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強的名字就叫母親!童年遭性侵、家暴...花花:我曾一度放棄自己,但孩子拯救了我的人生

在背負母職和尋找自己之間,花花常常感到困惑無助,有一度她完全放棄自己,很像行屍走肉,生活沒有目標。但是孩子就像一股無形力量,總是在她最過不去的時候,喚醒她的鬥志,提醒著,不管對生活再絕望,也要努力活下去。

今年29歲的「花花」是知名部落客,從小愛寫日記,經歷過「無名小站」、「痞客邦」的年代,2012年開始經營FB粉絲頁,從健身類文章寫到如何在生活中實踐個體心理學,粉絲將近8萬,這一兩年還計畫出書,靠寫作闖出一片天。

花花的文筆充滿張力,和她字正腔圓、邏輯清晰的好口條一樣,帶點黑色幽默。

最初,她以身為健身教練的角度出發,和粉絲分享養生之道;兩年前因為情傷,她深入研究個體心理學,開始寫如何尊重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特別是對自己的兩個孩子;前陣子,她更決定打開心房,透過文字,和自己的過去和解,藉由這段修復歷程向自己證明,自我價值可以重新創造,過去無法定義你是誰。

花花學歷不高,成長經歷並不光彩,童年時期遭受性侵、父母家暴、被同學排擠,長大後她走過數段坎坷情路,16歲就結婚當媽。還是個大孩子的花花扛起母職,反叛性格使她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尋找自己和養育孩子之間拉扯,在過去的十幾年裡,她深受精神疾病之苦。

在思考和創作之間,花花走過一次又一次的自我療傷,透過文字整理人生,很多粉絲透過她的文章找到力量。

過去1/3的人生,花花宛如活在八點檔劇情裡,很灑狗血,快樂離她很遠。她形容自己,是命運多舛的人,努力在絕望中尋找活下去的動力,是兩個兒子。

 

童年命運多舛 藉寫作呼籲重視性平教育

童年成長經歷影響花花非常大,在她的記憶裡,父母對她和哥哥有很高的期望,卻不懂如何對孩子表達關愛,只懂最直接快速的打罵方式。哥哥是資優生,一直都是大人眼中的好小孩,而她總是不聽話的那個。

所以她從小就覺得,自己一直被爸媽否定,因此經常藉由反抗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內心其實非常渴望他們給自己表達意見和嘗試的空間。

花花說,父母的教養很嚴格,觀念非常傳統,她回想小時候家人一起看電視,「八點檔裡面有牽手、擁抱的畫面,爸媽都會叫小孩不要看,接吻就等同於色情片了。」這導致後來花花在遭遇親戚長期性侵之後一直不敢說出來,尤其當時的社會氛圍比較封閉,學校也不重視性平教育,所以她更加覺得,說出來也不能改變什麼,甚至會被大家討厭。這段傷痛一直放在花花心裡,年幼的她逐漸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

進入青春期之後,花花的叛逆性格更加鮮明,在尋找自己的過程中,她曾經多次輟學、和吸毒少年混在一起、出入聲色場所。雖然她也曾經在同儕身上得到了想要的尊重和歸屬感,但是內心還是經常感到空虛。有好多年,她找不到人生意義。

 

16歲結婚生子 孩子是內心困頓時最強大的力量

想起人生最迷惘的時候,當時花花為了逃離原生家庭的束縛,16歲就結婚生子,希望建立自己的家庭,彌補童年時期欠缺的那份歸屬感,卻沒想到當了媽之後,凡事更加受限。

她常常問自己,「我只能是個媽媽嗎?」「我只能是這樣嗎?」「當媽媽好像不能有太多物慾,因為沒賺錢」,還有,「把小孩帶好是應該的,有一點點沒帶好,我好像就是失職了。」初為人母的花花經常糾結在許多道德或是習俗上的問題,很想做自己,但總是感覺有一道無形枷鎖,綁著自己。

在背負母職和尋找自己之間,花花常常感到困惑無助,有一度她完全放棄自己,很像行屍走肉,生活沒有目標。但是孩子就像一股無形力量,總是在她最過不去的時候,喚醒她的鬥志,提醒著,不管對生活再絕望,也要努力活下去。

 

從個體心理學改變親子關係 尊重孩子不是父母心目中的理想孩子

花花曾經以為,童年經歷可以幫助自己在面對孩子時更有同理心,直到一次慘痛情傷,她試圖修復自己而開始接觸個體心理學之後,讀了包括心理學大師阿德勒的一些書,才開始對很多事改觀,尤其是當她領悟到,自己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尊重孩子,實際上還對他們施以各種情緒勒索。

「很多父母都會說,不要拿孩子跟別人比較,但是卻常常拿孩子跟自己的期待做比較,孩子表現不如預期,父母就很容易對孩子不滿,」花花說。

她漸漸了解,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無法被取代,慢慢的她就不再拿兩個兒子和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孩子」做比較。

以前花花也曾經因為老大吃飯太慢、飯粒撒滿地而大暴走,現在她覺得,「父母經常會要求孩子,應該要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某件事,但是其實孩子要用多少時間做完,本來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先和孩子講好規則,然後把掌控權還給孩子。「例如,事先和孩子說好,半小時內必須把飯吃完,不管孩子吃快吃慢,時間到就把飯收走,但是不能沒有把規則講清楚,就期待孩子知道應該怎麼做、怎麼做才是對的,」花花說。

和孩子的相處上,花花也不斷的練習,不把孩子當成自己的所有物,尤其不會因為自己是「大人」就逼迫孩子認同自己的觀念,要求他們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

「就血緣和法律角度來看,我的確是兩個兒子的母親;但是從生命角度來看,我和兩個兒子都是這個世界上的獨立生命體,彼此是平等的,並無尊卑之分,」花花非常堅定的說。

對兩個兒子的付出,花花也不認為孩子必須要努力孝順來回報自己。對她而言,每個人都不是自願來到這個世界上,而她既然選擇了生下孩子,就該背負起養育孩子的責任,直到他們可以自立,就要讓他們去飛。

 

對孩子盡力做該做的 付出不該有所求

對於教養,花花很有自己的想法,和社會大眾認知的觀念相比,她的論點顯得非主流,很另類。然而越是剖析自己,她越是發現,唯有不再把自己定位在「媽媽」這個角色上,她才能更豁達的面對自己和兩個孩子。

個體心理學幫助花花對生命改觀,回歸自己,尊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態度就會放鬆。以前她因為工時長,很少陪孩子,試圖彌補但孩子不領情的時候讓她很受挫,現在她要求自己只專注在把能做的做好就好,至於孩子是否接受,她不會太糾結。

「因為付出不該是一種求回報的心態,有所求就不是付出,是一種交易,」花花說。

同時她也理解,當時乖巧的孩子突然出現行為偏差,其實都是為了得到媽媽的關注,因此對孩子她給更多包容,經常聊天。

花花說,如果不是因為研究個體心理學,教會她尊重並接納自己和家人,或許到現在,她還是迷途羔羊。

現在她也才理解,因為父母沒有從上一代學會愛,所以才不懂如何對孩子表達愛,漸漸的,她才能放下對父母的怨恨。

以前花花對這個世界的不滿,在經歷漫長的自我修復歷程之後,逐漸化解;對這個世界的不理解和困惑,好像都看開了。過去的種種,不再是傷口,是未來的警惕,面對孩子,她知道自己可能還是做不到很好,但是她終於懂得在盡力之後,為自己喝采。

 

照片提供:花花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