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不需要你的討好,它只是需要你的投入罷了

「你不覺得很諷刺嗎?想著要改變世界,結果沒改變世界,卻被社會輕而易舉地改變了。所以你到底是在難過你沒改變世界,還是在難過自己被世界改變了?如果是前者,我告訴你,我們本來就很渺小,改變不了世界。」

文│小令君

旁觀世界,也要投入世界

前幾天和一個長輩初次見面。

交流酣暢,到中途喝茶時,她突然看著我的眼睛說,你就不是個適合社交的人,你天生就不愛與人說話。

一時間,我楞在那裡。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而我,被不知是喜還是悲的情緒左右著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我這樣的一個人,任誰都從未把不愛說話,又或者是孤僻、內向,諸如此類的詞彙和我聯想在一起。

在臺上演講辯論的我,在會議上的我,在談判桌上的我,在和人交流溝通的我,在朋友中間的我,哪個我會看上去像是個不愛說話,又或者不適合社交的人呢?

似乎早就習慣別人誇我口才好,也早把會說話當成自己的一項優勢沾沾自喜。卻在此刻,一個陌生人的面前,被戳得完全無法給出本該啞然失笑的回應。

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輕描淡寫,說了句不會吧。

她走後,我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開始難過。我想,我是被說中了。

那個只要有機會,便希望可以遠離人群,一個人不說話待一天的我;那個只要出去玩,便希望可以自己一個人,不要有任何人跟著的我;那個只要在聒噪的人群中,便希望自己可以隱匿成角落的小蟲的我;那個只要進入光怪陸離的世界,便下意識地想要逃離的我……這些才是真實的我。

我難過的不是我沒有機會一個人安靜獨處。

真正讓我難過的是,我發現,那個人前永遠舌燦蓮花的我,不過是為了討好這個世界罷了。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不合群,我需要去學習現在流行的網路笑話、時興的東西;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孤傲,我不僅需要聽得懂黃色笑話還得接得上話,做一個恰到好處的女生;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善良好騙,我需要保持大腦時刻運轉,給出應該回答的嚴謹措辭和分析;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不知世故,我需要在想甩耳光子過去的時候,仍然笑著說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我從未想過討好這個世界啊。我一直以為我走的算是一條少有人走的路,逃過了世俗的樣子,可是在走這條路的時候,那個清高又桀驁、那個想要改變世界的少女,不也已經被世界改變了嗎?

鬱鬱寡歡的我發了個只有好友可見的朋友群組,最後一句寫道:也不曾想討好這個世界。卻原來,生活並沒有那麼容易饒過我。
發完後繼續在座位上發呆,內心的厭惡感不斷蔓延。

等我再打開手機,意外地發現一個幾乎不出現的一直潛水的老友,在下面給我評論了句:世界不需要你的討好,它只是需要你的投入罷了。

我的眉毛一挑,這句話怎麼不像是出自幾年前就獨自去香港念律師的他的口中呢?那個對生活和未來的打算拿捏住每一絲每一毫的人。

看來真的是多年不聯繫了啊,全然不了解他經歷了什麼,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想了幾秒,給他撥了個 Skype(網路電話)。

接起電話的他顯然也很驚訝:「你莫非真出什麼事了?居然打電話!」

我啞然失笑,果然在他們眼裡我還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傢伙。

我說我剛才被人拆穿了,我其實就是個虛張聲勢的傢伙,我被社會改變了,變得好虛偽。他如許多年前一般很鄙夷地嘲笑了我一句:「我以為什麼大事呢,就這麼點事,有需要覺得好像自己成了什麼罪人一樣嗎?」

他恢復了冷靜又好聽的聲音:

「你不覺得很諷刺嗎?想著要改變世界,結果沒改變世界,卻被社會輕而易舉地改變了。所以你到底是在難過你沒改變世界,還是在難過自己被世界改變了?如果是前者,我告訴你,我們本來就很渺小,改變不了世界。

「……應該都有,可能後者多一些。」

「嗯。照你這麼說的話,我們每個人都在虛張聲勢,我們每個人都很虛偽。我問你,你想清楚回答我,你收過黑錢嗎?你有沒有做黑心的事去騙你的顧客?你做過違背自己原則、超越自己底線的事情嗎?」

「當然沒有!」

「那你現在的改變真的那麼讓你鄙夷嗎?還是你太驕傲了而已?」

……我無語。

仔細想想,那些覺得自己改變了的部分,也無非就是變得圓滑、變得更能容忍和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人罷了,自己好歹沒成為那樣的人。

這麼看來,似乎也真的只是自尊心作祟而已,覺得自己不那麼清高桀驁了。

他見我不說話,過了一會接著說:「你別覺得自己是在討好世界,我們只不過在做個讓世界少替我們操心的人罷了。」

啊,這麼聽來,那個過去清高且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我們,才真的是令人操心不懂事呢。

有人說過,人生會經歷三次成長: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第二次是發現再怎麼努力,終究還是有些事無能為力;第三次是明知道有些事可能無能為力,但還是會竭盡全力。

看來,我已經發現了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所以去讓自己迎合一些場合。我知道有些事自己無能為力,例如我真的改變不了這個社會已經沉澱了許久的一些潛規則,但起碼我願意去容忍包容,讓自己繼續竭盡全力去做自己分內的事。

這麼看來,我應該為自己高興才是呢,成了一個愈來愈不需要讓世界替自己操心的大人。

我想每一個和我一樣曾經懷疑過自己是不是變了的人,都會直接做出成了自己討厭的人的結論。事實其實沒那麼嚴重,或許只是過去的我們實在太不投入這個世界,只是旁觀它罷了。

而現在的我們,只要堅持著一些人生價值觀的底線和原則,不去成為自己真正鄙夷的人,其他的變化,或許都是好現象。那些見到我們就說「你變了」的人,不用都去理會,他們又怎麼知道我們經歷了什麼,我們要保護什麼,才會變呢?

是我們的經歷,我們想保護的人和事,讓我們寧願犧牲一些自己曾經完整的倔強,這並非壞事,也是我們的成長。讓曾經冷眼旁觀世界、活在自己中心的我們,

開始投入這個世界。

旁觀世界,也學會投入世界。應該是總想不一樣的我們的第三次成長吧。


摘自  小令君 《你以為的懷才不遇只是懷才不足而已》/ 今周刊       

 

Photo: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