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地圖》作者丹尼爾.米其林斯基:不要給孩子一本自己都不會讀的書

地圖》在台灣一出版就大受歡迎,創下了難得一見的童書銷售紀錄!九月中旬,我們直赴波蘭,親訪到《地圖》作者夫婦亞歷珊卓.米其林斯卡和丹尼爾.米其林斯基,暢談創作理念及生活點滴。

是哪一本書,打破近年來台灣出版史的紀錄,一出版就勇奪各通路排行的榜首?而且不止在台灣,包括日本、美國、新加坡、到歐洲各國,這本由波蘭夫婦所創作的《地圖》,已經遍及全球27個國家,翻譯超過數十種語言。

 

「不要給孩子一本你自己都不會讀的書,把這當成準則執行!」這是《地圖》作者,年僅30出頭的夫婦亞歷珊卓.米其林斯卡和丹尼爾.米其林斯基(Aleksandra Mizieliska & Daniel Mizieliski)所奉行的原則。這也是此書大賣的原因之一,不但小朋友們喜歡,大人更愛看。

 

亞歷珊卓和丹尼爾是波蘭華沙藝術學院(Warsaw Academy of Fine Arts)的同學,兩人都攻讀圖書設計(Book Design),大三時就成立「河馬工作室」,專做各類設計與網站。畢業後沒多久,他們便接到Dwie Siostry出版社的第一個工作,製作一本關於現代建築的童書:《H.O.U.S.E.》,從此開啟他們的童書設計之路。

 


即便同一種動植物,也都重畫一次


丹尼爾曾經自嘲的說:「一般人認為典型的童書作家,就是個穿著嬉皮衣裳帶有些滑稽感的女性,絕不會是位男士。」他認為這樣的既定形象,也表現在市面上的兒童書籍,很多枯燥無趣,大人覺得很重要,但小孩卻一點也不喜歡。不過問題是,往往都是大人替孩子選書,可能造成小孩不愛閱讀的原因。


對丹尼爾夫婦來說,雖然當時還沒有小孩,也從未教過任何小朋友,但他們將兒童視為「所知不多,但卻能敞開心胸接受任何新事物的成人讀者」。有別於一般的童書,他們的作品除了五彩繽紛的圖案,更充滿了想像力,以及各種新鮮玩意兒。丹尼爾也說,設計童書是最棒的工作。


丹尼爾夫婦非常用心,《地圖》一書從醞釀到出版,就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其中40%的時間用於搜集資料與研究。丹尼爾夫婦指出,其中很多的知識都是後來才學習到的,包括許多原生和外來的生物,與當地的神話與風俗。他們相信,這本書成功的原因,是因為讀者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新事物。


《地圖》中有來自42國的資訊,超過4000幅的手繪圖,每個跨頁有平均150~170張小圖。丹尼爾夫婦表示,最特別的是每張圖都不一樣,即使出現同一種動物或植物,例如在俄羅斯出現的一種熊,在波蘭也有,他們便重新再畫一次,而鯨魚、鯊魚、其他的動物皆是如此,完全沒有重複。


《地圖》的故事還有一段插曲,由於此書在全球熱賣,丹尼爾夫婦應邀將地圖製作成各國不同的版本,因此也需要更多的素材,他們先請當地出版社推薦兩位代表性的重要人物,例如台灣,出版社提出的人物是鄭成功與劉銘傳,不過後來作者希望以對文化有深度影響力的當代人物為代表,最後選出了李安和鄧麗君。


原本出版社希望今年邀請丹尼爾夫婦來台,不過半年前,他們才剛迎接兩個家庭新成員,一對雙胞胎男孩的到來,無法出國。在華沙,丹尼爾特地抽空接受《未來Family》專訪,暢談創作理念及生活的點滴。


Q:一直以來,你都和太太一起創作嗎?你們如何分工?如果遇到意見不合時,怎麼處理?


