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肉爸爸中風了,孩子的畫透露的堅強和想保護家人的心,讓筋肉媽媽好心疼

「他還小不知道怎麼表達情緒,所以始終不肯畫出爸爸,相關問題也迴避掉了。或許要等我跟他更熟了,他願意跟我打開心房,才會肯告訴我,他覺得爸爸怎麼了。現在他畫了很多恐怖的東西,可能都是壓力讓他會怕。然後他聊到的爸爸,都是以前爸爸的狀態,陪他玩的爸爸,但他真的是很會表達的孩子。」治療師說

編按:知名健身夫妻檔「筋肉爸爸、筋肉媽媽」不僅是健身教練、健美選手、作家,也常常受邀到綜藝節目擔任嘉賓。
日前某天早晨,筋肉媽媽突然發現筋肉爸爸不太對勁,趕緊送醫後發現竟然是中風。
這篇是筋肉媽媽於先生生病後,發現孩子的心理也受了影響所寫下的文章,提醒讀者,如果家中有大人生病,也要記得關注孩子的心理狀況。

這一陣子,我覺得最辛苦的不是我,或許也不是筋肉爸爸,而是我們的奶諾寶貝。

他才六歲,許多事情不會表達,似懂非懂的年紀,因為家庭變化被逼著長大,身為母親只能安慰自ˋ己:「他會因此成長的」,但實際洞悉了他的心靈,還是令人母的心非常五味雜陳。心疼也是、感謝更有、還有許多的擔憂。

事發是幾週前,老師開始不只一次跟我說,孩子在校出現了喜歡用肢體推擠打同學的狀況;有一次很嚴重打傷了同學,多數都是小推擠小動手。

我知道這不尋常,也不是進入小一人生的不適應;因為兒子從幼稚園開始就是個「小暖男」,愛幫助老師、喜歡照顧年紀小小的小朋友、看到同齡朋友更是充滿了熱情。

但現在,只要同學言語肢體不友善、或是讓他煩躁,他就直接先下手為強。

於是安排了時間,帶他去看心理諮商師。

我個人的觀點,孩子從小有心理諮商習慣不是壞事;甚至成人更需要!因為任何的情緒壓力、心靈傷害,都可能在日積月累下,成為改變人格的關鍵;我曾經走過一段很長的憂鬱症,而我知道那個病累積了好幾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走上同樣辛苦的路。

諮商師溫柔像個大姊姊,兒子很輕易地願意跟她聊天。我在旁邊聽著不出任何意見,而後諮商師的初步評估讓我很噴淚。

 


奶諾跟諮商師說,他想要畫圖,於是,他們一邊畫圖一邊聊天。
 

「你會畫男生女生嗎?」大姐姐說。
「我來畫個媽媽和我自己!」奶諾開心地回答。

於是,筆繪下出現一個跟他過去畫的差異頗大的媽媽。

以前他畫的我,都是穿公主裝甚至高跟鞋,頭上有蝴蝶結或是皇冠,還有長長的頭髮。

這次我頭髮還是長的,但是看不到公主裝,也看不到任何的高跟鞋與頭飾,而且,「手變得很大」。

然後他畫了自己,手更大,比我的還大。

「為什麼媽媽手這麼大啊?」諮商師姐姐問。
「因為媽媽長大了啊~」奶諾一邊說,一邊幫我圖畫上的頭髮越補越長。

「那你的手為什麼這麼大呢?」姊姊又問。
「恩~~但我手受傷了,這邊斷了,所以平平的。現在再長出來,但還沒有好。」奶諾一邊敘述一邊幫自己的手指加上了長出來的部分。
「然後這是我的表情」,奶諾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的臉補上了往下垮的嘴巴。

「那你畫個爸爸好嗎?」諮商師說
「恩~爸爸還住在XXXX醫院噎!」奶諾說,沒有想要畫出爸爸的意思(而且他講的是第一間爸爸急診的醫院)。

(此時我內心充滿了一百個問號:爸爸已經回家了啊~但是為什麼他還說爸爸住在第一間醫院?難道他的潛意識認為爸爸還是在那邊嗎?)

「那你畫醫院好不好」諮商師說。
「好吧~那我畫一下。」奶諾一邊說,一邊畫了好高的醫院,沒有門,只有兩個窗戶。

「那醫院畫好了,畫爸爸吧?」諮商師試探的問他?
「他就在窗戶那裡。」兒子筆指一指窗戶。

接著,他開始補上了很多的幽靈、蜘蛛、蟑螂,還有幽靈都是笑笑的表情。

「你畫了好多幽靈和蜘蛛蟑螂喔~為什麼啊?」諮商師問。
「我媽很怕蟑螂,哈哈哈~這邊再一隻好了!」他有點調皮地說,然後畫出了更多蟑螂蜘蛛。

「那真的不畫一下爸爸嗎?」諮商師冷不防地問。
「這裡沒有空間了,你再給我一張紙嗎?」兒子說。
「那你畫背面好了」諮商師說,紙翻過來,是許多線條人物的一張評估畫紙。

於是他用那些小人說了一個故事:自己愛跳水,爸爸陪他跳水,水中好多水母(他每次去水族館的最愛),然後他跳水後彈起來爬上去,上面是爸爸在接他抱他。

而後他開始自己玩小積木,諮商師帶我到外面。

孩子畫的大手

「孩子畫圖時,手畫的很大的意思是,他想要承擔更多事情,所以他把自己的手畫得非常大,但可能有點超過他的能力或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手受傷了;他覺得媽媽也要承擔很多事情,所以說媽媽也長大了,媽媽的手才這麼大。」
 

我這時候已經哭出來,他一直在觀察著,知道媽媽努力撐起這個家,他想要幫忙,這真的讓我很心疼,卻也感激著他小小的暖心。

「他還小不知道怎麼表達情緒,所以始終不肯畫出爸爸,相關問題也迴避掉了。或許要等我跟他更熟了,他願意跟我打開心房,才會肯告訴我,他覺得爸爸怎麼了。現在他畫了很多恐怖的東西,可能都是壓力讓他會怕。然後他聊到的爸爸,都是以前爸爸的狀態,陪他玩的爸爸,但他真的是很會表達的孩子。」治療師一口氣說完。

於是排定了後續的定期諮商,要讓心理專家教孩子學會表達情緒,也藉由一些繪本去理解「中風」是怎麼一回事。

有一天孩子跟我說,他怕高年級的哥哥姊姊看到爸爸會笑他,他會生氣地打他們。我說,如果真的發生了,你不能打他們,那是他們不懂事,但你可以去告訴老師有人笑你的爸爸。(其實我也不知怎麼處理會比較好。)

好比走在路上,總是會有年紀小的孩子頻頻回頭一直看筋肉爸爸(不就是拄著拐杖而已嗎?),我不怪孩子的天真所以無法遮掩情緒,但擔心身邊的奶諾感到內心不舒服。

有傷病人士的家庭,真的要面臨許多過去意想不到的事;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孩子們無心的眼光與言語,也可能會傷害到自己摯愛的家人。但我期望著,即使過程有點辛苦,卻可以讓我的孩子,讓我們自己,更懂得用溫暖的心、同理心,去看待社會上每種狀態的人們。

即使身體暫時是殘的,但心靈可能比誰都茁壯,這就是我們家、我的老公、奶諾寶貝的爸爸。

 

圖片提供:筋肉媽媽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