽了好開心,離開診所後整個人還是輕飄飄的。

或許是因為太開心了,坐車時媽媽還說:「我爸爸也是廚師,我們家果然有家族遺傳,都是天生做廚師的料。」沒想到兩個小時後,媽媽竟然問我:「咦?我們今天去了哪裡?」好不容易重拾的舍監光采,現在已完全消失。

無論如何,那兩個小時的媽媽重現了自己巔峰時期的模樣,這一點我毫不懷疑。人家常說失智患者活在每一個瞬間裡,但我堅信,他們都很認真地活在那一刻,活出自己的人生。我深深感覺到媽媽真的很幸福,能獲得如此珍貴的機會。

 

摘自 工藤廣伸《陪伴失智媽媽55則照護筆記:醫生無法教的照護方案,真實日本上班族離職照護失智媽媽的親身經驗分享》/采實文化

 

Photo:Héctor de Pered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