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幼龍的夫妻相處祕訣:婚姻是三個圓,互相交融也保留自我

相識不到半年就結婚,現在聽來平常,但在50多年前,這樣作風是挺大膽的。中文卡內基訓練之父黑幼龍與太太李百齡,幾乎一見鍾情,很快就認定彼此。看似浪漫熱情的閃婚,卻穩健攜手近半個世紀,展現愈陳愈香的幸福智慧。

相識不到半年就結婚,現在聽來平常,但在50多年前,這樣作風是挺大膽的。中文卡內基訓練之父黑幼龍與太太李百齡,幾乎一見鍾情,很快就認定彼此。看似浪漫熱情的閃婚,卻穩健攜手近半個世紀,展現愈陳愈香的幸福智慧。

1965年,24歲的空軍中尉黑幼龍,應朋友邀請參加了教會舉辦的大學生冬令營。所有參與者都是大學生,只有他一個職業軍人,「很奇怪,我完全沒有矮人一截的自卑心理,覺得大家年紀相當,談政治、經濟、哲學,都能打成一片。而且所有的活動我都積極參與。」黑幼龍回憶,當時大家在營火晚會一起分享心靈層次的感受,互動自然溫馨。就在這個營隊中,他認識了一位清新可人的女孩,李百齡。

「她跳土風舞的姿態優雅、自在、動人,那青春氣息吸引了我的目光,就此忘不了。」黑幼龍笑說,回到嘉義營區,他把悸動寫成一封信,表明希望交往的意思,但地址寫好、郵票也貼好,卻沒有勇氣寄給心儀的她。沒想到,隔了半年,黑幼龍在輔大夏令營又遇上她--李百齡,好像是上天的安排,大男生決定主動出擊。

幾天的營隊相處,讓黑幼龍戀愛了。相隔台北、嘉義,熱戀的兩人每天一封信往返,為了和女友能經常見面,黑幼龍更請調到台北聯隊。1967年1月,相戀近六個月,26歲、還在空軍服役的黑幼龍,與23歲、台大醫學院藥學系剛畢業的李百齡結婚了。

 

共同信仰,幫助彼此建立信任感

兩人閃電結婚,雙方父母不擔心嗎?黑幼龍回憶,父母只問了他:「對方知道你是職業軍人嗎?」聽起來像是為女方擔心。而李百齡的爸媽則是大力反對,「但小孩結婚,父母最好別管,因為你愈反對,反而愈促成小孩非嫁非娶不可。」黑幼龍笑著轉述李百齡的「親身經驗法則」。當時職業軍人的待遇很低,加上自己學歷不好,黑幼龍很能理解女方家庭的想法,他很佩服妻子當年的「大膽」。

「我想,關鍵是信任。」黑幼龍說,他和太太有共同信仰,容易建立對彼此的信任感,相信對方是有上進心、責任感的人,尤其是女孩要對男孩產生信任,肯定要多方觀察。黑幼龍認為,太太在營隊活動觀察他辦活動、主持、帶領討論的積極態度與能力,去判斷「這個人也許現在的條件比一般差,但未來有往上發展的潛力」。

「互補」與「適應」則是黑幼龍認為夫妻相處的智慧。黑幼龍說,年輕的他活躍、愛講話,擅長主持晚會,還在營隊編了一齣有點超現實主義的「前衛劇」,性情很外放。李百齡是文靜內斂的女生,總是靜靜傾聽黑幼龍,而且由衷佩服他!「我編的那齣戲,迴響很不錯,而百齡也直率的給我讚美和肯定,讓我感覺自己真的很棒!」包括卡內基創辦初期,黑幼龍擅長演講、寫教材、文采好、負責創意點子,李百齡執行力強,公司財務、事務談判、辦公空間租賃,甚至後來也成為講師,勇於任事,兩人完美分工。

事實上,李百齡在黑幼龍的職涯中,幾度都扮演了關鍵角色。1980年,黑幼龍離開美國休士頓飛機公司,回台灣進入光啟社擔任副社長,不僅是跑道大轉向,收入更減少許多。到後來引進卡內基訓練,創辦台灣卡內基,都源自李百齡的鼓勵和支持。「她很了解我想要什麼、適合做什麼,並且幫助我做決定。」事實證明,光啟社與卡內基確實讓黑幼龍盡情發揮,破局而出,創造人生新境。

 

小家庭經濟拮据,心靈卻很富足

而婚後面對一波波的現實挑戰,絕對需要夫妻同心展現「適應力」。「一開始,我們在成功新村分租一間小房子,一般家電用品、電視、冰箱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電鍋!生活真的很清苦。」而且一結婚孩子就來了,老大和老二只差一歲,黑幼龍回想最艱困的時期,「一大早,我們倆準備了尿布、奶粉,大包小包的把兩個小娃送進托兒所,然後各自去上班。回家接了孩子,一個負責煮飯,一個負責洗尿布,下雨天還得想辦法在公寓走廊晾尿布、用火爐烤……,每天都像打仗,體力上很勞累。」

