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手,才能搶得先機!

帶孩子到澳洲,希望他們能夠學習自我表達,其中之一,就是舉手表示「我很有興趣知道更多」,全班每一個孩子高高舉起手,興奮的希望被看到,被叫到的孩子,會覺得萬分榮幸,即使問題根本無厘頭,雙方都很開心這樣的互動......

作為一個全職工作的媽媽,配上四個孩子的龐大家務,我必須為自己設定明確目標,才能果斷喜樂前行。兩年前,帶孩子去澳洲讀書,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開拓孩子「敢說、敢講」的視野。

 

剛到澳洲的前幾個月,打掃、煮飯、做便當、接送、買菜,再加上事業,一天的時間被無數小事情切割得一段一段,非要強大的體能和專注力,才能把所有工作勝任完成。但想到自己一路求學的經歷,看到孩子現在遇到的瓶頸,再難,也要給他們一個嘗試不同教育方式的機會,而一切的忙碌,最終在孩子的點滴成長上,看到了回饋和安慰。

 

 

勇於表達,人格訓練的一環


在北京出生的我,害羞內向,家中父輩都是最優秀的學者,爸爸這邊,幾乎每一個叔叔伯伯都是教授、博士,從小,我被父母期待著,優秀還要更優秀。讀書過目不忘的我,考試永遠名列前茅,但是輪到我講話回答問題,就覺得天旋地轉,心臟撲通撲通要跳出胸口。最怕被老師叫到名字,巴不得最好沒人看到我,舉手回答問題這件事情,一直是我的死穴和障礙。

 

這個一直被我迴避的難題,直到在美國讀書時,不得不去正視它。美國的課堂中,同學永遠搶著舉手回答,被老師叫到開心不已,能夠表達自己的意見,似乎是被獎勵的一種模式。再聽聽他們的答案,好像也不怎麼樣嘛,不是特別精闢,也並不比我懂的多。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他們如此自信舉手搶答呢?

 

有一個教授給的答案,徹底改變了我的觀念:「舉手,除了搶得先機,也是對別人尊重的表示,更是一種人格訓練的過程」。受到這樣的啟發,大學的時候,我強迫自己選修了「公共辯論課」,在同學和老師的鼓勵下,從磕磕巴巴不知所云,到能夠完整表達自己的論述立場,終於克服了不敢舉手,不敢表達的鴕鳥心態。而這樣的改變,也改寫了我的生涯規劃,現在,我以「勇於傳播」作為職業,在美國舉手回答問題的人格訓練,給了我自信,也給了我演講和教書的職業基礎。

 

 

敢於參與,展現自信


帶孩子到澳洲,也是希望他們能夠學習自我表達,積極參與。第一週陪最小的兒子上幼稚園,看到了澳洲的教育特色,其中之一,就是舉手表示「我很有興趣知道更多」。每週老師會安排Show and Tell時間,例如介紹自己最愛的玩具,不僅要把玩具帶來給大家看,還要介紹為什麼你最喜歡這個玩具。最有意思的是,介紹完畢,孩子要問全班,「Any questions? 有問題要問嗎?」瞬間,全班每一個孩子高高舉起手,興奮的希望被看到、叫到,被叫到的孩子,會覺得萬分榮幸,即使問題根本無厘頭,雙方都很開心這樣的互動。我發現到,在國外,舉手,不代表自己不懂,不代表不認同,更不代表台上的人沒講清楚,舉手,是表示熱情參與,認同和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舉動。

 

今年,我帶著四個孩子再次回到台灣,希望他們充實中文基礎,學習中華聖賢仁義禮智信的待人接物方式,平衡中西文化的差異性,折中最好的學習方式和態度。

 

有一天,大兒子興奮告訴我:「媽媽,我當班長了。」


哇,媽媽真是替你開心呢!老師為什麼選你做班長呢?


兒子說:「老師問,有沒有要自願當班長啊?我還沒聽清楚要做什麼,就先舉手了。結果,回頭發現,全班只有我一個人舉手呢。媽媽,我一定會認真做好這個工作的。」

 

看著兒子眼中閃爍的自信,我開心看到他的進步和改變,這份積極參與、熱情表達的動力,來自於他的人格逐漸完整,認同自己,願意提升的心理成長。從小媽媽教育我,要謙卑含蓄,鋒芒不要外露,這是一種美德也是一種障礙。如何帶領孩子勇於表達,敢於參與,但又不驕不躁,不可得意忘形,是我們做父母未來挑戰自己的重要課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