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愛你的人一個機會,讓他們知道用什麼方式表達對你的關心是最適合你的

我不知道要怎麼接受別人的照顧,但這是我需要學習的功課,唯有學會如何需求別人,我與身邊重要他人的關係才能從「病人與照顧者」,回到「爸媽與女兒」、「老公與老婆」、「好友與另外一個好朋友」的本質上。我是從「說出自己真正的需要」與「接受別人的善意」這兩方面來學習被愛的。不要再想太多,不要再覺得自己生病了就是個麻煩而推辭。接受愛,對那些愛你的人來說非常重要,他們的心裡會因此舒坦些。

文 / 崔咪 

在長達一年多的病程中,很少在內心沉澱這件事—關於愛。但這其實是磨難帶給我眾多的禮物之一:學習愛與被愛。

「愛」與「被愛」都是生為人重要且不可缺少的需求,如果你在與他人(或與自己)的相處上,長期只傾向某一端,只知道愛或被愛其中之一的話,這樣的不平衡一定會顯現在生活中某個面向。好比,如果你不會愛自己只會愛別人,那你可能漸漸對自己內在的需求感到陌生,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想要;反過來說,如果你只會接受愛而不會愛,那你在別人眼中極可能是個苛求的人,因為你可能會因為這種與人相處的模式,而缺乏同理心。

然而,這都只是某些面向而已。

我不是關係專家、更不是愛的專家。提到這方面,我想也沒有人敢拍胸脯保證,認為自己已經學會了所有關於愛的種種。我只是想就一個曾是癌症患者的立場,分享經歷、感受給現在正在歷經磨難的人,給出另外的角度去體悟生命的可貴。就算你面臨的是不治之症,也並非一無所有,一個人光是能體驗到愛,便已是生命給我們極大的賜予。

不管你現在是什麼樣子,在疾病中或是健康無虞,你都是某個人的女兒、某人的摯友、某人的老公或老婆、某人的兄弟姊妹。雖然疾病會占據你現在大部分的想法與感受,但心裡還是要知道,你身邊的這些人,他們還是有「愛你」的需要,他們照顧你不只是因為你是個「病人」,而是因為他們「愛你」。

我向來好強的個性也不用再多說了,我最討厭表現出軟弱或是需要別人幫助的那一面。因此,當我知道自己生病時,要在短時間內表現這一面就格外困難。

我不知道要怎麼接受別人的照顧,但這是我需要學習的功課,唯有學會如何需求別人,我與身邊重要他人的關係才能從「病人與照顧者」,回到「爸媽與女兒」、「老公與老婆」、「好友與另外一個好朋友」的本質上。

我是從「說出自己真正的需要」與「接受別人的善意」這兩方面來學習被愛的。不要再想太多,不要再覺得自己生病了就是個麻煩而推辭。接受愛,對那些愛你的人來說非常重要,他們的心裡會因此舒坦些。

而當我遇上低潮來襲,心裡一下子過不去,只得把自己關起來時,我會對H這樣說:我大哭的時候不用理我,我哭完就好了,哭完就舒坦了,只是在抒發情緒而已—不然老公會一直試圖安慰你,想讓你不要哭又不得其所,他也會覺得很挫敗。

或是,當我只想吃酸的東西時,面對爸媽排山倒海而來的關心與太豐盛的食物,我會這樣說:我現在噁心感真的很嚴重,只想吃酸的東西,那酸菜麵好嗎—父母對女兒的關愛也需要適度地被接受,他們才不會覺得被否定,覺得自己都幫不上忙。

當好友想來探望我,但我在某些時刻真的不想「見客」的時候,我會這樣說:我知道妳們很擔心我的狀況,但是我現在最需要好好照顧身體,沒有那麼多力氣去招呼朋友。我保證,等我好了,一定找大家出來玩,像以前一樣—適時讓他們知道你的治療狀況,讓他們知道你並非刻意孤絕自己。因為好朋友在這個時候,會是最掛念你又最插不上手的一群人。

給愛你的人一個機會,讓他們知道用什麼方式表達最適合。身邊有親愛的人罹癌,他們也會感到恐慌,更會想要在這種特殊時刻「幫得上忙」。滿足「想要愛你」的人的需求,正在照顧你的人也會更知道如何走這段路。

 

摘自 崔咪 《堅持下去,傷痕也可以變美麗!700日重生,崔咪從脆弱中找回堅強》/三采 

 

Photo:Foundry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