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送剛生完小孩的她屬於自己的禮物,而不是小孩的禮物,我希望她即使生了小孩、成了媽媽也依然美麗

「我不是問送孩子的禮物,而是問送姐姐的禮物,我姐姐又不只是個媽媽啊!」我忍不住轉頭看著男人。他正在為姐姐的禮物煩惱,但是包含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只想到小孩的禮物。沒有人好奇姐姐喜歡什麼,因為生了小孩,所以就只把他的姐姐當作孩子的媽媽。

文 / 逆媳

「親愛的,幫我買個生育禮物送給大嫂,送嬰兒服或鞋子應該可以吧?」

和老公關係很好的鄰居大哥不久之前當爸爸了。他和老婆及剛出生的小孩一起住在月子中心,不過看他的樣子,好像是覺得非常無聊。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為聽說待在月子中心的時候最幸福,所以想在落入育兒地獄之前盡情玩樂,幾乎每天都呼叫我老公說要約見面。

老公這週末會跟大哥碰面,然後順便去月子中心看看小孩。他說想送賀禮給大嫂,並假裝苦惱著要送什麼,接著再偷偷的把挑選禮物的工作交給我。看樣子是想要苦勞我出,功勞他拿。

不知道「賢內助」這個詞是不是可以用在這種時候,我為了說要送禮卻不知道要送什麼才好的老公,前往百貨公司。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過月子中心,也沒有送生育賀禮的經驗,對於該買些什麼也是很茫然。我一邊苦惱要買包屁衣還是鞋子,一邊走進百貨公司。正要去搭電扶梯的時候,腦海中突然浮現那天的情景。

 

屬於女人的禮物 

我一個人在咖啡廳喝著咖啡,正打算看書的時候,來了四個人,一男三女吵吵鬧鬧的在我隔壁桌坐下。從他們身上掛著員工識別證的樣子來看,應該是在附近的公司上班,然後為了喝下午茶而暫時溜出來。

唯一的男性似乎是二十五、六歲的實習生或新進員工,和他一起坐的女人們是年約三十五歲左右的前輩。四名男女開心的聊著天,我並不想偷聽他們的對話,但是我靈敏的聽覺及桌子之間狹窄的間距,導致我無法專心看書。

「我姐剛生小孩,真的很可愛,妳們要看照片嗎?」

「哇啊,好可愛,很像你耶!」

「哈哈,真的嗎?我這禮拜要去看小孩。對了,我想送我姐姐賀禮,妳們覺得送什麼好呢?」

「送一件好看的嬰兒服啊!現在有很多漂亮的款式喔!送床鈴或陪睡玩偶也很不錯。」

女前輩們提出各式各樣的點子,並整理成禮物名單。我在心裡投了陪睡玩偶一票,就像她們說的一樣,最近出的陪睡玩偶,可愛到連三十幾歲的女性都想擁有呢!我內心期待著菜鳥員工選擇陪睡玩偶,他卻悠哉的笑了笑,接著說:

「我不是問送孩子的禮物,而是問送姐姐的禮物,我姐姐又不只是個媽媽啊!」

我忍不住轉頭看著男人。他正在為姐姐的禮物煩惱,但是包含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只想到小孩的禮物。沒有人好奇姐姐喜歡什麼,因為生了小孩,所以就只把他的姐姐當作孩子的媽媽。

我的雙重面貌彷彿被揭發似的,瞬間覺得很羞愧。過去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大聲抗議著女人在社會上因為結婚生子受到差別待遇,現在卻投了一票給陪睡玩偶,這個行為真令人感到羞愧。

我總是以各式各樣的理由,推延生小孩這件事,事實上,可以的話,我甚至想逃避這件事。或許是我還不懂有小孩的喜悅,我描繪不出成為媽媽的幸福未來。因為我還沒成熟到可以對我以外的其他生命個體負責。然而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失去自我,我害怕在成為媽媽的瞬間,「我」就會消失,然後只以某人的媽媽存在。

回顧過去,不斷讓恐懼運轉的人就是我自己。只要提到「生育」這個詞,我就自動把女人塞進「媽媽」的框架裡。即使裝作沒有,卻還是將生了小孩的朋友、前輩們遠遠的拋在一邊,並畫上界線。

可能是只想到媽媽收到可愛嬰兒服的開心模樣,卻沒有想到女人穿上美麗洋裝的幸福心情,我自己都沒有將媽媽當作女人了。

看著為了姐姐的禮物而苦惱的男人,我的腦中浮現了一個想法,如果我妹妹可以遇到那樣的男人就好了。還有,假如有一天我的弟弟在其他人面前說出一模一樣的話,我也會覺得很幸福。真心的羨慕他的姐姐。

我在百貨公司買了脣蜜,而不是嬰兒服或鞋子。一款因為色彩不強烈所以很百搭、即使素顏擦也不會感到突兀的脣蜜。我想送屬於她的禮物,而不是小孩的禮物。我希望她即使生了小孩、成了媽媽也依然美麗。

 

摘自 逆媳《媳婦,也是別人家的掌上明珠:從「好媳婦病」中徹底痊癒、覺醒的逆媳養成記》/采實文化

 

Photo:egor105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