A:我和太太一起合作過很多書,共同設計與創作。我們的工作方式很不同,如果一本比較簡單的書,通常會各自分工,遇到比較複雜一點,像《地圖》這樣,我們會共同研究一個主題,先列出清單,首先從圖像開始研究與討論,例如該如何製作出來,然後開始繪圖。


我和太太非常熟悉彼此的工作方式,和她一起工作對我來說再自然不過了。擁有相同的教育背景,同一所設計學院畢業,一起遇到很多很棒的老師。我們第一份支薪的工作就在一起,也非常習慣彼此。


一個人工作和兩人當然不同,獨自工作不容易發現錯誤。即使我在設計的領域也有七年,對自己的作品我還是無法馬上掌握好與壞,某些時候,當你一直執著於自己的創作,久而久之看習慣了,反而失去鑑賞的能力,這時候,你便需要旁邊的人來提點你。


我們非常信任對方,角色也很平等。當然,有時難免有爭執,但不會持續太久,因為我們彼此非常了解對方。有時也會有厭倦或疲憊的時候,比如做《地圖》就花了三年的時間,還要做出不同國家的版本,能夠和一位你信任又敬佩的人一起工作,會簡單許多。


Q:光是做《地圖》就耗時三年,你們如何利用與規劃時間,紀律是否很重要?


A:我們連續出了四、五本書,我覺得很重要的是,要懂得「休息」。我自己也是程式設計師,其實比起寫書,我更喜歡寫程式,每個工程師都知道,你不可能一直坐在電腦前整整九個小時,效率一定不高。你必須休息,不然大腦就僵掉了。


寫書也是如此,我熱愛跑步,每週大約跑個十幾公里,這是我最好的放鬆時刻。我們努力工作,但絕不同時做兩件事。


話又說回來,如果你真的喜歡你的工作,你就不會覺得累。有時我覺得工作就像在休息,而我們都是工作狂,但平衡很重要。我非常喜歡烹飪和美食,每天,我們都親自準備餐點,很少外食。我的理由是,第一,那些食物可能無法達到我的標準,再者,我認為煮飯本身就是種休閒,吃飯就是一種享受,享用美食後再回去工作,會更有生產力。我也喜歡電影,我認為休閒是必要的,我享受工作,也享受生活。


Q:你出的書都是以紙本為主,而未來卻是數位時代,你在創作上有何不同?


A:我的作品和我的教育背景有很大的關係,華沙藝術學院非常重視手做,我們畢業出來,不是從事設計,就是走傳統的繪圖設計,我們也學習畫畫、素描、雕塑等。我所學的同時幫助我創造與整合數位與紙本世界。
不管數位或紙本作品我都很喜歡,只是對我來說,在紙上設計比較快,因為我從小就這麼做。但我們也是程式設計師,我們設計很多遊戲。我們需要多元化的創作,不然太無趣了。電腦程式給我們更多的選擇,你所需要的工具很容易取得,但你必須花很多時間量身訂做你需要的工具。而你只需要一張紙和一枝筆,就可以創作你想要的東西,對我來說,既方便又快速。尤其是當你有某項需要超過一年才能完成的作品,你更需要效率。


地圖本來就是印在紙上。我認為,如果最終印在紙上,最好就用紙來設計。換句話說,我也不會在紙上設計手機App程式或遊戲。工具的使用原本就是帶來便利,如果有兩種選擇,最終的效果一樣,我當然會選擇對我最有效率的。


Q:當你在創作時,你會考慮到大小嗎?例如這本《地圖》,絕對是本大型書。


A:小型書當然涵蓋較少的資訊,地圖類型的書絕對是大型的。如果你想要讀者翻開書時,給他們驚喜,這是小型書不容易做到的。書裡的插畫也很重要,尤其是小孩的最愛,圖片讓讀者可以一目瞭然,不需要將所有訊息都放在書上。


我的第一本書關於現代建築,我們創作不同的建築與房屋,上面都有確切的標誌名稱,希望讀者能夠自己Google,找尋更多的資訊。在我們創作時,我們想到印刷的紙張,想到印製的版面、紙張的大小,甚至讀者翻開書來,紙張如何垂放。


我知道現在很多人說大家都不念書了,小孩也不看書了,甚至有些非營利組織提倡將書配合螢幕使用,但我不覺得紙本會因此終結。我從不設計或創作一本書時,想像它就像電子書般可放在口袋裡的。如果在螢幕上看,我們可以看影片,看圖像,而不是書。我創作書,是希望引發更多孩子對於世界的興趣。


Q:你們出了許多童書,大人也愛看,你們有哪些考量點?


A:我們從不考慮專門給小孩看的書,我們希望大人、小孩都喜歡。我們只做我們感興趣的,但很幸運的是,我們感興趣的,很多人也感興趣。重點是,我們會花很長的時間創作,因此一定要是我們非常喜愛的題材。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