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園裡遇到小霸王,不要急著離開,為孩子示範怎麼面對霸凌者──找那個孩子談談!

在公園裡遇到小霸王,不要急著離開,為孩子示範怎麼面對霸凌者──找那個孩子談談!

 

小學校園的霸凌現象與不易察覺的霸凌

不幸的是,霸凌並不僅限於初中和高中,而且總是不明顯易見。有一個小女孩,名叫溫妮,剛開始到一所有資優班的新小學上學。她有著一頭金髮,臉上有雀斑,具藝術氣息,適應性強,像一名優雅的芭蕾舞伶。然而她和班上同學的相處有點問題,特別是一名叫作德萊妮的女孩。德萊妮稱霸操場,溫妮很怕她。德萊妮會玩一個稱為「公車」的遊戲,一群女孩排隊等著讓德萊妮背。德萊妮就是那輛公車,搭載乘客四處移動。
 

看在下課時間站在一旁照看學生玩耍的老師眼裡,這種場面可能滿溫馨的。在遊戲中,搭乘德萊妮的公車要收費,當然不是收取真正的金錢。但是今天在溫妮之前的那個女孩被收取想像貨幣五分美元。現在輪到溫妮了,溫妮搭乘公車的費用是一百元美元。為什麼?因為德萊妮說溫妮的體重非常重。

不過,這件事不只涉及溫妮,家長的抱怨湧向德萊妮的導師,一位非常有愛心,和善的人,她坦承自己也對班上學生的互動,不知所措。有什麼好辦法呢?而家長因為受夠了自己的女兒被刁難,做了一些T恤,上面寫著「德萊妮是霸凌者」,準備在學校發送。那麼,在這麼惡化的人際互動中,而且情況已經從學生之間,擴展到家長和整個學校,我們該如何幫助溫妮呢?

我們可以教導她以及她的同學,處理並解決衝突的基本生活技能。有時候孩子會發現自己處於無法著力的處境,這時告訴孩子嘗試解決問題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如果自己無法改變他人的行為時,該如何改變自己對這種處境的反應。
 

教導孩子處理衝突的方法

當發生霸凌行為時,我們可以先聯絡老師或是學校的輔導人員。但如果學校或是其他家長的反應仍顯不足,該怎麼辦呢?又或者,如果孩子不希望你和別人提及此事,那又怎麼辦呢?以下處理衝突的方法可以幫助你的孩子度過霸凌(不僅只是全身而退,還會透過這種經驗而真正成長)。

 

解決衝突的方法一:教導孩子清楚而明確地表達

有效解決衝突頗具難度,因為即使成年了,我們當中許多人仍然為這件事情困擾不已。我們從小就沒有學會如何妥善解決爭端,我們逃避、我們提高嗓門、我們蠻橫無理。然而即使你自己不善於處理衝突,為了能成功裝備你的孩子,你需要教導他成為自己的調解人以及自己的支持者。這些事對某些孩子來說是天生自然,但另外一些孩子則要掙扎其間。無論你的孩子就讀哪所學校,這些技巧在學校裡都教得不夠。

你的兒子在公園裡和另一個小男孩發生爭執,你正巧在旁邊,你會怎麼做?你可以單獨和兒子談論這個問題,而無視另一個小孩的粗魯行為,或是你們可以離開現場。但是,堅持一下,做件稍有難度的事情——直接和那位小孩交談——反而更好。為什麼呢?首先,要記住,你和那位小小冒犯者互動的方式,會讓兒子看見你如何處理衝突——即使你並不擅長面對衝突。還有比面對小孩子更好的起點嗎?這對你而言或許會容易一點:孩子對你的拙態不會那麼在意。衝突對我們某些人來說就像是外來語,為了讓自己更熟稔,我們必須要練習,為孩子做示範。

但是,如果孩子自己解決棘手的情況,需要協助時,怎麼辦呢?我的女兒常在面對衝突時感到不知所措,我們為她想出一個字母縮寫詞,以便如果有人欺負她,或是她被別人排擠時,能記得採取明確的步驟。

這個字母縮寫詞是STAFF,它能支援被霸凌者:

說(Say)出你的感受。

告訴(Tell)他們,他們的行為是不對的。

訴求(Ask)你認為對的事情。給對方空間回應你。如果這樣做無效……

找(Find)別人玩。妳決定不想跟哪些人一起玩是妳自己的選擇。如果這不適用於當下的情況……

找(Find)大人。有些情況不應該完全由孩子自己處理。

 

