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以為自己是「隱藏怒氣」大師?其實不管妳是否承認,孩子們都會察覺得到妳的情緒

「妳怎麼知道我在生氣?」 她馬上脫口而出:「妳生氣的時候,臉色會漲紅,眼睛瞇成一條線,眉毛會皺起來,緊咬著牙齒,呼吸也會變得急促。」 艾莉莎接著還說:「妳知道嗎,如果妳早點說出來,我們或許可以在妳爆炸之前做點什麼。」 我從這件事學習到的就是:隱藏自己的怒氣也沒有用,女兒們終究察覺得到。

文 / 古恩蒂.蓋斯樂

這已經是幾年前的故事了。

當時,我的兩個女兒分別是十二歲及九歲。我們剛搬進新家,廚房是家裡最小的空間。我在角落放了張椅子,當做一種邀請,也同時意味著:雖然我忙著煮飯,還是歡迎大家來找我。只是,這張椅子的擺放位子在後方,如果我在煮飯就看不見它。不管誰坐在上面,我都必須一直轉身才能看到對方。

我不喜歡一個人煮飯,如果有個人陪我,我會感到很幸福。他不需要幫忙,讓我知道有人在身邊就好。

這一天,我站在廚房裡,攪拌著鍋裡的食物,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法蘭克不在家,我忙碌了一整天,一個人孤單地站在這裡。我生著悶氣,一股熟悉的感覺冒上心頭。

每次都是我一個人做這些事!

瑪莉走進來,坐在我身後的椅子,她觀察了我一會兒,問說:「妳還好嗎?」

「沒事!」我回答。

「真的嗎?」

「嗯。」

我知道,在非暴力溝通裡,「生氣」是不應該的,而且也不該隨意發脾氣,特別是身為一名合格的講師,更不該出現這樣的舉動。而且,我明白怒氣是從我「錯誤」的想法而來,是出於我個人的意念。透過自我同理的過程,就可以理解這個想法,並且轉化—它它不是誰的問題或過錯,只不過是我個人想被滿足的需要而已。

在上課時,能享有充分的寧靜和別人的帶領,要做到自我同理並不困難;但,平日裡,卻不是每回都能做到這件事。所以我偶爾也會發脾氣,或是陷入「我是可憐的受害者」的迴圈裡。

但,無論如何,都不能波及孩子,我擔心自己會把氣出在她們身上,讓她們因此受傷而感到難過。所以,我保持沉默,不承認我的怒氣,把它隱藏起來。

過了一會兒,我有點慚愧,因為我終於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不再繼續生氣下去。

 

坦誠自己的情緒

「妳看起來好像在生氣。」瑪莉說。

我不想承認,但大腦就是不聽使喚。

可惡!我要怎麼跳脫這個思維呢?

「妳為什麼覺得我在生氣?」我轉身問了瑪莉。

她一派輕鬆地回答:「嗯,妳生氣的時候,臉色會漲紅,眼睛會瞇成一條線,眉毛會皺起來,會緊咬著牙齒,呼吸也會變得急促。」

討厭,被看穿了,我吃驚又好奇。

「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嗯,一直都是這樣啊。」

我的天啊,我一直以為自己是隱藏感覺的高手。

艾莉莎也進來了,我接著問她:「妳偶爾也會發現我在生氣,即使我沒有明講也一樣嗎?」

「對啊。」艾莉莎說。

「妳怎麼知道我在生氣?」

她馬上脫口而出:「妳生氣的時候,臉色會漲紅,眼睛瞇成一條線,眉毛會皺起來,緊咬著牙齒,呼吸也會變得急促。」

我驚訝得闔不上嘴,現在我終於相信,自己不配獲得「隱藏怒氣」大師的美名。

艾莉莎接著還說:「妳知道嗎,如果妳早點說出來,我們或許可以在妳爆炸之前做點什麼。」

我從這件事學習到的就是:隱藏自己的怒氣也沒有用,女兒們終究察覺得到。

還好有這麼關鍵的一刻,讓我有勇氣同理自我,並坦誠自己的情緒。

謝謝瑪莉,謝謝艾莉莎。

對了—兩年後,我們改建了房子。現在,廚房成了家裡最寬敞的地方。現在的廚房是開放式的空間,配上了中島,可以容納更多人。我煮飯的時候,其他人也可以與我相視而坐,陪伴著我。

 

摘自 古恩蒂.蓋斯樂《觸動人心,非暴力溝通的27個練習:學狼發洩情緒,像長頸鹿一樣用心傾聽》/大好書屋

 

Photo:nastya_gepp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