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肯定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小學老師的一句話讓我內心的小小夢想萌芽....

第一次對自己有自信,是在小學四年級的一次遊藝會,我被老師選上上台表演。因為我的三姊當時已經是歌星,懂得化妝,所以她幫我畫了一個很漂亮的妝,當時我就被老師挑到最前排,跟所有的人稱讚我:「化妝就是要畫到這樣漂亮,站在台上表演才顯眼!」

夢想的萌芽    文 / 周思潔 

種種的家庭因素,讓小時候的我很不快樂,很不喜歡自己。在媽媽的「責罵教育」中,我一直被拿來和別人比較。

小時候被嫌棄長得不好看,長大以後賺了錢拿回家也常被比較:「妳也沒多紅,賺得也沒人家多。」

所以我的個性一直被壓抑,在別人眼中是個安靜內向的乖孩子。我甚至安靜到不知該和別人怎麼聊天,怎麼交往。

嚴格來說我根本沒有談得來的朋友,覺得自己樣樣不如別人。學生時代甚至不快樂到每年都好想換個班級,因為我既孤單又覺得沒人喜歡我。

也許你不相信,國中時期的我是個害羞到連男生都不敢看的傻妹,更別說和男生說話了。就連我十七歲到日本時也一樣,從來不敢正眼看男性工作人員。

第一次對自己有自信,是在小學四年級的一次遊藝會,我被老師選上上台表演。因為我的三姊當時已經是歌星,懂得化妝,所以她幫我畫了一個很漂亮的妝,當時我就被老師挑到最前排,跟所有的人稱讚我:「化妝就是要畫到這樣漂亮,站在台上表演才顯眼!」

天知道老師這句話對我的人生影響有多大。

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其實我長得並不醜,被肯定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我開始喜歡這種被看見的榮耀感,再加上我本來就喜歡唱歌,家裡有個姊姊已經是歌星讓我有樣板可以追尋,更讓小小的我有了歌星夢。

編織這個歌星夢最開心的莫過於我的媽媽,在那個年代當歌星和賺很多錢是劃上等號的。她的態度開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要我好好學唱歌,書念不好沒關係,不會留級就好。

幸運的是,我的舅舅開歌廳,我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在舅舅的歌廳客串唱歌,讓我的歌星夢有機會萌芽。

母親開始聚焦在我身上,因為她發現了我乖巧聽話,應該可以大大改善家計,於是不斷的與我約法三章。我常笑說:「只差沒到法院公證!」這三個約定是:

第一,三十歲以前不能結婚(因為要多賺錢養家)。

第二,所有賺的錢都要交給媽媽。

第三,交的男朋友一定要她同意。

而我也真的傻傻的照單全收:

一、至今尚未婚。

二、演藝圈賺的錢,連銅板都一併交給媽媽。

三、很不容易談戀愛,因為要符合媽媽的期待滿難的。

雖然我喜歡唱歌和表演,但是當年因為環境的關係,唱歌只為了汲汲營營賺錢養家,因為現實的壓力,唱歌變成我的工作,認真說起來,我並沒有因此享受到喜歡唱歌的快樂。

你問我對唱歌的熱愛有沒有改變?當然沒有。

我只是把它珍藏著,依然渴望有一天,打開夢想的寶盒那一刻,仍然看到珍愛的夢想如新,我可以重新唱起那一首歌。

 

摘自 周思潔《傻傻的花》/時報出版

 

Photo:klimkin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