解決衝突的方法二:確保孩子知道到哪裡求救

「找大人」是最後的辦法,但仍然不失為重要的方法。我們不想培養出凡事第一個衝動就是找老師的下一代,但是孩子必須知道在每一種狀況下,哪裡是安全的所在,無論是在班上、在午餐時間或是在校園以外的場所。

 

解決衝突的方法三:練習用有創意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在有衝突的情況下,家長可以為幼兒想出一些有創意的方法來導正情況。但這會讓家長在教養的初期階段疲憊不堪:不只身體疲憊,而且還得負擔創意的部分。家長要儘早為孩子提供鷹架支持來討論所發生的事件,以及預測事件的後果。如果班尼在班上常常被某位女孩用鉛筆戳,他有數種行為的選擇。但是首先,他必須先用頭腦思考行為的後果。班尼可以用鉛筆戳那個小女孩、他可以哭、他可以告訴那個女孩停止這種行徑或是他可以換座位。讓班尼自己負責想出有創意的替代方案,來解決現況(請參見第五章的創造力範例),然後再強化你所樂見的解決方案,使之持之以恆。

這種方法不一定會奏效,因為有時無論你的孩子怎麼做,霸凌者依舊是橫行霸道的霸凌者。在那種情況下,請孩子想出一些方法,改變自己的行為,讓自己更開心一點。無論想法是否可行,請孩子想出一個讓霸凌者足以認清自己行為的方法,以期改變霸凌行為。請孩子設計一種方法,來幫助其他在學校被霸凌的學童。把這些想法寫下來,然後幫助孩子採取主動的態度來改變他的世界。

 

解決衝突的方法四:培養對霸凌者的同情心

對霸凌者抱有同理心是孩子對同理心發展出成熟理解很重要的一環。請記住,研究顯示,如果你認為某人與你自己截然不同,那就更難去理解那個人的觀點。試著請兒子把這個霸凌者當成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來解釋霸凌者的行為。談論個人的感受——你兒子的感受以及霸凌者的感受。讓孩子扮演偵探:嘗試解讀霸凌者的肢體語言,找出霸凌者的行為模式和動機。讓孩子畫出霸凌者的面容,並畫一些話框,寫出霸凌者心裡的話。

有一個名為認知本位同情心訓練(Cognitively-Based Compassion Training,縮寫為CBCT)的課程,使用正念訓練來加強孩子的同情心—是的,甚至對霸凌者也要有同情心。CBCT 課程是由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負責,課程內容是每天花幾分鐘的時間,反省人與人之間相互的關係,目標在於讓人變得更加無私,更具同情心。當孩子與他們認為具威脅性的人打交道時,身體的壓力反應與面對野熊可能會產生的反應,幾乎沒什麼差別。在課堂上增加這些正念時刻,有助於減低學童的壓力反應,基於同樣的道理,在家裡有正念時刻,也會大有助益。

這裡有個例子:四歲的卡爾森和九歲的連恩倆兄弟,抱怨他們玩的怪獸卡車電動遊戲中那個「惡霸」汽車。
「他有多惡劣啊,老是搶在我們前面,也不遵守規則。我不喜歡他!」卡爾森這麼說。
他們的爸爸布雷德里常常和他們一起玩電動遊戲,昨天還幫助他們晉級,他說:「哦,沒關係啦,小朋友。他只是想贏。我想是因為他的媽媽生病住院,他只是努力想贏錢付她的醫療費用。」卡爾森停了下來,看著他的父親。你可以看到他正在思考這件事。
「才不是,」卡爾森說,「他才不是這樣。」「真的是這樣」,
布雷德里繼續說,「他媽媽又老又病,他會全力以赴去贏得比賽,因為他非常愛他媽媽。當他獲勝時,他媽媽會以他為榮。也許比賽結束後,我們可以一起去醫院探望她。」

教導孩子採取同理心的立場,讓孩子的個人力量獲得大幅提升。首先,他會對處境有更佳的理解,因而能夠根據別人的情緒,來預測他們的行為。其次,如果他理解別人的情緒壓力,而且能易位思考,他就更可能有所行動。第三,他選擇是否有所作為的能力,能夠轉變霸凌者與被霸凌者之間的權力平衡。有功效的同理心其關鍵在於掌控情勢的力量——那正是應用同理心的力量。

 

摘自: 愛琳‧柯拉博《孩子的第二天性》/遠流出版

 

Photo By:Pexels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