「現在回想,覺得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這麼苦,我們竟然都沒有抱怨。」婚前自由的單身生活,到婚後柴米油鹽家務瑣事,這對年輕夫婦適應得很快,晚上終於能喘口氣,就坐在床頭,一邊折尿布、一邊聊今天各自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習慣持續到現在,每天都會有聊天時光。「在外頭發生的事,總要說一說才好,而另一半就是最好的傾吐對象。」不抱怨也就不覺其苦,就能一點一滴的建立一個家。

黑幼龍還記得,當年買不起精緻罐裝的奶粉,只能買紐西蘭進口的袋裝奶粉給年幼的小孩喝;有一次孩子生病,沒有錢看病,夫妻倆就把小孩滿週歲的鎖片、戒指、結婚金飾拿去典當,好讓孩子去兒童診所。面對生活考驗,「一切選擇都很自然,也沒有感到委屈。」黑幼龍甚至還熱情邀請當時太平洋空軍的外國友人來家裡作客,五、六個老外擠進小屋,完全不覺得住處簡陋而不好意思。夫妻一起努力建立新生活,感情緊密,沒有物質享受,心靈卻非常快樂富足。


最驕傲孩子都是顧家、上進的人

黑幼龍有三男一女,都是名校畢業,但每個孩子的性格、興趣大不同。老大立言在國小就展現超凡想像力,文筆很受老師肯定。老二立國,成績平平,數學、國語還拿過零分,但運動神經好到被「榮工少棒」相中,還會修水管、電燈,很難想像後來會當上醫生。立琍漂亮可愛,小學就愛化妝、交男朋友。最小兒子立行公認最聰明,卻一度迷上刀槍射擊,還曾想進演藝圈。

「大家把哥哥想成浪子回頭、奮發圖強,其實沒那麼簡單!他看起來離經叛道,其實是愛冒險、勇於嘗試,打架、運動、修理水電都是好玩新鮮,聰明得很。」連爸媽都覺得應該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立國,弟弟立行卻是默默觀察,有不一樣的解讀,語帶激賞。立國則欣賞立言很能讀中文小說,羨慕他文章寫得好。四個孩子手足情感深厚,彼此不嫉妒、不比較,這讓黑幼龍很欣慰。

「孩子最讓我驕傲的,是成為一個顧家、有上進心的好人,讀什麼學校,我反而不在意。」黑幼龍說,他和太太有個共識,就是不去管小孩的學業,要不要補習、學才藝,完全尊重孩子的意願。而且,不在孩子之間做比較,「把尊重當作習慣,欣賞孩子的長處、給予鼓勵,長時間下來,孩子養成自信,彼此也學會尊重。」在自由放任的管教下,他很感恩孩子都成為正派的人,有所成就。

子女各自成家、兒孫滿堂,今年剛過75歲生日的黑幼龍,有一套與孩子的相處哲學:做孩子年幼時的玩伴、中學時期的朋友、大學時代的顧問。孩子年紀小的時候,舉凡電動、下棋、跳舞、爬山,黑幼龍什麼都能和孩子玩,不談學業,如今都成了孩子的美好回憶。少年的孩子不喜歡聽你講道理、訓誡,當個聆聽者,而且「不要裝成聖人模樣」,承認自己小時候也會犯錯、也有壞習慣,反而能得到孩子信任,敢對父母傾訴。大學之後,選擇科系、職業、婚姻,陪孩子商量、討論、分享經驗,但決定權交給孩子,懂得適時放手。

 

現在的婚姻各自獨立,容易漸行漸遠

「公公很好玩!」外孫女對黑幼龍的形容,很得這位外公的心。某次家族出遊,黑幼龍臉上的防曬乳液沒擦均勻,孫子看到了,直率的說:「爺爺好像鬼!」天真的童語,沒讓黑幼龍感到被冒犯,反而覺得有趣、哈哈大笑。「我很愛跟孩子玩,我喜歡成為可以親近的長輩。」

進入空巢期,黑幼龍夫婦迄今持續任課、各地演講,旅行頻率變多了,但不一定兩人同行,各自有喜歡的路線。熱衷文史的黑幼龍,愛遊覽鄭州、南京、洛陽等古都,遍訪遺跡;妻子則愛上攝影,紐西蘭、荷蘭的鬱金香、北極的極光,樂在捕捉自然景觀。兩人各有興趣相投的朋友,保有彼此單飛的空間。旅行回家,各自滿足了興趣,又能彼此分享見聞,很自在。

黑幼龍說,出遊不必一定要夫妻相伴,而是和各自的好友一起,這是大兒子和媳婦教會他的事。他以圓圈來做比喻,舊式的婚姻關係,就像兩個完全重疊的圓,失去本來各自的生活人際,只有婚姻角色,沒了自己。現在的婚姻,又像兩個各自獨立、保持距離的圓,兩個人都很自我,容易漸行漸遠。

最好的婚姻關係,應該是兩個圓有部分交疊,形成三個圓,既有共同努力的家庭生活,也保留自己的空間,並尊重另一半的空間,這樣關係才能走得長久,保持活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