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說你偏心不愛她,如何澄澈自己的內在,不被孩子和情緒綁架?

能否澄澈的理解自己的「我訊息」,成了人與人、親與子、夫與妻、上司與下屬,有助於任何關係中的應對與表達,不管遭遇到的事情是什麼,都能透徹的看清對方的訊息,看見對方渴望,對應者也就更能如實的表達「我訊息」。

薩提爾女士將人的應對溝通模式,歸納出五種方式,而最利於「溝通」的模式便是一致性的應對。

一致性的表達,表面寓意並不難理解,但想要做到一致性的表達,需要具備內外雙修,理解自己,也願意傾聽他人,這是非常需要學習的一門功課。

經常有記者採訪時,單槍直入的問我,要怎麼樣才做到一致性的表達。

一致性的表達,很簡單,表面作法是:把內在所感受,所想,幻化成語言,如實的說出來,外與內都一致了,表達出來的語言,自然就一致了。

但,困難的,並不是表達,最困難的是,大部分的人,壓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比如,一個在家苦苦守候的太太,面對一個遲遲不歸去應酬的丈夫,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丈夫回來了,太太說出口的第一句話,卻是:「你還知道要回來阿!」

這樣的一句話,是太太最想要表達的話嗎?

這句話包含了憤怒的情緒在裡頭,因此心裡最底層的訊息,被情緒薰陶過後,太太就會忘了她最初的想法,進而以情緒化的字眼表達。

因此,一致性的表達,最困難的,不在於表達,而在於我們壓根搞不清楚不知道內心底層的「我訊息」究竟是什麼。

能否澄澈的理解自己的「我訊息」,成了人與人、親與子、夫與妻、上司與下屬,有助於任何關係中的應對與表達,不管遭遇到的事情是什麼,都能透徹的看清對方的訊息,看見對方渴望,對應者也就更能如實的表達「我訊息」。


在生活中,一致性的表達該是如何進行與運用?

記得二女兒五歲時,我歷經一段故事。

當時,我帶著二女兒和大女兒準備開車出門。

在車庫,我慣例打開車門,讓坐深處的二女兒先上車,一旁的大女兒這時不小心被東西絆倒了一下,摔疼了膝蓋。

我趕緊給予關懷與安慰,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傷口。

這時,本來已經上車的川川,突然下車了,大叫:「車子好熱。」

我應了聲:「好,等等就開冷氣。」

二女兒見我仍舊低著頭,幫姊姊檢查傷勢,直覺我不重視她,她的情緒立刻湧上來了,語氣憤怒的對我嚷嚷:

「我已經說好熱了,你都沒理我,你一直理姊姊,你比較愛姊姊,你不愛我,都不愛我!」

面對這個指控,我自然覺得委屈,怎麼就幫姊姊看一下傷口,對她就是不公平,不愛她了呢?

我手腳俐落的上了車,也開了冷氣,卻澆不息川川的憤怒。車裡涼爽了,但她卻直說太慢了,來不及了,還以跳針式的方式,一直抗議我對待不公,指責我只愛姐姐不愛她。

於我而言,川川自然是蠻橫無理的,在她無情的指責下,我感覺到自己的煩躁,而煩躁底下,牽動著過往我對我自己父親的抗議情緒。

過往,我也這樣指責過父親。在我的認知裡,父親是個重男輕女,諸多偏心的爸爸,對於這樣的爸爸,我從很小的時刻就下定決心,長大以後,我一定要做一個絕對公平的大人,然而沒想到物換星移,我一直覺得自己非常公平,這天卻依然淪為被女兒指控「不公平」的大人。

面對孩子指責,我要面對的不只是孩子的憤怒,還有我過去懸而未決的情緒堆壘。這就是一致性困難的地方了。

過去的陰影,因為川川的指責,全部被召喚了,但那跟川川無關,川川只是表達的方式喚醒了我過去的痛楚與努力。瞬間,我內在當然湧起許多關於父親的記憶與情緒。

這時想要一致性的表達,更是艱難,因為我是有情緒的,說出口的話自然也會是情緒上的氣話。因此想要一致性的表達,得先與自己同在,可以做的事有二:一、欣賞自己是個努力的媽媽。二、肯定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

安頓好內在,才能看清川川情緒底下的訊息。

澄澈自己的內在,不被情緒綁架

平穩內在後,她的批評與指責,於我而言,不再是傷害,因為我的價值不因她的批評而降低,情緒也不再起波瀾。

穩定之後,面對川川的指責,我能看見川川的憤怒不過就是渴望母親的愛的呼喚罷了。

川川想要媽媽的重視、媽媽的愛,卻因無法表達,只好用錯誤的方式來表達,這不是孩子的錯,而是孩子的本能。

面對川川跳針式的不理性抗議,我要如何回應川川底層的渴望?

1. 去跟她辯解我也有愛她?我的愛表現在買衣服、陪遊玩、買玩具的行為上?

2. 去用權威壓迫她承認媽媽是有愛她的?

不,當然不,我無須為我的愛辯解和壓迫,我為我的愛負責,如果我送出去的愛,川川沒有收到,誰最該負起責任?是的,那是我責任。

當下,我只想知道,川川是何時開始沒收到愛,是現在,還是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我卻沒察覺?

我核對川川:「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媽媽不愛你。」

川川:「從我出生開始就覺得你不愛我。」

我再次核對:「媽媽做了什麼,讓你覺得你不被愛?」

川川:「每次我叫你抱我,你都說我長大了,抱不動了,但是上次姐姐生病時叫你抱抱,你就抱姐姐了,不公平!」

核對,讓我更明瞭孩子的內在與困境,我心疼孩子的處境,川川是老二,自有她的困境。

我不用跟孩子解釋我是否愛她,因為答案是肯定的,我很愛她,所以我只需要向她表達愛,讓愛與孩子同行,而不是以愛勒索孩子。

因此,我對川川說:

「川川,也許媽媽做得不夠好,讓你感覺不到媽媽是愛你的,媽媽很抱歉。但是,請你相信媽媽,媽媽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愛你,以後媽媽也會繼續愛你,我愛你,孩子。」

說完這些話,川川不再鬧跳針,不再情緒勒索了,因為她的情緒,被我的愛輕輕撫慰了,也溫暖了,她卸下防備,沈浸在愛裡。

我很愛我的孩子,因此如何澄澈自己的內在,既不被孩子以及我的情緒綁架,又能平穩的把我的愛傳遞出去,讓孩子如實的接收,這便是一致性的表達最困難的地方,一旦越過這個困難,一致性的表達才能順暢如實展開在我和孩子之間,親子才有可能與愛同行。
 


更多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可上網查詢「李儀婷親子教養工作坊」https://reurl.cc/LXYEy  

李儀婷的親子教養粉絲專頁: https://reurl.cc/ROANr  

李儀婷教養書《孩子永遠是對的》https://reurl.cc/zr0V6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